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四章之子宜家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三章五行剑阵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五章七星堡主

锦衣卫衙门,内堂。

牟斌负手而立,似在品鉴墙上的名人山水。

身后呼延焘束手而立,」齐元放传信过来,青城四剑铩羽,已转返四川。

「牟斌点头,」嗯「了一声。

」如今长风镖局人马已经汇聚,方旭、卫铁衣武功高强,卫遥岑足智多谋,商六长于江湖世故,齐元放怕是很难应对,可要属下出面?「呼延焘偷眼打量牟斌神态。

牟斌喟然,」真怀念年轻的时候,放手而为,无所顾忌,而今位高权重,却为家室所累,畏首畏尾。「呼延焘不知牟斌之意,默不出声。

牟斌霍然回身,」你说长风镖局的人,会为家室所累么?「长风镖局后院的一处跨院内。

商夫人刚刚喂完孩子,伸手合上衣襟,盖住那因为哺乳变得松软丰满的胸脯,轻轻哼着歌谣哄着襁褓中的爱子进入梦乡。

商夫人叹了一口气,自家老爷随着两位局主出镖,也不知道走到那里,一路可还平安,想到出行前那晚老爷的劲头,不由脸上一阵发烧。

自家本是富户人家,家道中落嫁入长风镖局,原以为嫁了个老朽这辈子就这么凑合过了,没想到老爷仍是龙精虎猛,对她怜爱有加,镖局中上上下下对自己也是恭敬有加,亲如家人,如今又为商家生了儿子,女人一辈子不就都这么回事么,自己该知足了。

正想着心事不由一阵困意袭来,打了个哈欠,想要宽衣就寝,还没等站起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待缓缓睁开眼睛,四周景物浑不似自家房间,商夫人一惊要起身,却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张床榻上,心中慌乱急忙四顾,待发现儿子就在自己身边才松了口气,正忧心自家母子被何人掳到此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名头戴缠棕大帽,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走了进来。

商夫人见来人面相凶恶,尤其脸上一道伤疤,狰狞可怕,此时自己被缚在榻,若是对方要行非礼该如何抵挡,不由心悬起来。

那人走到近前,一边解开绳索一边道:」商夫人不用惊怕,在下锦衣卫指挥同知呼延焘,对商六爷一向敬仰,不会伤了夫人。「商夫人自不信他,将她母子二人掳到此处,总不会是请客吃饭般简单。

呼延焘也不废话,继续道:」只因在下有事要托六爷帮忙,奈何平日里没有深交,恐六爷推脱,特请夫人赐一信物以为凭证。「商夫人虽心中惊恐,仍是故作平静推脱道:」民女拙夫持家向来节俭,我母子身无长物,教大人失望了。「呼延焘闻言也不恼,微微一笑,猛地伸手将她身边襁褓抢到手中,商夫人拦之不及,状如雌虎疯狂般抢上,奈何不会武功,被呼延焘随手拨到一边。

呼延焘伸出手指逗弄婴儿,」好可爱的孩子,商六爷刀头舔血半辈子,临老了才娶妻生子,若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不知能不能经受得起。「」哇——「呼延焘虽面带笑容,奈何那张脸太过可怖,娇儿被吓得呱呱悲泣。

」不——,孩子,孩子身上的玉佩是商家祖传之物。「说完这句话,商夫人像是耗尽了力气,伏在地上默默饮泣。

呼延焘冷哼一声,取下玉佩后将孩子放在商夫人怀中,唤来两名部下,」

照顾好商夫人,不要有了闪失。「言罢出了屋子。

那两人也真听使唤,搬来两把椅子就在屋内坐下,眼睛都不眨地盯着商家母子。

婴儿还小,正是易饿的时候,未及片刻就开始哇哇哭叫,商夫人也顾不得羞耻,抱起孩子背转身子,喂起奶来。

那两名锦衣卫故作扭过头去,可那眼神不时的贼扫过几眼,看着那雪白的胸脯在婴孩小嘴吮吸下轻轻抖动,口水都流了下来,如果能和那小崽子换个位置,这二位也不介意立马跪下认娘。

