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三章蜀中恩怨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二章东厂定计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四章长风镖局

深夜,锦衣卫指挥牟斌府。

书房,烛火通明。

」爹,您要怎么处置陈氏夫妇?「牟惜珠为牟斌捧上一杯茶,小心问道。

」该杀的杀,该判的判,还能如何处置。「牟斌冷哼一声。

」难道不能通融一二,您老晓得女儿与他家的关系……「牟惜珠两条细长的黛眉轻轻攒到了一起,有心为二人说情。

」依法而断,有何通融。「牟斌沉声喝道,」还有你,平日结交人物也该小心些,不是趋炎附势便是阴险奸恶之徒,哪日被牵连了还不自知。「」他们脸上又没刻字,女儿哪知道其秉性?「牟惜珠平日被宠坏了,当即争辩。

」既无识人之明,便老实在家相夫教子。「牟斌拍案怒斥。

牟惜珠鼻子一酸,将脸扭到一边,嗫喏道:」我倒是想,却哪儿有子可教?

「看女儿的样子,牟斌也觉语气重了,放缓语气道:」惜珠,你性子太硬,邓通为人老实,整日见了你如老鼠见猫,如何琴瑟合鸣,老夫哪一日才得抱上外孙?

「」爹——「老父拿闺房之事打趣,牟惜珠不由大发娇嗔,破涕为笑。

看着自家女儿毫无心机的小儿女态,牟斌也不知该忧该喜,」不是为父说你,交朋友上,你真该向你家夫君学学。「」爹既然如此看好他,平日怎还老板着脸,吓得他在您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

「牟惜珠打趣道。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为父执掌卫事多年,不知多少人暗中觊觎,若不摆出一番强硬之态,岂能震慑群小。「牟斌喟然叹道:」面具带的久了,便成了真的,人前人后再也摘不下了。

「牟惜珠自记事起,从未见父亲有迟暮之叹,不觉忧心忡忡,」爹,可是朝中有了变故?「看着女儿悒悒之态,牟斌笑道:」无妨,几十年风雨沉浮,老夫都可化险为夷,些许小波折,能奈我何。「朱唇轻勾,牟惜珠也是坚定道:」就是,哪个不开眼的东西敢算计您,就让他尝尝北镇抚司四十八套大刑的厉害。「看着心思单纯的自家女儿,牟斌心中怅然,」傻丫头,爹担心的是你啊…

…「净水泼街,黄土垫道,浩浩荡荡的卤薄仪仗队伍出城西去,东厂众人的计划也渐次展开。

街上车水马龙,行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一处大酒楼内,人声喧哗,酒酣耳热,生意兴隆。

七八个戴着竹笠的青衣人步入酒楼,早有伙计迎了上来。

」对不住,几位爷,座满了,几位还请移驾别处。「店伙计满是歉意,连称得罪。

领头的是一个白净面皮的年轻人,二十来岁年纪,一副桀骜之色,不搭理伙计言语,扫视了大堂一眼,便自顾向一处走了过去。

」诶,这位爷……「小二话没说完,便被年轻人身后随从一把推开,见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伙计没敢多话。

一张方桌,四名道士,每个人身前都横亘着一把长剑。

」当道士的不在观里清修,却跑来喝酒吃肉,这是哪家的野道士。「青年立在桌前,口含讥讽。

一名身材魁梧的道士一拍桌案,喝道:」道爷便是娶妻生子,也轮不到你这唐门的小崽子来管。「青年不动声色,对身后随从笑道:」听见没有,这位辛烈辛道长自称娶妻生子,大家做个见证,改日咱们到青城山也好向穆道长求教一二。「」你……「辛烈欲待拔剑,却被身旁一三绺黑须的道士拉住了。

黑须道士对面一位矮壮敦实的道士冷笑一声,」唐松,这里不是唐家堡,我们师兄弟也不是你家长辈,把你当个宝贝似的宠着,说话小心些。「」齐守城,你龟儿占少爷便宜!「唐松剑眉倒竖,双手不自觉按向腰间。

坐在上首的道士一脸稳重之色,此时开口道:」唐二公子,如此兴师动众,该不会只是寻我等吵架吧。「」哼,自然不是。「唐松神色极端无礼,傲慢说道:」告诉你们一声,京师的水很深,还是早回青城山修身养性要紧,别没得到宝贝,反丢了性命。「」赤火剑「辛烈脾气最为暴躁,闻言又要动手,还是被身旁的」黑水剑「洪涛紧紧按住。

坐在上首的」白金剑「刘铎笑了笑,」这话是二公子的意思,还是唐四先生的?「唐松色变,」你们知晓四叔也来了!「自感失态,唐松又傲然地一扬下巴,」话是谁说的有什么分别?「」若是唐知节的话,只能说这老儿越活越回去了,若是你二公子说的……

「」黄土剑「齐守城嗤笑一声,」道爷权作放屁!「」格老子的!「唐松一双手伸入腰间皮囊。

不约而同,青城四剑将手按上了剑柄。

」且慢。「一道人影由店外疾冲而入,店内客人众多,却连人影衣袂都未沾上一片。

」后生孟浪,唐知节代他向几位道长致歉。「来人四旬上下年纪,白面黑须,仪表不凡。

刘铎等人起身稽首,」唐四先生客气,贫道等有理了。「」四叔……「唐松对两方言和极是不忿。

」住嘴。「唐知节轻斥一声,转首笑道:」敢问四位道长不在仙山修行,踏足红尘来至京师,有何贵干啊?「」天子脚下,京畿重地,难不成只有你唐门可来么。「齐守城不阴不阳地说道。

唐知节不怒反笑,」唐某岂敢如此霸道,只想知道几位来意是否与我等相同。

「」那是当……「辛烈脱口道。

刘铎出言打断,」世间万事,来即有,去即无,何谈异同。「」刘道长高论,唐某受教,告辞。「唐知节施礼告退,带着一行人匆匆离去。

」四叔,怎么不教训那几个牛鼻子?「唐松追上唐知节,急声问道。

」大庭广众之下使用唐门暗器,必然波及无辜,你当朝廷豢养的鹰犬全是酒囊饭袋么。「唐知节教训这个自以为是的侄子。

」那咱们今夜动手,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了他们。「唐松做了个抹脖的手势。

唐知节突然止步,回身盯着唐松,冷声道:」真要灭了青城,还轮得到你,几位长老早就动手了。「看着四叔真的发火,唐松有些惴惴,小声道:」那为何还留着他们碍眼?

「」青城派和咱们斗了这许多年,固然是因这些牛鼻子手下有些真功夫,更重要的是九大门派盘根错节,利益纠葛纷繁驳杂,唐门阴山之后一向独善其身,可没有青城派的交游广阔,平日小打小闹还作罢了,若是做得太过,少不得激起武林的敌忾之心……「」那咱们就由着这几个臭道士添麻烦?「唐松感觉有些委屈。

」九大门派也不是一条心,再拉上一个也就是了。「唐知节得意一笑,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松儿,你马上持此信赶赴华山。「唐松迟疑道:」四叔,如此岂不是好处也要分润给华山派?「」好处?「唐知节噗嗤一乐,」他们怕是吃不下……「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二章东厂定计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四章长风镖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