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一章箱内藏尸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章打赌办案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二章东厂定计

陈良翰卧室。

程氏面色发白,丁寿步步紧逼。

「打开。」丁寿成竹在胸。

程氏不情不愿地取出钥匙,将几个箱子上的锁都去了,冷声道:「自己看吧。」

丁寿上前,啪、啪、啪,将三个箱盖全都挑开,然后傻了眼睛。

这肚兜全用细线,该是苏绣,那条大红亵裤应是潞绸的,啧啧,这件霞影轻纱若是披在身上若隐若现,欲遮还露,那是怎样一副光景,咳,想哪儿去了。

丁寿神色讪讪地深施一礼,「在下唐突,夫人见谅。」

程氏冷哼一声,再无方才客气。

「寿哥儿,时辰快到了,你这里如何了?」外间响起丘聚等人的声音。

「老爷……」程氏掩面奔了出去。

陈良翰见自家夫人哭着从里间卧室奔了出来,后面跟出的丁寿脸色尴尬,当时便变了脸色。

「姓丁的,你可是对我夫人行非礼之事?」

天可怜见,我这回可真的什么都没干,丁寿连忙上前解释。

陈良翰听后虽然依旧忿忿,终没再说些什么,只是安慰妻子。

「好了夫人,丁铛头也是公事公办,情有可原,莫再哭了。」

查案讨个没趣,丁寿也是窝火,对着门外喝问道:「搜到什么了没有?」

「禀四铛头,一无所获。」戌颗领班「恶豺」石雄进屋奏报。

「查得可仔细了?」丁寿还不死心。

「假山石每块石头都敲过了。」石雄抽了抽鼻子,皱了皱眉,「没有机关隐藏。」

「便是池塘也安排人手下去摸了一遍,结果……」石雄摇了摇头,又用力揉了揉鼻子。

这下算是把自己玩进去了,丁寿顿时头大。

「时候差不多了,丘公公是现在便把人交给老夫,还是再找找看?」牟斌负手望天,悠悠说道。

丘聚面色也不好看,看向丁寿,「寿哥儿,你怎么说?」

「牟大人,下官有话要说。」陈良翰突然道,「今日东厂来人虽说给敝府带来些惊扰,但究其因果还是敝府逃奴所起,下官治家不严,有此横祸,也是该有此劫。」

见陈良翰揽过在身,几人都有些意外。

陈良翰继续道:「从今以后,下官当闭门自省,严整家风,实实不敢委过于人,也请牟大人法外施恩,放过丁铛头一行。」

牟斌先是诧异,随即微笑点头,带着几分赞赏之色,「得理却知恕人,难得。」

转对丘聚道:「丘公公,你看……」

丘聚没好气地将下巴一指丁寿,「问他。」

「阿嚏!」石雄一个惊天喷嚏打出,近在咫尺的丁寿先受其殃,结结实实洗了一把脸。

「对不住,四铛头。」石雄连忙过来用袖子擦拭。

「滚。」丁寿推开石雄,看着厅内诸人都在看着自己,二爷只觉脸上发烧,团团一揖,「今日在下失礼了。」

丘聚冷哼一声,「走。」当先出门而去。

丁寿悻悻地跟在后面,石雄涎着脸又凑了过来,「四铛头,方才属下真不是有心的。」

丁寿懒得说话,用鼻子发出「嗯」的一声,算是回答。

石雄继续喋喋不休道:「鬼知道姓陈的屋子里用的什么熏香,又香又臭的,差点没把属下这鼻子废了……」

「等一下。」丁寿立住身子,「你方才说什么?」

「差点把属下鼻子废了……」石雄错愕,还是重复了一句。

「还有一句!」丁寿急声道。

「又香又臭的,鬼知道什么熏香。」

丁寿狠狠一跺脚,「就觉得哪里不对,丘公公,等一等。」

「你还要干什么,可是觉得咱家今日脸丢的还不够?」丘聚瞪着丁寿,眼睛都快喷出火来。

「此时若走了,东厂的脸可就真的丢了。」丁寿道。

面对去而复返的东厂众人,即便自诩喜怒不形于色的牟斌也带了几分怒气。

「丘聚,凡事要有分寸,不要欺人太甚。」

「大明律法之前,有何分寸可讲,离一个时辰还有片刻,若是仍无所获,丁某甘心领罪。」丁寿踏前一步道。

「牟帅,你听清了吧,前言仍然作数。」丘聚自寻了一把椅子坐下,吩咐道:「干活吧。」

丁寿径直奔向里间卧室,陈氏夫妇随后紧随。

再度扫视一圈,丁寿言语中带着几分戏谑,「陈主事平日很是俭朴啊,这卧室内也不见几个贵重家私。」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陈良翰此时也前恭后倨,不复方才客气,「怎么,节俭度日也是罪过?」

