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五章一剑宋中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四章长风镖局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六章邓府贺寿

眼看又多了一方人马插手,白少川当即回去布置,留下丁寿百无聊赖,四处闲逛。

时近申牌初,京城大街上仍旧热闹非常,沿街小贩叫卖声不绝,店铺伙计高声招揽客人,街上行人川流不息,丁寿左看右看,好不自在。

行走间忽闻一阵酒香,丁寿抬头见路左一家酒铺,旗幡上随风飘飘」窦家酒坊「四个大字,酒香淳厚,与自家的」刘伶醉「味道别有不同。

逛了半日,丁寿腹中空空,当即抬步入内,过来迎客的是一小老头,笑容可掬,引得丁寿在一桌前坐下,」公子爷需要点什么?「」将你这的好酒拿出一坛,下酒菜么随便来上几个好了。「丁寿随口答道。

那老儿应了一声,便捧出一坛酒来,丁寿拍开泥封,略略一闻,」老头儿,你在哄弄我,说了要你们这的好酒。「」小老儿怎敢,这确实是本店最好的酒了。「老头儿惶恐道。

」别的不敢说,公子爷我可是在酒缸中泡大的,你这酒绝不是我在店外闻到的酒香。「」您说的可能是本店自酿的「胭脂桃花酿」,这酒是用每年阳春三月所产之桃花酿制,其味醇厚,色如胭脂,饮之齿颊留香,回味不绝。「小老头儿一顿自吹自擂,将丁寿听得口内生津,连连催促,」快快,拿出一坛来与我尝尝。「」公子爷恕罪,这酒却不能卖您。「老头儿陪笑道。

」这叫什么话,店中有酒却不予人,莫不是怕我付不起酒钱。「丁寿可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不会两句话就被人打发。

」您有所不知,小店的桃花酿每年所产不多,如今只余二十坛,已被人早早订下了。「老头儿解释道。

」真的?莫不是欺哄与我?「丁寿有些不信。

老头儿满口叫屈,」小老儿怎敢,公子爷可以四下打听,小的窦二做人一向本分,断不敢有所欺瞒。「丁寿暗道声晦气,看来今日这酒是喝不上了。

」二叔,我的「桃花酿」可准备好了?「随着清朗的声音响起,一名丰姿俊伟的华服青年越门而入。

」方大少您来了,快快请进,二十坛桃花酿早已预备齐整,只等您来取了。

「窦二舍了丁寿,直奔着青年迎去。

」有劳二叔了。「青年对着窦二行了一礼。

」方大少折煞小的了,若没您的照顾,小店哪有今天。「窦二连忙作揖还礼。

」此间生意可还好?二叔忙得过来?「青年扫视店内,对着丁寿的目光彬彬有礼地点头示意。

」辛苦些还是支应得开。「窦二叹了口气,」若是丫头在身边,倒是能帮些忙,可她却……唉,女孩家家的,不学些针黹女红,偏偏舞刀弄剑,将来怎么找婆家!「」令嫒得名师指点,也是一番造化,二叔不必多虑。「青年开解道。

」承您吉言了,小老儿这便将酒给您装上。「眼看窦二领着伙计向外面的马车上一坛坛搬酒,丁寿心疼的厉害,他倒不是嗜酒如命,只是对想要却偏没到手的东西执念甚深。

」这位兄台,敢问尊姓台甫?「丁寿还是没忍住,上前攀谈。

青年潇洒地回了一礼,口称不敢,道:」在下姓方,单名一个旭字。「」好名字,所谓「方出旭旭,朋从尔丑」,方旭,嗯,咳咳……「丁寿细一琢磨,才回过味来,晓得这位是哪位了,长风镖局的方大少。

」请问尊驾有何见教?「方旭剑眉星目,仪表不凡,面上笑意恰到好处,既不亲狎也未拒人千里之外。

」哦,无事,无事。「原打算商量请对方匀出一坛酒来,丁寿现在却有些说不出口,毕竟东厂正在算计人家铁哥们呢。

丁寿正琢磨怎么扯开话题,忽然眼光一扫,一条人影从对面楼上跃下,脚尖地上一点,又飞快窜出,轻功底子倒是不赖。

随即又是一人从人群中跃出,一脚将旁边鸡公车上的一个麻袋挑起,正好砸在快速逃窜的那人身上,直将那人生生砸到地上。

那人地上一滚,又再跃起,倒是没受什么伤,怒瞪着将他打翻的高大汉子,」

宋中,你我无冤无仇,何必如此苦苦相逼?「宋中方面大耳,身材健壮,穿着一件土黄色的粗麻短衣,肩扛一柄装饰简陋的长剑,嘻嘻笑道:」独行大盗崔百里,你作恶多端,血案累累,爷今日便拿你归案。「」宋中,你只是赏金猎人,无非求财,官府开价多少我出双倍。「崔百里恨恨道。

