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三十章甘堕美人局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九章魔踪初现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三十一章顺势而为

翌日,本司胡同。

神仙居张灯结彩,往来姐儿尽皆打扮的花枝招展,脂粉飘香,今夜荣王要在楚云馆宴客,京城三少都要前来,王爷的势,邓家的财,方旭的貌,都是青楼姐儿梦寐以求的,若是有幸被瞧上了眼,那可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唯一不爽的是三位大爷只要可人那狐媚子一人作陪,其他人只好在门前迎送上花心思了,真没天理,那个故作清高的可人才来了十天啊;待得秦妈妈传下话来,除了楚云馆其他馆阁歇业一天,闭门谢客,姐儿们不由哀鸣老天果真没长眼睛。

」昨晚落单的刺客查出来路了么?「在毗邻楚云馆的潇湘馆内,丁寿嗑着瓜子问身旁的白少川。

」不曾,对方很是小心,我们的人追到东直门附近的民居就再也查不见踪影,那里商贩百姓聚集,都是杂居院落,单靠东厂的人手不够,若要详细盘问除非锦衣卫或五城兵马司出面,怕就打草惊蛇坏了督公的大事。「白少川自倒了一杯茶,缓缓说道。

」你安排的人靠不靠谱?「丁寿抢过那杯茶自饮道。

白少川摇头苦笑,又倒了一杯,」放心,楚云馆四周都已悄悄布上听音铜管,坐记听壁可是东厂的本行,小财神府锦衣卫把守森严,出了邓府包管他邓通一言一行都在咱们掌握之中。「」这个什么可人真有问题?「丁寿问道。

」说不好,只是疑点甚多,她十天前自投神仙居,自称卖艺不卖身,接待何等客人也要由其自择,结果只接了方旭这一位客人,听伺候下人说她言谈中不断提及仰慕京城三少风采,尤其是小财神府富甲天下,渴求进府一长见识,便有了昨夜小财神府一行,随即邓府就进了刺客,这其中可玩味处太多,多留点心总是不错。「白少川蹙眉答道。

」督公就要陪着圣驾回京,这日月精魄还在邓府,经昨夜一事怕牟斌很快便会察觉,该如何是好?「白少川摇了摇头,」牟斌借保护荣王车驾为由提前回京,确在我等预料之外,如今只有见机行事了。「」二位铛头,邓通来了。「崔朝栋上前禀告。

丁寿看了看外面天色,奇道:」宴席定在傍晚,此时天色尚早,他来做什么?

「丁、白二人起身,来至一间暗室,室内有数个喇叭形铜管,几个耳目聪明的番子正在凝神倾听。

丁寿与白少川各选了一个,将耳朵贴了上去,虽说声音含糊不清,却能将楚云馆内情况听个大概。

」昨夜招待不周,惊了芳驾,今日邓某特来请罪。「邓通的话音中带了几分讨好。

」邓官人言重,可人担当不起,请上座奉茶。「可人的声音娇柔婉转,不即不离。

邓通连道几声」不须客气「,楚云馆内安静了片刻,忽听邓通道:」可人姑娘房内布置甚是雅致,这对金钗做工也是精巧,咦,为何这铜镜要一分为二?「可人幽幽一叹,」说来惭愧,妾身虽在秦楼楚馆,心中所羡的还是莲花并蒂,鸳鸯吻颈,乐昌公主虽国破家散,终能夫妻团聚,破镜重圆,妾身却只能分钗合钿,聊寄心思了。「」青楼女子伤春悲秋,倒叫邓官人见笑了。「可人道歉声音中带着淡淡哀怨,闻者伤神。

」不不不,姑娘说哪里话,倒是邓某唐突,扰了姑娘心境。「邓通声音中又带了几分自得,」说来在下与姑娘可是不谋而合,且看邓某带来这几件物事。「」兔毫盏?「可人声音确是带了几分惊异,」此盏色泽青绿,晶莹温润,想必是前宋建窑所出精品。「」姑娘好眼力,再看看这几件。「邓通言语中有些卖弄。

」玉水注、黄金碾、细绢筛,邓官人莫不是还带了龙凤团茶来?「」着啊,宋人有云:轻拍红牙留客住,韩家石鼎联新句。仍重龙团并凤髓,君王与,春风吹破黄金缕。「邓通哈哈一笑,」这龙凤呈祥,岂不正与姑娘寓意相同。「」可人不敢高攀龙凤,观这瓮中之水,轻无杂尘,想必是玉泉山所出,邓官人不愧是缇帅佳婿,旁人怕是半滴亦不易得。「」这个……「邓通有些语塞。

」一朝团焙成,价与黄金逞。宋人烹茶极尽奢华,团茶制作更是糜费民力,国朝初年,太祖诏罢龙团凤饼,改进散茶,以宽民力,百余年来,龙凤团茶制法已尽失传,不想还能蒙邓官人之惠,得以重见,可人谢过。「」岂敢岂敢,府中不过养了些闽南茶农,平日焙制一些附庸风雅而已,教姑娘见笑。「邓通有些讪讪,」在下适才所言可是孟浪,惹姑娘不快?「」官人哪里话,可人只是感怀身世,这龙凤团茶风光之日,斗茶成风,名士墨客为之癫狂,可一旦风气过后,不过昨日黄花,风光不再,便如妾身今日虽有行首之名,却也难敌似水流年,待人老珠黄,弃如敝履耳。「可人声音悲戚,铁汉为之动情。

