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五章睡卧温柔乡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四章物是人已非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六章入职东厂

瘟神送走,丁宅里一片欢声笑语,丁寿将银票分了一半给月仙做家用,月仙推辞不过收下,摆酒为丁寿洗尘。

如今家中人口不多,丁寿让大家全都入席,席间诸人询问丁寿给郤把总看得是何物事,丁寿只是笑而不语,大家也就不再追问,直到张灯时分,才散席回屋。

更阑人静。

月仙心中有事,辗转难眠,思定还是趁今夜把事情挑明,起身取了纱裙系了,上身穿件小小短衫,走到外间小桃铺边,看她酒醉不醒,开了房门向丁寿房走去。

丁寿听见声响,料是美莲母女之一,有心作弄,遂脱得精赤,面朝着天,即装睡熟,只是那一个东西,枪也一般竖着。

月仙来至门前,见门扉虚掩,月影下照见二叔那物,有八九寸长,就如铁枪直挺,吃了一惊,心中想道∶「这般小小年纪,为何有此长物。自个丈夫,都不如他的这般长大。」

久旷少妇心中一动了火,下边水儿流将出来,心中事也都忘了,夹了一夹腿要回房,心中却又按捺不住起来。

大明朝已承平百年,道学先生虽推崇理学,民间风气却是开放,叔嫂通情,邻里间也有耳闻,月仙久旷之身,想着与自家小叔试上一试,他兄弟手足一体,想来也不算误了贞洁。

只因月仙是个青年之妇,男欢女爱食髓知味,偏偏丈夫失踪三年,今夜借着酒兴,一时情动了,便不管不顾,走至床边,悄悄上床,跨在丁寿身上,扯开裙子,两手托在席上,将肉棒一凑,一来穴中有了水,滑溜的一下凑了进去,感觉果然比丈夫大不相同,那阳物如火一般的热,涨的心儿直发酸,引得身子狠狠套了三十余下,十分爽利。

本想痛快解馋,可又怕小叔发觉,不好相见,没奈何将身子翻到床边,正要下来,丁寿原本装睡,发现是月仙时已然不及,刚刚几下已将自家火儿勾起,眼见人要离去,心下急了,怎肯放她去,一骨碌翻身,把手搂住,分开两股,送将进去,假意儿叫到∶「美莲你个浪蹄子,今日这般凑趣。」

月仙听得叫美莲,心下想到∶「好了,这黑地里认我做美莲,凭他舞弄,待事完回去,倒也乾净。」

即把那柳腰轻摆,两足齐钩,不敢出声,只是随着抽送轻轻低吟,把脸儿藏在衾被里,只求快些完事,原以为他年纪轻,纵然有好宝贝,也不过是程咬金的三板斧,耽误不了许久,却恁地小瞧了丁寿,且不说天精魔道,单是天魔极乐的销魂蚀骨就不是月仙这良家女子能够经受。

丁寿伸手解开月仙身上小衣丢在一旁,双手按在椒乳上一阵揉搓,坚挺的肉棒狠狠插入,撞击阴唇发出「啪啪」的响声,月仙从未被这么折腾过,虽把呻吟压抑在喉头但身体却极淫荡的迎合撞击,屁股吻合着肉棒的抽插起伏,丁寿脑子里浮现的是当初被月仙罚跪祠堂,厉行家法场面,心中充斥了报复的快感,抽插得十分狠,近乎疯狂,月仙可就惨了,自家丈夫从未如此勇猛,每次撞击都好像身子要散架了般,感觉到丁寿坐起,将自家两条腿扛在肩上,下身更有力的涌入,直感到一下子捅到了嗓子眼,身子一颤就泄了一次。

