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一章夜探邓府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章地鼠常九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二章青城四剑

梆子敲到三更,小财神府后院寂静一片,一间客房内,卫遥岑在烛光下翻阅一本古书,邓府内藏书不乏珍品孤本,若非有这番机缘平日里倒还无暇读得。

光影一闪,卫遥岑抬头见眼前多了一名蓝衣人,正是数日间两次到访镖局的丁寿。

」遥岑姑娘,在下救你出府。「卫遥岑一脸警觉,」丁公子如何知晓遥岑在邓府?「丁寿将偶遇酒坊老掌柜的事简要说出,连声催促卫遥岑动身。

卫遥岑浑如不觉,只是饶有意味的看着丁寿:」丁公子多虑了,长风镖局与小财神府本是故交,遥岑不过在此做客,何用公子搭救。「丁寿知道东厂名声太臭,对方摆明不相信自己,搔了搔鼻子,思忖一番道:」

恕在下直言,大小姐被请入邓府,即便是东厂坐探也未知情,何以今日便有人在酒肆巷间透漏消息,有心人如此做无非就是想让贵镖局出镖之人得到消息,自乱阵脚,以方、卫二位局主与大小姐的手足之情,定会不顾一切回京救援,一旦中了调虎离山之计,镖队的其他人等安危堪忧。「卫遥岑默然,明知对方言之有理,可对其身份仍旧提防,」遥岑有一言无礼之处还望公子恕罪,如今锦衣卫与武林人士对长风镖局虎视眈眈,其意皆为日月精魄,公子既身在东厂,想必不会不知,何以要以身犯险,相助遥岑脱身?「丁寿双手一摊,索性把事情挑开,」于公,厂卫不和,牟斌丢失御赐之物我东厂乐见其成;于私,丁某爱花惜花更愿护花,莫说小财神府,就是刀山火海这护花之人丁某人做定了。「卫遥岑听他言语轻佻,本待发怒,却见他一番神情又不似作伪,暗道东厂行事若只为了官场倾轧,倒是解释的通,至于今后的事,且走且看吧,当下起身随丁寿离开。

带了一人自不能像进来时的轻松,好在府内布置一早就已打探清楚,丁寿携卫遥岑三转两转,就已到了后花园,从这里出墙便是临街小巷。

刚到园中便闻一阵锣响,四角亮起数盏灯笼,几十名锦衣卫布满花园,邓府女主人牟惜珠当中而立,周围护持着数名锦衣卫官校。

牟惜珠相貌本是不差,只是双唇略薄,颧骨也高了些,显得有些刻薄,此时阴阳怪气地说道:」遥岑姑娘,不是说好在本府作客几日,怎的急着要走?

「卫遥岑不慌不忙,道:」遥岑今日思念家兄,忧虑繁多,不宜再做叨扰,只有谢过夫人美意了。「」即便如此也应知会我夫妻二人,何以不告而别,还有这位夜闯本府的看着眼生,不是贵镖局中人吧。「牟惜珠皮笑肉不笑道。

」在下还真的不是长风镖局的人,好像牟大小姐很失望。「丁寿无所谓道,凭这些货色想拦住二爷往外带人,做梦。

」牙尖嘴利,来人,将这夜入邓府的歹人拿下。「一众锦衣卫一拥而上,丁寿将卫遥岑护在圈内,从容应对锦衣卫围攻,无一人可以近身,戏耍够了,正待携卫遥岑离开,忽觉几道暗劲从背后袭来,一把揽住卫遥岑腰身,拧身回步滑开七尺躲开偷袭,见院中多了四个披红挂绿、鬼头鬼脑的人物。

偷袭无果,其中一人道:」崂山四怪请教阁下姓名。「」哼哼,刚才爷若是中了几位的道儿也就不劳动问了。「一不留神险些吃了暗亏,丁寿不由动了真火。

忽听怀中人轻声道:」公子小心,崂山四怪武功怪异,且擅长以四象阵法合击,圆中有方,阴阳相成,齐鲁之地鲜有敌手。「丁寿看怀中人脸色绯红,方才反应过来自己此时还在揽着人家姑娘纤腰,连忙松手。

卫遥岑也知是方才被人突袭情急无奈之举,待看他将手指伸到鼻尖仔细嗅了嗅,仿佛在回味自己体香,不由恨恨跺了跺脚。

丁寿知道自己没出息的样子被人发现了,长笑一声做了掩饰,展开身形向崂山四怪攻去。

那四人展开四象步,步法忽左忽右、穿来插去,不时以古怪轻功、刀法加以攻击,丁寿不敢人前施展天魔策中武功,只是顺手拆解,未及三十招已是心烦,佳人在侧,显得自己端的无用,右手一翻,逼退大怪,左手骈指如刃,由右腋下递出,上下划出一道线,对方的几处大穴全都暴露在指力之下,四怪老三避之不及被一指点倒,随后两手化作鹰爪之势,分袭另外二人。

那两人在其可撕筋裂骨的掌力下仓皇避退,丁寿踏前一步已到了最初被逼退的大怪身前,一拳打出,大怪避无可避,被丁寿当胸一拳打得口吐鲜血,倒地不起,这几招兔起鹘落,弹指间二怪倒地,四象阵破。

剩下的两怪不敢靠前,又不忍扔下自家兄弟,进退不得。

丁寿看已震慑全场,便要走向卫遥岑带她离开。

这时一个锦衣百户忽然走到牟惜珠身前,耳语几句,牟惜珠一愣,冷笑道:」

我还道谁有这么大胆子敢闯进小财神府,原来是东厂的鹰犬,不怕你们主子治罪么?「丁寿心中一沉,仔细一看,那百户正是当日与宋中在街上碰面时前来盘问的那个,也不隐瞒,」不错,可即便某是飞鹰斗犬,也是在皇家门前奔走,不劳牟大小姐动问。「行到卫遥岑身边,丁寿才要开口,忽听牟惜珠一声娇喝:」慢着,既然是天子家奴,可认得这是何物?「丁寿回头看牟惜珠右手一面黄锃锃的金色腰牌高高举起。

」御赐金牌?!「丁寿迟疑道,这娘们手里还有这东西。

」御赐金牌,如朕亲临。还不跪下。「牟惜珠螓首高昂,说不出的得意。

」跪下!「周遭锦衣卫大喝。

丁寿咬紧后槽牙,拱手而立,作揖下拜,行见君的五拜之礼。

牟惜珠洋洋得意,周遭锦衣卫讥笑阵阵,卫遥岑面露不忍,丁寿浑若不觉,跪罢长笑而起,」遥岑姑娘随在下走吧。「牟惜珠没想到这小子现在还敢带人离去,」大胆,你……「」牟大小姐,在下刚才已经跪过御赐金牌,为的是对天家的敬畏,大小姐莫非还要代天子行令?如今诸位既已知晓在下身份,还要强行留阻,便是袭击皇差,难不成都以为我东厂不敢杀人么。「声慑全场,眼看丁寿带着卫遥岑堂皇开门而出,留下牟惜珠在院中恨恨不已。

」丁公子此番因救遥岑而受辱,卫遥岑铭感于心,今后……「卫遥岑还要再说却被丁寿阻住。

」遥岑姑娘休要客气,早已言明于公于私救人都是丁某自家事,姑娘休要挂念,在下着人护送姑娘追赶镖局大队,待遇到贵镖局中人便可让他回来。「言罢丁寿便安排计全护送卫遥岑上路。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章地鼠常九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四十二章青城四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