二人中的瘦子咽了口唾沫,悄声道:」钱头儿,这娘们模样长的还周正,身段也还不错,尤其是那对大奶子看着就像两大馒头似的,您不想尝尝?「坐他对面的是名锦衣百户,体格健壮,蓄着短须,闻言贪婪的扫了一眼那娘俩,摇了摇头,」大人交待了不能出事,这娘们要是寻了短见,不说长风镖局的方旭和姑老爷的交情,就是他们镖局中人知道了也得跟咱们兄弟玩命,女人多的是,犯不上把自己搭进去。「那瘦子撇撇嘴,」他们上哪知道去,有那小崽子她舍不得死,至于事后么,你见过那个娘们绕世上嚷嚷自己让人睡了。「那百户神色变化,还是犹豫不定,恨得瘦子牙直痒痒,要不是自己只是个小旗,比人矮了两级,不好绕过他去,现在早骑在那娘们身上快活了。

瘦子只得继续劝诱道:」咱们兄弟倒霉抽签派上这差事,短时间内腾不出手,街面上「抽水」的活计得被其他人分个干净,咱们再不给自己讨些便宜,岂不亏大了。「最终钱姓百户咬了咬牙,」娘的,干了,一会我去引开她的注意,你找机会把那小崽子弄到手。「商夫人喂完孩子,轻轻摇晃哄着入睡,浑不知自己将遭狼吻。

百户走上前嬉笑道:」夫人,眼看快到晚上了,不知您要用些什么饭菜,在下好去准备。「商夫人闻言低首道:」有劳官爷费心了,小女子随便即可。「」也好,不过可能要等一阵子,不如请先用一杯茶吧。「百户说着真从外间桌上倒了满满一杯茶递了过来。

茶水很满,商夫人怕溢出来,将孩子放在床头,双手接过道了一声谢,低头饮了一口,抬头却见百户脸上浮起一丝邪笑,扭头看孩子已被那瘦子抱在了怀里。

那瘦子一只手掐在婴孩脖子上,道:」别动,咱们兄弟这阵子得照顾你们娘俩吃喝拉撒,你怎么不也得提前慰劳慰劳大爷。「」别动孩子,你们要什么我都可以给。「商夫人哀嚎道。

」脱了衣服自己躺好,动作麻利点,别耽误了你家小公子一会儿吃食。「瘦子说完又巴结的对百户道:」钱头儿您先快活,兄弟一会吃您点残羹剩饭。

「钱姓百户满意的点点头,」放心,亏不了兄弟你。「商夫人心如死灰,看了看在人怀中的儿子,缓缓松开了领子上的纽扣,便无力的躺倒在床上,屈辱的泪水从眼角流下,心中默念:」老爷,妾身逼不得已,对不起您了。「百户也不废话,上前扯开了她的领口,因常哺乳里面未着抹胸,只是松松的系着一个水蓝肚兜,被胸脯高高顶起,上手捏了一把,奶水登时将肚兜浸湿了一大块,百户心头烧的慌,一把将肚兜完全扯掉,又将她长裙及里面中裤一道扒下,妇人成熟的身子彻底暴露在了二个男人眼前。

生下孩儿后,商夫人的身子有了不少变化,臀股连着纤腰都涨了一圈,肚脐下头崩出的纹路犹在,让那段小腹显得格外松软,满含着少妇风情。一双乳瓜自然是大了不止一点,涨鼓鼓的半球之上,隐约能看到浮现的青色血脉,通向醒目的浅褐乳晕。乳晕中央的两颗奶头凸如葡萄,微微上翘着立在顶端,被刚才百户那么一抓,左边那颗乳豆颤巍巍仍在渗出一丝奶水。

百户早已脱了精光,抬手在她身上来回摸索了两遍,东捏捏西揉揉,摸到胯下还用指头往蜜眼儿里抠了两抠,几下子下身那条阳具高高昂了起来,糙手捏住腰肢,摆正姿势大力挺了进去。