丁寿偏头舔着架在肩膀上结实饱满的长腿,缓缓的九浅一深,不一时又将月仙情欲挑起,她将双腿高高举起,秀美的双足紧紧勾住了他的腰背,恨不得将自己美艳的少妇身子在他怀里揉碎,丁寿狠顶了几百下后却松开了她,将她翻过身来跪趴在床头,抓住月仙的屁股在后面用劲抽送,月仙感到一阵羞愧,这姿势与街边的猫犬相似,却不敢出言,把她的身体固定成跪姿时自己还在配合,渐渐身上快感升起,翘臀不住后耸迎合撞击,感觉到每次肉棒插进,都有一股吸力,突然身体里的肉棒胀大了许多,猛地插进了穴心深处,月仙嗷的一声瘫软在榻上,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跟着流出来,瞬时又被大宝贝吸的干干净净,月仙趴在榻上呼呼娇喘着,觉得身子软绵绵的提不起一点力道,可是下身的那处坚挺又开始轻轻挺动。

「小郎,嫂嫂真的不行了,饶了我吧。」月仙脱口哀求道。

出言后惊觉不对,丁寿已经伏在她裸背上,「原来是嫂嫂啊,怎么是你?」

「我……」月仙张口无言,扭头看丁寿一脸坏笑,羞恼道:「你早就知道了」

「嫂嫂这样的身段,哪是别人能有的。」丁寿轻咬着月仙耳垂,一手轻轻从她肩膀往下抚去。

「嗯……,都这时候了,还叫人嫂嫂?」月仙轻哼道。

「恕罪恕罪,小生这就开始赔罪。」丁寿说着抱住圆臀继续抽动。

「别,叔叔,不,寿郎,奴家真的不行了。」月仙哀求道。

「这是为了你好,你刚才阴元泄出,亏了身子,若不经元阳回补,恐落下隐疾。」

「可,可奴家真的受不起了。」月仙求饶道。

见月仙果然不经征挞,丁寿暗道晦气,死老鬼害人不浅,这天精魔道不自觉就行运转,自己奇经八脉已通,这些女子无内力根基,助益不大,如今反倒是作茧自缚,搞得自己不上不下。

正想着是不是去找美莲母女消火,听月仙道:「小桃,寿郎可以去找小桃。」

丁寿听了一愣,这小桃可是大哥的通房丫鬟,旋即放下念头,如今连正房夫人都上了,还在乎多办一个丫头。

也不着衣,抱起月仙,到了正房内室,见小桃还在沉睡,将月仙放在里屋床上,出来挨了小桃躺下,小桃身上只着了一见肚兜,许是饮酒的关系她的身子很热,混着体香刺激的丁寿更加坚挺,摇了摇小桃不醒,无法只好采用侧卧,贴着她滚烫的屁股在肉棒抹点口水放在穴口摩擦了几下,顾不得小桃的感受,虽然穴内的淫水不够多还是强行把肉棒刺了进去。

小桃酒量本就不好,今天高兴喝得过了量,朦胧中觉得有个男人翻身爬上她的床,把肉棒放在自己穴口摩擦,初时以为是做梦,梦到了丁龄,三年来这样的梦也不是没做过,当肉棒刺进深处的时候立刻感到下身一阵真实的疼痛,小桃方才醒悟今天绝不是梦,这宅里只有一个男人,丁寿丁二爷。

小桃浑身一震,酒劲吓醒了一半,想挣扎起来阻止,但浑身哪还有力气,脑里乱糟糟的,想出声阻止,想着里屋还躺着自己小姐,看到二人后该怎么收场,不比三年前,如今一家人全都指望着二爷,若是他再负气出走,想想近年来自己主仆过的日子,心有余悸,反正自家做奴婢的,既然主子动了淫心,自己就舍了身子陪他罢了。

丁寿侧躺着把肉棒缓缓的戳进小桃穴内,小桃身体左右轻微扭动更是激起无限欲望。抽插了一、二百下觉的不爽利,直过身子,正面压上小桃,将菇头再次对准穴口,屁股一压,刺了进去。