」是在下无状,这便告退。「邓通匆匆告辞。

丁寿与白少川对视一眼,白少川起身道:」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赚下这么大家业,邓通也不是蠢笨之人,不会上当吧。「丁寿也有些吃不准这位财神爷的性子。

长风镖局,练武场。

一道人影手持一柄单刀削砍劈拨,蹲越闪转,手起风生,恍若云龙变幻。

」好一个飞云幻雨十三式!「声音犹如缓缓流淌的溪涧泉水,柔和清脆。

单刀飞回兵器架,方旭转身轻笑,」遥岑,你又在取笑我了。「一名素裳少女由廊庑下走出,只见她清丽秀雅,眉宇间一股淡淡的书卷气,艳丽虽不如可人三分,清秀却更胜一筹,正是长风镖局大小姐卫遥岑。

卫遥岑闻听方旭之言,微笑道:」由衷之言,谈何取笑,你这套刀法是经过凌老爷子亲手指点,已得其中精髓,江湖中如你一般精通的人物怕是不多。

「」昨夜我便遇到了一个。「方旭接过卫遥岑递过的手巾拭了拭汗,说道:」

而且刀法精熟,应是凌家嫡传。「」凌家庄有人来京了,凭三家交情,怎未登门?「卫遥岑美丽的眼睛中闪过狐疑之色。

」许是难言之隐吧。「方旭不愿多谈,扯起另一话题,」昨日我还见到了宋中。「当下方旭便将昨日遇见宋中的事情说了一遍,卫遥岑蛾眉轻蹙,」那人用袖子接住了宋中的「脱手穿心剑」?「方旭郑重地点了点头,」不错,你该晓得,宋中的「一剑穿心」凌厉非常,我也不敢直撄其锋,而那个年轻人竟然用袍袖接住这一剑,不知是何来路。

「」少林破衲功?「卫遥岑说道。

方旭摇了摇头,」此人武功不像少林刚猛一路。「」武当派的流云飞袖?「方旭迟疑了下,」虽说内劲淳厚,但多了几分诡异阴柔。「卫遥岑又连说了四五种功法来历,方旭总是觉得似是而非,摇头否认。

」那我也无法了,未能亲见,实难知其根底。「卫遥岑无奈放弃。

」遥岑你博学多闻,见微知著,若你当面,自可看穿来历。「方旭嘻笑奉承道。

」可有些人的心思我总是看不透。「卫遥岑秋波流转,语含嗔怪。

方旭知其所指,连忙打个哈哈,顾左右而言他,」晚饭不必等我,神仙居那里今夜还有应酬。「」又是去见那位新来的花魁娘子?「卫遥岑美目微闪。

方旭贴近遥岑娇靥,轻声道:」吃醋了?「未等佳人生嗔,方大少举步就走,迎面却又来了一个灰袍青年。

青年与卫遥岑容貌有几分相似,只是脸庞棱角分明,显得刚毅非常。

」你又去哪里?「青年对着方旭沉声喝问。

」哦,铁衣,今夜约了邓通与荣王在神仙居小聚,时候不早,我先去了。

「方旭似乎不愿与青年纠缠,打个招呼就要走人。

青年却不愿放过他,」整日里交结权贵,纵情声色,不务正途,有这心思该多打理镖局生意才是。「」是是是。「方旭连连点头,」镖局生意反正有你、遥岑和六爷打理,我全都放心,我先走了。「」你……「见着扬长而去的方旭,青年有怒无处发,狠狠捶了下廊柱。

」哥,方旭天性不羁,犯不着与他置气。「卫遥岑上前软语劝慰。

青年正是卫遥岑长兄卫铁衣,闻听之后哼了一声,」都是你把他宠坏了。

「」咱们三个从小相依为命,一起长大,何必难为他做不愿意的事呢。「」你啊,镖局这些年出多入少,坐吃山空,再这么下去,怕是你的嫁妆都置办不起喽。「卫铁衣长叹一声。

」哥——「即便黠慧如卫遥岑,也被自家哥哥这句半真半假的调侃之言,弄得晕生双颊,大发娇嗔。

潇湘馆。

白少川与丁寿耳朵紧紧贴着听音铜管,神色凝重。

邓通去而复返。

」邓官人,这是何物?「可人问道。

」一对玉珏。「比之适才,邓通话语中少了几分卖弄,多了份真挚。

」可人姑娘请看,这对玉珏玉工巧妙,分则为珏,合则为璧,且还镂刻八字小篆「日精月魄,天作之合」,其寓意当可比得上姑娘的破镜重圆,合钗而簪……「尼玛,你小子泡妞还真下血本啊!贴着耳朵的丁寿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九章魔踪初现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三十一章顺势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