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七章神仙居碰壁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六章入职东厂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八章子夜惊魂

时至正午。

京师有名的酒楼松鹤楼内,人声鼎沸。

一楼宽敞的大厅内,各个酒桌上都是宾客满座,猜拳呼喝之声充斥,迎来送往,络绎不绝。

与之相对,二楼雅间清静得多。

「四铛头,今后兄弟们在您下面当差,还请多关照。」一个两眼细长的汉子满脸堆笑,如带春风,向丁寿敬上一杯酒。

丁寿道声客气,一饮而尽。

「巳颗领班高林,可别被这副笑脸骗了,他在江湖中被称为」笑里藏刀「,不知有多少人栽在他的」子午毒砂「下。」白少川摇着折扇轻笑道。

「三铛头取笑了。」高林仍是笑意满满,不以为意。

卯颗领班崔朝栋捏着他的唇上的几撇小胡子笑道:「待用过酒饭,属下再请二位铛头到神仙居逍遥一番,如何?」

「神仙居?」丁寿听了名字,便想起那位曾让自己努力耕耘的女弟子,如今不知如何了,哼,张恕,二爷还有一笔账没和你算呢。

崔朝栋以为丁寿动了心,连忙道:「不错,彼处乃是本司有名的勾栏所在,据闻近日来了一名清倌人,名唤可人,端是艳冠群芳,一来便挂了头牌花魁的位置……」

「你此时倒不愧了」顺风耳「的雅号,若是办差也能如此,就不会连那些人的动向也探究不明了。」

白少川语气淡淡,崔朝栋却是冷汗淋淋,拘谨地站起身来,束手而立,道:「属下也是偶然听说,想着为四铛头接风凑个趣……」

白少川轻轻扫了崔朝栋一眼,崔朝栋立即止住话头,「属下这便出去打探消息。」

「罢了,别坏了丁兄的兴致。」白少川摆手道。

「事皆因小弟而起,在下自罚一杯。」丁寿打起圆场,「丁某未识京师繁华,今日丁某做东,白兄便与在下同游一番如何。」

「这个……」白少川有些为难,「白某甚少涉足风月之地……」

见丁寿眼中期盼之色,白少川终究应允。

「如此甚好,如白兄般风雅人物,在秦楼楚馆间必是难得一见,届时掷果盈车,想必会有很多姐儿倒贴,丁某应能省下很大一笔银子。」

丁寿哈哈大笑,作陪的几个掌班却心中惴惴,敢和白三爷开这样的玩笑,岂不找死,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个个面容僵硬。

丁寿也觉得席上气氛尴尬,疑惑地看向白少川。

白少川一展折扇,微微一笑,几位掌班如释重负,跟着哈哈笑了起来,反把丁寿弄得更加莫名其妙。

本司胡同,神仙居。

已是人老珠黄却还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鸨,见了呼拉拉来的一大群人,笑得脸上的粉都不住往下掉。

「哎唷,几位爷来了,快楼上请,要哪个院子里的姑娘作陪呀?」

说着话,老鸨肥硕的身子就向白少川身边倚了过来,浓浓的脂粉香引得白三铛头眉头一皱。

崔朝栋上前一把将鸨儿拉开,「秦妈妈,咱们的两位爷看不上你那些庸脂俗粉,快唤楚云馆的可人姑娘出来。」

老鸨秦妈妈方才两眼放光的盯着白少川俊美的脸庞看,此时才发现了隐在后面的崔朝栋,立刻笑容中又带上了几分谄媚。

「哟,原来是崔爷到了,恕妾身老眼昏花,您多担待。」

和白少川并排而立的丁寿,对自己被人无视很是郁闷,干咳一声显示存在感。

勾栏院里的鸨儿都是八面玲珑的,自然听出这声咳嗽里的含义,随即娇笑一声,腻了过来,「这位爷仪表堂堂,气度不凡,奴家定会给您选几个中意的姑娘好好服侍。」

丁寿被奉承得很满意,眼神示意了下崔朝栋。

崔朝栋自是明白,「秦妈妈,说过了,我们爷只要可人姑娘作陪。」

秦妈妈有些为难,「这个……」

崔朝栋觉得被驳了面子,眼睛一翻,「怎么,瞧不起爷们,信不信今天就砸了你这婊子窝。」

「老媳妇怎敢捋东厂几位爷的虎须,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啊。」秦妈妈又是作揖又是告饶的一番诉苦。

「自几年前瑞珠被赎身后,这神仙居的花魁便有些青黄不接,被那宜春院的骚狐狸抢了不少风头,也是管子老爷保佑,前些日子来了这位可人姑娘,自愿投身神仙居,但是卖艺不卖身,且待客也是凭她自己抉择,奴家想着她才貌双全,权当为神仙居招揽豪客,也便应了她。」