生完孩子不久,商夫人自有容人之量,可还是被突然闯入的异物顶的身上一紧,两手紧抓住床单,百户两手又在那对乳瓜上揉了揉,缓缓挺动腰肢,道:」

这娘们身子又白又软,兄弟你来摸摸看。「没有预料中的欣喜若狂的应声,百户狐疑地回头看去,见那瘦子软瘫的倒在地上,脖子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扭了过去,眼见死的不能再死,商家小儿抱在一个蓝衫少年怀中,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山水有相逢,竟然还是位故人。「」啊——!「商夫人一声尖叫,扯过衣物盖住自己裸露的肌肤。

钱姓百户顾不得自己没穿衣服,扑通跪倒地上,左右开弓给自己十几个嘴巴,」

大人,小人错了,那日小人猪油蒙了心,向大小姐透露了您的根底,求您大人大量,把小人当个屁放了吧。「来人也不是旁人,正是丁寿,这百户却是邓府救人那晚向牟惜珠告密之人,卫遥岑从镖局失踪已是东厂探子的奇耻大辱,岂会由人从鼻子底下再玩一回大变活人,从商家娘俩出镖局开始行踪便已在东厂番子掌握之中。

」给我个不杀你的理由。「丁寿冷冷道,看到这小子就想起自己被迫下跪的事,弄死他前戏弄一番也还不错。

」小人官卑职小,但毕竟常在北镇抚司走动,颇得几位大人信重,别的用处不敢说,为大人通风报信的用处还是有的。「丁寿闻言有些心动,这人不过一条走狗,杀与不杀一念之间,但若能在锦衣卫埋下个钉子,保不齐日后能起到什么用处,只是这人的忠心如何保证。

那人也在偷眼看丁寿,今天能否活命就看这番花言巧语了,正在七上八下的担心,嘴忽然被捏开,一粒东西被扔入喉咙,还没觉出什么东西便进了嗓子眼,被松开嘴后一阵干咳,却什么也没呕出。

」这是爷的独门「三尸脑神丹」,内有三种尸虫,服食后一无异状,但到了每年端阳节午时,若不及时服用克制尸虫的解药,尸虫便会脱伏而出。一经入脑,服此药者行动便如鬼似妖,连父母妻子也会咬来吃了,至于你死的惨不惨,就看你以后是否听话了。「锦衣卫这个钱姓百户听了心胆俱裂,天下还有如此歹毒的药物,闻所未闻,想想日后惨状,身似筛糠,抖个不停。

丁二爷对这小子的表现很满意,心中暗道:金先生您大人大量,借您老笔下之物来吓吓人,罪过罪过。

」乖乖听话,你死不了的。「扔下这句话,丁寿抱着孩子,扶起惊慌失措穿上衣裙的商夫人走出屋去,留下屋内一具死尸和比死人脸色好不了多少的锦衣百户。

借口镖局已不安全,丁寿将母子二人带到了东厂自己住处,东厂内各铛头有自己的一个小院,虽不大好歹清净方便,商夫人回想起自家刚才羞辱不由心中惴惴,锦衣卫那二人所想不差,若当时受辱商夫人的确不会宣扬此事,毕竟她对现在生活很是满意,谁也不知失节后会不会被休,如今自己被恶人玷了身子,又被另一个男人看个通透,若是这两人大肆宣扬,她以后也就不要做人了。

那百户服了毒药,对这个东厂的四铛头言听计从,若要今后家中平安只要能安抚住这人即可,须臾间商夫人已经拿定了主意。

此时丁寿进的屋来,」商夫人,呼延焘已经拿着信物去要挟六爷,为免六爷一时糊涂做出亲痛仇快的糊涂事还请您手书一封,在下快马送去。「」公子所言甚是,妾身这便动笔。「商夫人口头应道,却突然脚下一滑即将跌倒。

丁寿在一侧岂会坐视,一伸手已经揽住商夫人,她就势靠在他的身上,」

此番多亏公子才能救我们母子脱险,妾身无以为报……「素手向丁寿身下摸去,到了腰间略一停顿,咬咬牙从直身下摆里探了进去,玉手一握,檀口登时大张,吓了一条,好大本钱,自家老爷也是没有,丁寿可从不是善男信女,自打入京后一直素着,腹中欲火早已不耐,既然送上门了何必客气。

