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八章子夜惊魂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七章神仙居碰壁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九章锦衣缇帅

一声惊呼,一个小丫头从竹筐中滚了出来。

丁寿凑上前,见那丫头十四五岁年纪,挽着双丫髻,一身使女打扮,面上全是惊恐之色。

「你是谁啊,躲在这里干什么?」

「我……我……」小姑娘似乎受了什么惊吓,话都说不出来。

「知道了,你是小偷,偷人家东西了是不是?」丁寿逗弄之心大起,故意道。

小姑娘面无血色,只是连连摇头。

「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一阵嘈杂的人声在巷子口响起。

「别说见到我。」许是巨大惊吓让小姑娘的话都利索起来。

小丫头快速的扶起一个竹筐罩在自己瘦弱的身躯上,往下一蹲,倒是藏得很严实。

一帮穿着黑色直裰家丁打扮的汉子冲进了小巷。

「这位官人,可曾见到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从这里经过?」领头的一个家丁道。

丁寿看了看周围,摇头道:「没有。」

几个人才要离去,丁寿又道:「经过的没有,蹲着的倒是有一个。」

说着话,丁寿掀开了旁边竹筐,显出了已经吓得半死的小姑娘。

「好你个小娘皮,竟躲到了这里,给我拿下。」领头的大喝一声,其余众人便要上前拿人。

丁寿伸手一拦,「几位欲要如何?」

领头倒还知道些礼数,施了一礼,道:「谢过官人了,这小丫头乃敝府逃奴,要抓回去向主人请罪。」

丁寿有些意外,原以为是一些抢男霸女的勾当,他闲来无事扮回英雄解闷,怎么就扯得逃奴上了,这可有些不好插手。

扭身见小丫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丁寿有些不落忍,尤其方才还是自己卖的人家。

「几位行个方便,容在下讨个人情,待敝人到贵主上面前请商,权算丁某买下这妮子,如何?」丁寿也知晓理亏,话中很是客气。

那家丁却冷笑一声,「我家主人乃是刑部主事陈大人,岂会在乎几个银钱,将这丫头扭送回府,狠狠炮制一番才是正理,奉劝这位官人还是不要惹祸上身吧。」

姥姥的,你是拿官来压我不成,丁寿心中恚怒,面上却是一副惶恐状,「原来贵上是在刑部任职,失敬失敬。」

「岂敢岂敢。」家丁大咧咧地拱了拱手,随即手一挥,「带走。」

小丫头见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丁扑了过来,花容失色,抱住丁寿大腿,哭喊道:「官人救救奴婢,回去就活不成啦。」

领头家丁面色一变,「小娼妇,私自外逃不说,还敢污蔑主家,真真该死。」

抬手便要打。

忽觉手腕一痛,扭头看去,那个斯斯文文的公子哥一手掐住了他的腕子,正在冷笑不已。

「贵府擅杀奴婢,这可不是小事。」

那家丁觉得手腕疼痛欲折,口中兀自硬气道:「奉劝尊驾少管闲事,我家老爷可是刑部的,即便到了法司,你也占不得便宜。」

「可巧,丁某就没打算到三法司解决。」丁寿随手一甩,将这人丢了出去。

那家丁在几人扶持下站起身来,才要命人上前报复,却见那嬉皮笑脸的小子手中多了一块腰牌。

「东厂!」几个家人倏然色变。

「这事东厂管了,几位还有何异议?」丁寿歪着脑袋看着几人。

几人互相看了看,领头的狠狠一跺脚,「走。」

一间布置典雅的花厅。

两名贵妇正在品茗闲聊。

坐在主位的妇人穿着一件海蓝百褶裙,一说话便满是笑意,「邓夫人,尊夫寿辰在即,这些日子来我就伤神该备什么寿礼,府上金山银海的,多的是奇珍异宝,细一琢磨什么都拿不出手去,真是头发都急白了几根。」