言及此处,秦妈妈一副乞求之色,「几位爷晓得了吧,这可人姑娘愿不愿接待几位,老媳妇实是没有把握。」

「那有何难。」丁寿满不在乎,「且前面引路,许是可人姑娘见了我们便立即暖席以待呢。」

秦妈妈看了看不发一言的白少川,心说凭这位的模样还真保不齐让那小丫头开了窍。

当下连连说好,引了众人去往楚云馆。

楚云馆。

一名身着石青色交领襦裙的美貌女子对镜梳妆,轻轻理了理如云秀发,朱唇轻启道:「妈妈,晚上还有应酬,请帮我回了吧。」

「哎呦姑娘,外面那几个是东厂的凶神恶煞,不好惹的。」秦妈妈苦着脸道。

蛾眉敛黛,女子轻声道:「既如此,便由我来回吧。」

丁寿正等得心焦,忽然珠帘挑起,一名姿容秀美,艳丽无俦的女子进的屋来。

女子向众人道了个万福,「小女子秦可人今日身体不适,怕要拂了众位君子美意垂怜,累诸位抱憾而归,妾身先行请罪。」

丁寿见那女子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只在白少川面上一扫而过,未做任何停留,不由心中暗爽,终于有一个非外貌协会的,该二爷我出场了。

「惊闻玉体不适,丁某五内如焚,些许银两且为可人姑娘备些补品做养身之用。」丁寿嘴上客气,手上却取出一沓银票,还有意无意的将正面银两数字显露给人。

「哎呦这位爷,您可真是个温柔体己人呀,奴家代可人谢过了。」鸨儿迫不及待想上前拿钱,却被可人拦住。

「官人厚谊,可人心领,但如此厚赐,愧不敢受,也莫要让这铜臭气玷了几位官人风骨。」

「你这娘们别不识好歹,进了勾栏还充什么清高。」崔朝栋呵斥道。

可人姑娘并没有动怒,樱唇轻抹,「原来几位还晓得此处是何所在,几位爷都有官身,想必知道大明律法对官员狎妓的处置……」

东厂几人面面相觑,官吏宿娼,罪亚杀人一等,绝对的重罪,尽管开国百余年,大家都把这事当耳旁风,可若是有心人拿出来说,也是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可人别胡乱说,几位爷别和她小女子一般见识。」鸨儿真的慌了,在青楼里说嫖娼的重罪,你不是当着和尚骂秃驴么。

「有趣,真是有趣。」白少川笑了,「丁兄,我等还在此做恶客么?」

丁寿把银票收回袖子,「今日省了一笔开销,倒也是桩乐事。」

「几位爷走好。」

「下次再来呀。」

在鸨儿点头哈腰的恭送声中,东厂众人扬长而去。

看着众人离去,秦妈妈抹了抹头上冷汗,埋怨道:「姑娘诶,何苦把话说得那么绝?」

「与其以后还要被他们上门聒噪,不如就此断了他们的念想。」秦可人淡淡道。

「这班人岂是能得罪的!还有把上门的银子往外推!」秦妈妈想想刚才那沓银票,心中还是肉痛。

可人轻笑一声,宛如银铃脆响,「妈妈,今夜若是迎奉得好,还在乎神仙居没有银子和靠山么。」

出了神仙居,白少川神色转冷。

「崔朝栋……」

「属下在。」卯颗领班忙凑上前来。

「给我盘清这个秦可人的底。」白少川下令道。

崔朝栋领命,随即疑惑道:「三铛头,这娘们可是有什么不对?」

「老崔,都说姐儿爱俏,鸨儿爱钞,丁某有财,白兄有貌,这女人却连个正眼都不打一眼,难不成自投青楼是个人爱好?」丁寿把嘴一撇,不屑说道。

崔朝栋立即领会,「属下明白。」

言罢东厂几人离去。

「白兄,如今去哪里消遣?」丁寿扭了扭脖子,对没有完成对大明朝娱乐行业的深入探索,怨念满满。

白少川神色突然一变,拉住丁寿闪身躲入一条小巷。

丁寿满腹疑问,还未得及说,便见一行十几个人匆匆由二人方才立定之处经过。

丁寿见这些人个个头戴竹笠,下盘沉稳,步伐有力,竟都是练家子。

「白兄,什么来路?」

「蜀中唐门。」白少川轻声道,「丁兄,恕在下不能奉陪,你且自回东厂吧。」

白影闪了几闪,便没入小巷胡同之内。

就我一个了,丁寿左顾右盼,穷极无聊,鞋尖挑起一枚石子,向巷子里面几个堆在一起的竹筐踢去。

竹筐四散,一声娇呼。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六章入职东厂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八章子夜惊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