涨的小桃「唔」了一声,顺从的双腿搭在丁寿的屁股上,细腰轻扭,迎合着丁寿的抽插。

丁寿看着小桃蓝底滚边的肚兜,上面绣着一对并蒂莲,随着抽动那对莲花仿佛在水波上起伏波动,抬手扯掉露出下面一对玉兔,张嘴叼住一只玉乳,大口地吸咬着,腰身不停地上下起伏,阳根在小桃蜜穴中进进出出,就像活塞一样,出入之间带出了大量晶莹的淫水。

不知不觉中丁寿加大了抽插的力度,仅是临时搭起的床铺受不住这样的冲击,

「吱嘞……吱嘞……」地发出了声响,阳根和腔道快速的摩擦带来强大的快感,喘着粗气,丁寿身子上下起伏,狠狠地撞击着小桃娇柔的身子。

小桃在丁寿的抽动下娇喘吁吁,挺动小巧的屁股迎合,盏茶时间不到,「麻,麻,不行了。」身子一阵急颤,软了下来。

丁寿拔出肉棒,一直被堵在蜜穴内的淫水淅沥沥流到外面,又滑过暗红的菊穴,滴在白色的床单上,湿湿的一片。

丁寿知道小桃已经泄了,可他却还在兴头上,依然坚挺粗壮,揽起小桃,向里屋榻上一扔,一下子小桃被摔醒了,看着挺着肉棒不断走进的丁寿,开口欲叫,却被人捂住了嘴巴,小桃扭头,自家的小姐同样一身赤裸疲惫的看着她。

小桃明白了,暗思自家反正是小姐的陪嫁,自然事事都要随着自家人,何况刚才的滋味以前从没尝过,直觉的死了也值。

丁寿偏头看看月仙又看看小桃,俩人羞涩的都把背脊对着他,虽然二女共夫不是初次,但眼前人毕竟不是自家丈夫,还是羞愧难当。

丁寿饶有兴致的用手去抚摸俩女的屁股,俩人都不约而同的颤抖。丁寿大感有趣,把嘴伸到月仙的肉阜上舔弄起来,故意要让小桃听到所以舔得很卖力。小桃听着自家小姐哼哼哜哜的呻吟,屁股又被二爷的手指上下游走,心里是又惊又羞,淫水又缓缓流出。

丁寿尽量把下体摆正,强行把小桃的头按在自己肉棒上套弄。

小桃羞得无地自容,却不得不受摆布。初时不敢看小姐的胴体,但耳边不时传来享受的浪语,嘴巴也卖力的吞吐起来,一只手悄悄伸进自己穴里抠挖。

月仙被舔得春心萌动,听着丫鬟为丁寿含棒发出的声音自己也被刺激得浑身燥热。

丁寿令俩女并排跪在床上撅高屁股,将肉棒轮番插进去。

眼前的肉体一具肤色白晰一具颜色稍暗,一个是光滑细腻一个是紧实有致,不同的感受把他的肉棒刺激得坚硬如铁,不一会两个屁股就被撞击出一片红色。

又让小桃仰躺,月仙坐在她头上享受丫鬟舌头的温柔,自己跪坐着抓起小桃双腿把肉棒狠命捅进去,头伸过去叼住月仙的乳房大力吮吸。

肏弄一番后又靠在床头让俩女舔舐那根肉棒,两女赤裸相向早已认命,两张嘴把肉棒舔得通体晶亮,时不时舌头还互缠在一起。初时的矜持都消失了,就这样三人轮番大战,赤条条的肉体沾满了三人的体液和乱七八糟的淫水。

