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九章魔踪初现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八章恶客盈门(下)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三十章甘堕美人局

夜风习习,鸟鸣啁啾。

城外一处山坳内,被救的黑袍汉子不住的向丁寿道谢。

」在下天幽帮地堂堂主罗双环,此次得蒙恩公施以援手,得脱大难,此恩此德罗双环没齿难忘,不知恩公可否将大名相告,在下也好铭记于心。「」罗堂主客气了,在下丁寿,与贵帮杜三魁堂主乃是旧识,些许小事无须挂在心上。「丁寿揭下面巾,当初赚了杜三魁一笔银子,今日就算还个人情,留着这小子又能给牟斌添乱,一举双得,何乐不为。

」原来是敝帮的朋友……「罗双环突然醒悟过来,」丁寿,阁下莫不是赢了富贵赌坊数万银子的那位?「」哦,难得罗堂主也知道在下。「罗双环苦笑,何止知道,杜三魁莫名其妙账上少了五万两银子,为了面子又不肯说是在赌桌上输了这许多银两,只说为帮上交了一位武功高强的好朋友,可说起名字谁知道江湖上有这么一号人物。

总护法左冲亲自带人盘了他的账目,又对赌坊中人详加盘查,认定确有一名丁姓年轻人与杜三魁盘桓半日,虽不是杜三魁黑掉了自家银子却也非他所说主动赠与,而是实打实的输了,斥责了一番他办事不力,也就罢了,在帮中还成了一段时日的笑柄。

」此番贵帮有不少人陷落锦衣卫,京中落脚处不宜久留,罗堂主最好早作打算。「丁寿也无暇久留,几句话交代完就准备闪身离开,忽然心中生警,向林中深处看了一眼。

」恩公,可有什么不妥?「罗双环问道。

」哦,无事,,在下告辞,有机会还请向杜堂主带好。「丁寿觉得夜幕中仿佛有人在观察自己,却又未曾发现异常,心道这鬼地方早走为妙,留下几句场面话闪身走人。

瞧着人踪渺渺,山林寂寂,罗双环长吁一声,这回出师不利,折了许多人手,不知向帮主怎样交待,这锦衣卫的鹰爪孙竟这般扎手,实在始料不及。

罗堂主自怨自艾,正要离去,林深处突然弹出一道气劲,将刚刚抬起一条腿的罗双环定在当场。

」隔空打穴!此处还有高手!「罗双环心中大骇。

林间草木簌簌作响,一个戴着人皮面具的长袍怪人缓缓走出,」你是天幽帮的人?「不知对方与帮里是敌是友,罗双环不敢说实话,反问道:」请教阁下大名?

「怪人不言,一指戳在了罗双环璇玑穴上,罗双环只觉全身如万蚁吞噬,又痛又痒,黄豆大的汗珠由额头滚下。

」老夫问你话,老实作答就是,懂了么?「罗双环已经痛得说不出话来,连连点头。

怪人随手解了罗双环穴道,」说吧。「罗双环缓了口气,不敢再隐瞒,」风闻日月精魄出世,敝帮帮主曾言此物与她有些关联,故奉总护法左冲之命,入京查探消息。「」与她有关联?「怪人哼了一声,语气不屑,」就这些?「」真的就这些。「罗双环连连点头。

」司马潇没给你其他东西?「」没有。「罗双环道。

怪人不信,亲手搜索了一番,一无所获,极度失望,」果真没有。「」前辈,在下知道的都说了,可以放过我了吧?「罗双环迫切说道。

」放你?好。「怪人轻蔑一笑,缓缓举起右掌。

」悬壶难济苍生苦,回春未救自家身。梅落繁枝千万片,惊煞前朝秦越人。

「林中声音忽高忽低,左右盘旋,犹如鬼泣,不可捉摸。

」什么人?「怪人面具下的双眼显露惊骇之色,身形宛如怪鸟般扑入林间,将那位抬腿举臂,姿势怪异的罗堂主扔在山野之间。

」又来一个高手,京城太可怕了,我想回家……「罗双环欲哭无泪。

夜静如水,月色朦胧。

两道人影一前一后,林间往复穿梭,却无一丝声息。

来至一处空旷处,前面那道人影倏然止步。

面具怪人一张脸白森森的吓人,阴森说道:」阁下将老夫引到这里,所为何故?「另一人全身罩在黑色斗篷里,兜帽将自己脸遮住了大半,看不清形貌,只是淡淡的道:」你是冷一夫?「面具怪人似乎松了口气,傲然道:」不错,既然知道老夫的名号,想必你也不是无名之辈,何必藏形匿影,遮遮掩掩。「」你自己不是也不敢在人前露出本来面目,何必强求于我呢?「」只怕由不得你。「面具怪人冷一夫不再废话,向前一纵,抬手便向那人脸上抓去。