「当然不是,不过和外间陈设,以及贵府格局比起来,觉得有些表里不一罢了。」丁寿笑答。

「这几口箱子据陈夫人说,是阁下订做的。」丁寿踱到衣箱前。

「不错。」陈良翰点头。

「秋天的呢?」丁寿突然问道。

「什么秋天?」陈良翰一怔,程氏脸色有些苍白。

「第一口箱子上写的是韩昌黎的《早春》,第二口箱子写的是陆放翁的《初夏》,最后一口记的是柳柳州的《江雪》,咏秋的那口箱子去了哪里?」丁寿一边用脚踢箱子一边说道。

「哪里有什么秋天,陈某当初只做了三口箱子。」陈良翰强自镇静。

「原来如此。」丁寿点头认可,又转身走到拔步床前。

「府上这熏香别致得很,不知出自何处高人之手,有何妙用。」丁寿举起香炉问道。

陈氏夫妇二人神色更加紧张,陈良翰期期艾艾道:「此乃显应寺主持所制的驱虫香,入夏之后,蝇虫渐多,用此香可少些烦扰。」

「哦,丁某夜间也不堪蝇虫所扰,厚颜请讨,不知陈主事可否割爱?」

陈良翰稍稍平复了下,笑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改日便命人将香送到贵处。」

「不必麻烦了,这个就好。」丁寿招手唤过一个番子,将香递给他,「给我拿回去。」

番子领命出屋,陈良翰连忙阻止,「丁铛头,这是何意?」

「没意思,来人,给这个屋子透透风。」丁寿道。

「是。」几名番子上前开窗,陈良翰左阻右拦,如何挡得住。

浓浓的香烟逐渐散去,屋子里也明亮起来。

「苍蝇,这么多的苍蝇。」几个番子惊叫道。

只见拔步床顶端纱幔上,蛰伏着许许多多的苍蝇。

「都别动,散开。」丁寿喝道,转首笑道:「贵府养的活物很别致。」

陈氏夫妇脸上已经没了血色。

屋内的熏香气越来越淡,石雄再度抽了抽鼻子,「四铛头,味道不对。」

不用他说,连丁寿都闻到屋子里有一股腐臭的气味。

香气散尽,那些苍蝇都活跃了起来,嗡地一下飞起,声势吓得几个番子都退了一步,连连挥手驱赶。

那些苍蝇也无意与人纠缠,不一会儿便转向床下聚集飞去。

丁寿似笑非笑地看了夫妇二人一眼,喝令道:「把床移开。」

「不要。」程氏一声哀鸣,晕了过去。

陈良翰紧紧揽住妻子软倒的身子,近乎哀求道:「丁铛头,给我夫妇一条活路吧,陈某愿倾家相报。」

「晚了,这话去跟府上的冤魂去说吧。」丁寿神色冰冷。

这张拔步床比想象的要轻,两个番子用力推搡,便移了开去。

「四铛头,这下面有古怪。」番子叫道。

丁寿过去一看,床下的数块青砖接缝并不严密,有松动之象,示意左右,「往下挖。」

几个番子掀起青砖,以刀做锨,向下掘去。

不过挖了尺余,那股令人作呕的味道越来越浓,连正间的丘聚与牟斌都惊动了。

「挖到了。」挖土的番子叫道。

「抬上来。」丁寿兴奋喊道,二爷这波稳了。

一个杉木衣箱被抬了出来,形制与那三个一模一样,丁寿上前抹去浮土,见箱子外面镂刻着一首七绝: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街夜色凉如水,卧看牛郎织女星。

「杜樊川的《秋夕》!」丁寿得意忘形,随即做出了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情,顺手打开了箱子……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章打赌办案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二十二章东厂定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