丁寿将二女肏的连泄数次精疲力竭后终于把精液喷洒在二女腔内,左拥右抱搂着一主一婢两具肉体睡去。

次日大早,丁寿醒来,见榻上二女玉股相交,尚自熟睡,微微一笑,想起自家衣服不在这里,连忙出屋。

屋外美莲母女正在打扫院落,一见丁寿裸着从正房内走出,蕊儿惊讶的长大了嘴,美莲先是一愣,随即低头道:「公子且穿上衣物,春日风寒,莫着了凉。」

些许春寒对丁寿自是无碍,丁寿对她的表现很是满意,走过去掐着她的肥臀道:「你不问爷昨晚干什么了么?」

美莲红着脸道:「这是公子爷的家里,爷要干什么,想干什么,想怎么干,自是随着爷的意思来,奴婢哪敢过问。」

她的回话惹得丁寿心里直痒痒,不错,爷要干什么就干什么,也懒的急着穿衣服了,「昨晚为什么没来找爷?」

「昨晚倩娘姐姐拉着奴婢话家常,直到三更多天,怕公子爷睡了,没敢打扰。」

美莲低头回话。

「哦,她现在在哪?」

「天刚破晓的时候倩娘姐姐说要做早饭,现在应在灶房。」

「知道了,你们忙去吧。」丁寿回屋披了一件袍子,松松的系上腰带,也不着里衣,直奔灶房。

灶房内,倩娘正在蒸馒头,热气弥漫,倩娘不住抹去额头汗水,费力的将一笼笼的蒸屉放在灶上,丁寿斜依着门,看着倩娘忙碌,眼中浮现出那一夜水气氤氲倩娘出浴的情景,也不再耽搁,一步冲上,从后面抱住了她。

倩娘一惊,回首看是丁寿,「二爷,你做什么?」

「你说呢,自然是做三年前没做完的事。」丁寿轻嗅着倩娘颈间香气,胯下肉棒已经抬头从袍子中顶出,顶着倩娘肥厚臀沟,不住研磨。

「嗯……二爷,不可……。」倩娘一早在灶房忙里忙外,衣衫穿的单薄,裙下连长裤也未曾着,宝蛤清楚的感受到丁寿的坚挺壮硕。

丁寿手从她的衣下伸入,摸着那肥美圆润的豪乳,肉棒感受道蜜穴内传出的阵阵热气,难以抑制,将倩娘推到在灶台上,长裙也不脱,从后面直接掀起,就要挺入。

「二爷……,」倩娘一只手按住灶台,撑着自己身子,因圆臀被丁寿按住,只得转过上身,用另一只手推搡着丁寿,「不可……。」

丁寿喘着气道:「你,不愿意。」

倩娘愣了下,眼泪顿时流了下来,想自己命苦与人为奴,好不容易嫁了丈夫,以为此生有了依靠,丈夫却卷了主家钱财独自私逃,丝毫不念多年夫妻情分,如今这身子主家想要,就给了吧,权当赎罪了。

丁寿良心还没全喂了狗,见人流泪,心中软了,道:「你若不愿就算了,莫要哭泣。」

「不,奴婢,愿意。」倩娘低声应道。

闻言丁寿自不客气,握住两边臀瓣,顺着菊蕾向前探摸,中指按在那一粒相思豆上,她双腿一紧夹住了他的手,他的手指仍在捻捏,酥麻感直穿她的全身,呜咽声从她压紧的喉咙里传出,眼角泪水和穴内汁水一同流下。

丁寿挺着肉棒在她的腔口摩擦,双手分开她的短袄,从肚兜内伸入揉捏她那两团松软的丰胸,渐渐她的身子开始热起来,他抽回双手按住她的丰臀,双腿将她的双腿拨的更开,缓缓的将肉棒塞进她的身体里,层层叠叠的嫩肉紧实的包裹起来,倩娘的每一下抽搐,都带动穴内好像千万条蚯蚓在肉棒上来回爬行,勾的丁寿身子一颤,这是捡到宝了,倩娘竟是十大名穴中的「重峦叠嶂」