那人侧头闪避,斗篷扬起,斗篷下双掌齐出,罩向冷一夫胸前要害。

冷一夫深吸口气,胸腹内缩,避开掌势,脚下魁星踢斗,那人身如鬼魅,轻飘飘滑开五尺,出掌如刀向冷一夫肋下切去。

轻哼一声,冷一夫腰身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了过去,转过身来劈出五掌踢出十三腿,那人身形飘忽,围着冷一夫连消带打,将五掌十三腿的攻势完全化解。

冷一夫怒不可遏,两掌前后一错,左右双飞,吐气开声,一掌劈出,这一掌势头凶猛,那人身后有树木阻挡,退无可退,唯有硬接。

那人一声轻笑,侧掌横挥,一股霸道的刀气竟从他掌中发出,将冷一夫掌风劈开,直奔冷一夫而去,冷一夫冲天而起,刀气从他脚下飞过,砍到身后两丈开外的大树上,入木三寸宛如刀砍。

冷一夫那一掌的残余掌风也将那人兜帽打掉,露出一张方面阔口,皱纹如刀刻的苍老面孔。

冷一夫未曾看人,回身看着树上印痕惊呼:」天冥斩,你是……「待转过头来看着眼前人容貌时,又迟疑起来,」你……你是……杜问天?「那人轻抚脸庞,缓缓道:」岁月无情,风霜侵蚀,这张脸连梅师弟都认不出了么?「」小弟拜见三师兄。「冷一夫躬身施礼,说罢抬手将脸上人皮面具抹去,露出雪髯皓首。

杜问天注视冷一夫良久,叹道:」你也老了。「」一晃三十年,已经七十多了,能不老么。「冷一夫摇头苦笑。

」三十余年了,我魔教的圣手魔医梅惊鹊成了闻名遐迩的神医梅退之,又成了轰动武林的魔神冷一夫,还真是物是人非啊。「化名冷一夫的梅惊鹊无奈道:」师兄不必见笑,小弟有自己的苦衷。三十年前黑木崖被毁,日月双使失踪,教中兄弟姐妹零散,小弟手抄的日月精魄的武功也失落了……「」你还是练了日月精魄,记不记得主公将日月精魄交给你时是怎么说的?

「」自然记得,小弟自幼沉迷医道,主公将日月精魄交于我时曾言,其中所载医术大可修习,只是切不可习练上面的武功,其中有莫大隐患,他老人家言日月精魄尚有第三块「星魂」失落北元,五十年前潜入大漠也有完璧之意,谁料主公归途遭人暗算,随后教中与天下武林混战不休,每日见着弟兄惨死,却因武功低微无力相助是何等滋味……「梅惊鹊喟然道:」于是小弟便将日精记载的武功抄录在绢帛上,日夜修习,谁料黑木崖突然遇袭,那张绢帛也遗失了,教中神功岂能落入他人之手,小弟便带着两个襁褓幼子建立梅家庄,闯出个神医的名号,结交武林人士,另一面化身魔神冷一夫行走江湖,打探消息……「」可曾找到?「杜问天问道。

」一无所获。「梅惊鹊摇了摇头,」直到二十年前凌家庄主人凌腾蛟登门求医,他自言病体沉疴,我一搭脉象便知其所言不实,那些年我已受尽日月精魄反噬之苦,他的脉象与我相似,分明是走火入魔的迹象,所差的是他不明医理,不知中和调剂,比我严重得多,结合原本籍籍无名的凌家庄忽然名声鹊起,江湖好事人竟然冠以「天下第一庄」的名头,便更坐实了几分,怎奈他矢口否认,我便言无能为力,请他另谋他法。待其返程化身魔神半途袭击,哼,他果然是练了日月精魄,我将他击杀之后,既得偿所愿,又闻听那几个老对头得到风声,有出山之意,便从此销声匿迹……「」那你如今再入江湖所为何事?「」这些年来反噬之苦越来越重,若再不觅得救治,命不久矣,想起当年主公所为之事,那块「星魂」未必不在幸存的宫里那位身上,所以前些年我将日月精魄献入宫廷,看能否引出那第三块玉珏。「」这些年你过得不容易。「杜问天唏嘘长叹。

」杜师兄你这些年呢?「梅惊鹊问道。

」我么,黑木崖之战后受了伤,跟着秦师姐一段日子,她的性子你也知道,伤愈后不久把我撵走了,再见她时带着一个女徒弟……「梅惊鹊暧昧的一笑,」那女徒弟……「杜问天也跟着笑了,」那女娃娃悟性根骨都是不错,只是幼年家逢大变,性格偏激了些,秦师姐拉着我与她传了几年功夫,又怕她身单力孤闯荡江湖吃亏,为她建了个「天幽帮」遮风挡雨……「」天幽帮,那娃娃是司马潇,难怪江湖传闻司马潇有断袖之癖,呵呵。「」我就是给你提个醒,你这个饵太大,如罗双环这般小鱼小虾死再多也没关系,要是伤了秦师姐的美人鱼,她可会亲手毙了你。「」哈哈,知道知道,毕竟是自家师侄,你放心吧,多年不见,你我且共谋一醉。「两人也不见如何作势,身形已同时隐入山林夜色之中。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八章恶客盈门(下)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三十章甘堕美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