客座那位贵妇闻言笑道:「陈夫人客气了,外子不过一个生辰而已,何必多费心思。」笑容中却含了几分自衿得意。

「也是天公作美,前些日子偶得了一件东西,便请邓夫人品鉴一二。」陈夫人笑道,随即吩咐下人捧上一个四方锦盒。

陈夫人从锦盒内取出一个紫青色的敞口铜香炉,捧到邓夫人面前。

邓夫人入手只觉一沉,细看这香炉通体光素,宝光内含,敲了几下隐隐有珠玉之声,倒过炉身,只见底款写着「大明宣德年制」几个楷书。

「宣德炉?」邓夫人道。

「邓夫人好眼力。」陈夫人道。

「宣庙喜好香炉,宣德三年责令工部侍郎吴邦佐与工匠吕震用暹罗进贡的一批红铜,佐以数十种五金之英铸造而成。」

邓夫人把玩着手中香炉,继续道:「成器者一共三千件,除了少数赏给功臣勋戚外,其余皆藏在深宫,世间所传者多为赝品。」

陈夫人带着几分担忧道:「那这个……」

邓夫人将这香炉转了一圈,放在案几上,笑道:「家父蒙先皇厚恩,曾得赐一件,观来与此件相类,陈夫人这个应是真品。」

陈夫人忽然叹了口气,「原本想着将此物作个稀罕物,为尊夫贺寿,却忘了令尊也是宫中红人,这物件也是见惯了的,只好作为薄礼献纳,希贤伉俪莫要嫌弃。」

这番话既捧了自家,又不凸显这宣德炉的贵重,说得邓夫人心中熨帖。

「陈夫人如此言重,惜珠只好代外子谢过了。」

「还要谢过邓夫人保全了敝家面子。」陈夫人倒是自谦得很。

「夫人,夫人不好了。」一个家丁慌慌张张跑了过来。

「有客人在,成何体统。」陈夫人呵斥道。

「小玲那丫头被东厂的人劫走了。」家丁不敢抬头,低声道。

「什么,怎么和东厂扯上关系了?」陈夫人色变。

「陈夫人,可是惹了什么麻烦?」邓夫人上前道。

「没什么大事,府中一个丫鬟私逃了出去,命下人去追,结果被东厂的人插手了。」

邓夫人冷哼一声,「东厂这些番子手伸得好长,连人家府上逃奴也要管了。」

对着廊下喝了一声,「来人。」

「大小姐,卑职在。」一个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从廊下转出。

「去瞧瞧,东厂什么人这么大胆子,再把陈府的那个逃奴带回来。」

东厂,丁寿所住跨院。

丁寿看着狼吞虎咽往嘴里刨食的小丫头,笑而不语,为她斟了一杯茶递了过去。

小丫头没有接茶,突然缓过劲来,跪下连连叩头,「谢公子爷救命之恩。」

「你叫什么名字,你说回去被杀是怎么回事,说来听听。」丁寿扶起小丫头,让她坐在木凳上慢慢说。

小丫头坐在凳子上有些局促,还是定了定神,缓缓道来。

「奴婢叫小玲,是刑部主事陈良翰大人家的丫鬟,本是在前院洒扫丫头,前日突被调到后院,做了夫人的贴身侍婢。」

丁寿晓得大户人家的夫人贴身侍女都干些什么营生,主家办事时帮着扶肩推背,擦汗递水,若是大妇身子不便,少不得还要上去代打,自家大哥的小桃不就如此么。

「不赖啊,既不用做那些粗使活计,还有机会一步登天。」丁寿当即调侃道。

小玲连连摇头,「不是的,陈府后宅的侍女已经失踪几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下人们都说府里有吃人的妖怪。」

「哦,陈良翰怎么说?」丁寿来了点兴趣。

「夫人说那几个丫鬟都是偷了府里的细软逃了,还说报官缉拿,老爷也这么说。」

「那你为什么要逃?也偷了主家财物?」

小玲眼中突然出现惊恐欲绝之色,「有……有鬼……」

陈府后宅,深夜。

万籁俱寂,只有冷月清辉透过细格窗棂投洒在房间内。

里间陈良翰夫妇已然入睡,外间床榻上的小玲却抱着被子不敢入睡。

想着府里人的传言,小玲心中打鼓。

忽然一朵乌云遮住了天上明月,房间里倏忽暗了下来。

莫不是鬼差就要来了,小玲心中更加害怕,忽然想起儿时老人们的一个说法,鬼怪拿人都是有时辰的,若是误了时辰便不会再来,小丫头想着自己只要不让妖怪发现自己就是了。

于是小玲将枕头塞入被子里,装作还有人的样子,自己却躲到了床下。

三更梆响,小玲困意沉沉。

就在马上睡过去的时候,外边大风忽起,木叶乱响,隐隐有门窗被吹动的格格声。

小玲醒觉,大风已将乌云吹散,房内比适才亮了些。

小玲突然发现墙壁上映出一个细长的影子,缓缓向自己床榻边移来。

吓得小玲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敢发出一丝声息。

影子越来越近,一身雪白,恍如阴间无常,长发垂面,不见真容。

小玲已然完全吓得呆住了,浑身上下不能动弹分毫,只能听到自己咚咚的心跳声。

白色影子在小玲榻前静立片刻,便扭身而去,去的方向是老爷夫人的卧房。

小玲想大喊向老爷示警,却害怕将鬼怪再招惹过来,只得眼巴巴地看着白影慢慢走到卧房门前。

白影走得很慢,每一步都让小玲觉得过了一年般长久。

白影终于走到卧房门前,却突然立住了身子,小玲猛然发现白影手中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在月光反衬下熠熠生辉,寒气逼人。

「它发现我了!」小玲心都被吓得停止跳动。

白色鬼影缓缓扭过了头来,透过散开的长发,小玲终于看见了「鬼影」的真正面容……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七章神仙居碰壁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九章锦衣缇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