,兴奋的俯下身子,冲破层层阻碍,将菇头顶在花心上,抱住倩娘抽送起来。

倩娘随着抽动身子一下下耸着,每一次腔内被异物挤入,都舒爽的浑身颤抖,压抑的呻吟声开始在灶房内飘荡。

「嗯嗯……啊……二爷……,轻些吧……别那么大力了……」修长的双腿不住颤抖,两手已扶不住灶沿,娇颜上红晕满面,迷蒙的眼神向后撇望着丁寿,微微摇晃着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丁寿力量越来越大,刺激的她不能自已,「啊」的一声,肉棒周围猛地一缩,层峦叠嶂一下收紧,吸吮的他脊椎发麻,险些射了出来,凝住心神,缓缓抽出,拉出的肉棒弄得倩娘嗯的一声,只觉的下面空落落的,股间淫水不住滴落,若不是丁寿抱着她的身子,只怕就要倒在灶上。

丁寿喘了口气,将她翻过来抱起,放到了灶房内的一张桌子上,一把抓住她的双腿高高举起,架在肩上,使她一下仰在桌上,一手扶正了阳根,对着那已经娇嫩红肿的蜜穴,狠狠的刺了进去,嗷的一声,她的身子一下子绷紧,随着他身子一起摇晃扭动,桌子被顶的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他每一抽插都竭尽全力,抽时只留一个菇头卡在淫穴内,插时则尽根没入,而且越插越快越插越猛。

「啊,啊,啊,啊……二爷,轻些,插死我了,呀……」

一道道褶皱裹得丁寿阵阵销魂,把她的双腿大大分开,拇指按在那粒红豆上,一边揉弄一边抽插,弄得倩娘身子越来越软,只觉的穴心里酥麻难耐,不知道泄了几次。

丁寿狠狠捣弄了几百下,放松心神,将滚烫的阳精射到穴心里面,美得倩娘浑身乱颤,跟着又泄了一次。

「舒服么?」丁寿抽出,笑着问道。

「奴婢从没有这么舒服过。」倩娘娇羞道。

「比丁七呢?」丁寿好胜心起。

闻得自家丈夫名字,倩娘不由泪珠盈眶,那丁七平日里行事只是趴在身上呼哧呼哧几下就完事,哪有今日春情,倩娘不知自身异禀,只道天下男人皆是如此,今日里才有真个快活。

丁寿见她流泪,搂着她香肩道:「莫要哭了,我会待你好的。」

倩娘将头靠在丁寿肩上,「二爷,奴家以后就靠你了,不求富贵,只望二爷能记得奴婢,多加怜惜。」

三日后,太白楼上,宾朋满座。

宣府阖府的军余闲汉们似乎都跑到了这里,酒菜流水般送上,众闲汉划拳行令,呼朋唤友,好不热闹。

有老顾客上门,都被店家挡了驾,道今日乃是丁家二爷答谢朋友,包了场子,不接外客,有得罪处改日登门赔情。

丁寿端着酒杯从二楼雅间出来,向众人敬酒,有领头的叫道:「谢二爷。」

丁寿摆手,「应该谢谢李掌柜。」

众人哄笑,「谢李掌柜。」声音远远传了出去,引得街上行人侧目。

李龙终是凑了银子登门赔罪,并交还酒坊,此一次偷鸡不成蚀把米,还留下无穷祸患,李龙心中惴惴,丁寿倒是没说什么,只言请这阵子遭了罪的弟兄们顿压惊酒,也就罢了,于是有了今天这一幕。