」爷的规矩只跟一人做买卖。「宋中无所谓道。

」十倍。「崔百里斩钉截铁道。

宋中看似意动,崔百里面色一喜。

宋中又连连摇手,」算了,你的血腥银子爷不要。「崔百里抽刀在手,」那我只有宰了你。「挥刀向前,挽出片片刀花,向宋中砍去。

宋中用剑鞘拨开刀刃,抢步入内,屈膝顶向崔百里小腹。

崔百里侧身避过,刀身横斩,宋中提溜一转,已绕到崔百里身后。

崔百里大骇,不管不顾发力前奔,直奔到一处牌楼前,双脚一点,借势倒翻,回手向身后砍去,眼前却无宋中人影,腰间一痛,被横踹而出。

这时人声鼎沸,一队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穿过人群向这边奔来,宋中见状不再耽搁,长剑出鞘,一点一拨,已将崔百里手中刀挑飞出去,崔百里就地十八滚,虽说狼狈不堪,却从宋中剑下逃出,转身向人群中奔去。

宋中一声冷哼,手中剑脱手而出,正是其绝技」脱手穿心剑「,剑势宛如急电,直奔崔百里后心。

宋中出剑后便已转身,他对自己的脱手剑有着绝对的信心,可身后却并没有听见预料中崔百里惨叫倒地之声,却有裂帛之音,回头再看,崔百里咽喉被一个年轻人一手捏住,动弹不得,年轻人另一只手正握着他那柄脱手飞剑。

丁寿摇头看着这柄简陋长剑,最多值二两,为了接这把破剑,这身上好云锦蓝袍的袖子被剑势绞的破烂不堪,这下算是赔了,一扬手,长剑被掷回宋中剑鞘,又快又准,毫厘不差。

宋中讶于丁寿不凡身手,问道:」阁下何人?「丁寿未曾答话,锦衣卫已冲进来,领头是一个百户,腰身笔挺,一副剽悍干练之色,指着众人问道:」什么人光天化日在天子脚下闹事?「宋中不想和官府打交道,转身欲走,几名锦衣卫成半圆将他围住,那个百户打着官腔重复了一句:」什么人光天化日在天子脚下闹事?「宋中耸肩,回头道:」你问我?「」废话,难不成在问我自己?「锦衣卫的百户怒道。

」为何不问问他?「宋中指了指丁寿。

百户转头看向丁寿,刚刚走近,丁寿从怀里掏出一块腰牌扔了过去,那人一见腰牌,脸色一变,双手恭恭敬敬的捧回。

东厂番卫多是从锦衣卫中挑选,两家关系千丝万缕,东厂提督又是天子近宦,历朝锦衣卫都被东厂压着一头,虽说如今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强势,但这东厂铛头还不是他这个锦衣百户招惹起的。

无端由的受了气自然要找别的出气筒,那名百户转过身来看着宋中更加不顺眼了,」看你这人来历不明,闹市持械,非奸即盗,来人,把他拿下。「」且慢,诸位听方旭一言如何。「方旭由窦家酒铺内信步而出。

」阁下可是长风镖局的方局主?「那百户有些踟蹰。

」正是方某,这位朋友乃是在下好友宋中,绝非作奸犯科之徒,便由在下为他作保可好?「方旭笑着对那百户言道。

」既然是方大少作保,自是没有问题,吾等告退了。「那百户也不废话,既然两边都得罪不起,走为上策。

宋中向方旭点头打了个招呼:」方兄辛苦了。「又转向丁寿,」阁下何人可以见告了吧?「丁寿呵呵一笑,」还真不方便说。「」那将此淫贼交给宋某可否?「宋中沉声道。

」哟,这小子还是淫贼呢,看不出啊。「丁寿松开崔百里咽喉拍了拍他的脸颊,崔百里大喘口气,身子后仰,就要跃起逃生,还没等起身,咽喉又莫名其妙被丁寿掐住,」交给你不放心,当街行凶,有违国法。「方旭插话道:」阁下是公门中人?「」算是吧。「丁寿揉了揉鼻子,有些无奈,再有一步都快成宫门中人了。

方旭向宋中道:」既如此,将人犯交由官府中人也就罢了,宋兄放手吧。

「」不行,宋中一剑既出,必有进账,端无脱手的买卖。「这还是个倔脾气的,丁寿笑问道:」那这个什么淫贼值多少银子?「宋中一本正经道:」官府悬赏,五百两。「」啪啪「两个清脆五百,」害老子破财。「丁寿抽完耳光又顺手掐住了崔百里咽喉,崔百里脸颊红肿,这次没想着逃跑,只是眼神惊恐的看着丁寿,这小子他娘是个疯子吧。

丁寿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点了点,递给宋中,」五百两,人我带走。「宋中不理银票,右手已握紧剑柄,青筋暴起,即将出手时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按住,方旭冲他摇了摇头。

方旭接过银票,」如此倒省却了一番麻烦,在下替朋友谢过了。「」方大少快人快语,在下告辞。「丁寿言毕像牵牲口一样引着崔百里离去。

眼看着两人扬长而去,方旭将银票塞入宋中手中,道:」民不与官斗,此人轻易化解你那穿心剑,不可小觑,反正人犯也已归案,就此作罢吧。「」也好,今日宋某大发利市,请你痛饮一杯。「宋中看了看手中银票,一副玩世不恭之态。

」怕是没这口福了。「方旭笑答。

」方爷,您要的酒都装好了。「方才一直躲在一边的窦二凑上前道。

方旭谢过,对一脸不解的宋中道:」今夜要赴邓通寿宴,你我去共谋一醉可好。「」我从不惯与权贵应酬,你既无暇,宋某自去。「宋中背起那柄简陋长剑,哼着小曲儿没入人流……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四章长风镖局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六章邓府贺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