在商夫人惊呼中,丁寿拦腰将人抱起,一股子扔到床上,还未及感到疼痛,身上衣物已在裂帛声中化作条条丝缕,正在惊讶眼前少年不识情趣如此急色时,一阵热辣辣的刺痛猛然从胯下冲向脑海,犹如新婚破瓜般的裂痛已将她带回眼前现实。

」啊!啊啊啊啊啊——「高亢尖利的哀鸣中,丁寿将自己巨大的阳物插入到商夫人柔软丰腴的蜜丘之中。

丁寿将商夫人双腿折向她的双肩,双手压着她的腿弯,整个肥臀悬空在床边,那粗长阳具入的又快又狠,抽的又急又重,在穴眼里挖出了一股一股的淫蜜,越动越是顺畅。

商夫人避无可避,下下着肉,次次到底,哀鸣未已,欢愉的呻吟又从她鼻腔中若有若无的牵出,她已是成熟妇人,男人如何并不陌生,平日里和镖局中女眷闲聊少不得提及闺房乐事,从悄悄话中也不难知道各自男人的表现,由中断定自家老爷商六虽说年纪大了,床笫之间却也称得上骁勇善战,暗中还是有些自得的,谁料想这个少年公子比起自家老爷强的不是一星半点,那张开的丰美大腿尽根之处,如今已湿成一片泽国,两片蜜唇被阳具捅的上下翻飞,染满淫液早被浸得发亮,肌肤此刻也已掩不住泛起的红晕,连蜜穴顶上那颗相思豆,也悄悄顶开了外皮,露出嫩红的一个小头儿。

」不,不行了,啊——「一声尖叫,商夫人突然如八爪鱼一般抱住压在身上的丁寿,身子猛地绷紧,一股阴精洒在了丁寿菇头上,丁寿不动声色,待娇躯慢慢软下,一边继续挺动,一边将她从床上抱起,在屋内走动起来,每次走动都牵扯的腔道内嫩肉,阳具缓慢而有力的抽送,不一刻又将商夫人欲望挑起,身子如蛇一样在他身上扭动起来,丁寿立时便将她高高端稳,一挺雄腰,自下而上一气便耸了近百下,一时间浊沫四溅,恍若踏入泥浆般的咕唧之声几乎响成一线。

」啊——,又,又来了!「这一次比刚才感觉来的还要猛,商夫人感觉穴芯子都被掏了出去,泄完之后身子无力的垂了下去,竟似晕死过去。

丁寿看她真的不能征伐,将她放在榻上,抽出肉棒跨坐在她胸前,双手抓住那对涨奶轻轻一捏,乳汁从那鲜红的乳珠中渗出,伸手沾了些到自己嘴里,咂了咂味道,甜中带腥,不太合丁二爷的口味,随即将这些乳汁抹在她白嫩的胸脯上,将阳具夹在两个乳瓜中间,用手推紧包裹住,一动一动的抽送起来。

昏沉沉的商夫人被一下下捏紧的涨奶疼醒了过来,觉得自己的胸脯子就在嘴边滑腻腻的,伸舌舔了一下,是自己乳汁的味道,缓缓睁开眼,眼前是那硕大的紫龟前后晃动,不时顶到她的下颌,欲火攻心的她不自觉伸出香舌在那菇头上舔弄起来,双重刺激让丁寿也觉更加舒爽,加快了速度,将她小嘴和双峰当成蜜穴抽送,肌肉骤然一绷,将她螓首向上抬高几寸,几乎把大半根巨物都捅入她口中,紫色龟头硬是挤进脖颈之中,商夫人一下子气都喘不过来,双手拼命推打丁寿腰跨,忽然喉中紫龟一阵跳动,一股精浆几乎冲透了喉咙,她被射的浑身一软,只觉体内热流涌动,不知被灌了多少进来。

房中渐渐安静,只余下丁寿微微的喘息和商夫人睡梦中的呢喃。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三章五行剑阵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五章七星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