端了杯子回到雅间,屋内几人都是平时交情深的,江三也赫然在座。

丁寿将此番李龙赔的银子交于在座的诸位,请他们分发给手下兄弟,引得席上众人交口称赞丁二爷豪气,反正慷他人之慨,丁寿自不会把事情做的小气。

一顿饭直吃到张灯时分,众人才散了,江三挽住丁寿,似有话讲。

丁寿看着江三胸前的犀牛补子,笑道:「还未曾恭喜哥哥高升。」

江三苦笑道:「自家兄弟,说这些做什么,哥哥有事相求。」

「但讲无妨。」丁寿正色道。

「唉,」江三叹了口气,「哥哥要成亲了。」

「恭喜啊,哥哥与玉奴嫂嫂总算修成正果,小弟一定准备份大礼。」

「问题就是,成亲那人不是玉奴。」江三面带愧色。

丁寿忙问端详,此事说来还真与丁寿有些关系,丁家出了麻烦后,江三阻人闹事,那时江三已经升到把总,李龙不敢得罪,直到后来事情捅到巡抚衙门,宣府巡抚车霆着人将江三传了过去,一顿训斥,还行了二十军棍。

江三本以为仕途已绝,不料想数月后车霆又着人传了他去,说是这阵子看他履历,杀敌勇猛,勤于王事,是个可造之材,他有一外甥女名唤杨雨娘,尚未婚配,言非大英雄真男儿不嫁,车巡抚欲将外甥女许配给江三,并保举他升守备一职。

「哥哥我是想开了,咱们兄弟现在看似在街面上是一号人物,真正的大人物只要一指宽的条子就能把咱们踩到泥里,大丈夫生不就五鼎食,死就当五鼎烹,既然有了往上爬的机会,就得抓住。」江三狠狠的道。

「那玉奴嫂嫂那里……」丁寿迟疑问道。

「担心的就是那里,跟她说了这事,她没说旁的,就一句知道了就不再搭理我了。哥哥成亲后就要调去守备独石口,着实担心她想不开有个三长两短,所以想将她送到你那里去,请府上大夫人多加看照,不知可否方便。」江三说出了打算。

「我这里没什么不便,三哥何时有暇将人送来便了。」丁寿说道。

「多谢兄弟了,噢,还有,现今哥哥马上就是守备了,蒙巡抚车大人赐名,希望哥哥我平日多读点书,文武兼备,取义彬者,文质备也,如今大号:江彬。」

江三喜道。

第二日,江彬便将玉奴送来,三年多不见玉奴倒还是风姿绰约,只是对着江彬冷冰冰的,不愿搭理,江彬交代几句后便悻悻离开。

月仙早从丁寿那里清楚了事情,安置好玉奴住处,又陪她聊了一阵解闷,最后来到丁寿房中。

丁寿一见月仙便伸手抱住,一双手上下摸索,弄得月仙吁吁轻喘,按住他的手道:「小郎莫急,奴有话要。」

丁寿住手,歪头示意她说。

「这些话本该前几日夜里就说的,谁知被你这坏家伙耽搁了,这几日胡天胡地的乱了章法,没来得及提。」月仙这话说得耳朵发烧。

「小郎,奴也不知那日你惊走郤把总他们用的什么,只知道如今你是个有本事的,可否着力将你家兄长寻回。」

丁寿闻言,捏着她尖尖的下巴道:「怎么,被我肏的厌了,想大哥了」

「没有,没有,寿郎莫要瞎想,只是他,他终究是奴的夫君,寿郎放心,即便你家兄长回来,奴还是给你肏的。」

「呵呵,逗你玩的,自家的大哥我能不关心么,这两日我就要去趟京城,看能不能借一些力量帮着找找大哥。」丁寿说着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不说那便宜大哥待自己一向不薄,就是江三一介武夫都知道权之妙用,如今自己身怀绝技,为何不能虎跃龙骧,想起郤把总战战兢兢跪在自己面前的情景,权利,是如此的诱人。

月仙听闻丁寿要出门寻找自家丈夫,心中欣喜,张开红唇,将捏着自己下巴的那只手的拇指含入嘴中,丁寿发觉低头看,自家那只手指被这少妇又吸又吮,猩红的舌头不住绕圈缠绕,若是将手指换成其他物件,不知得怎样销魂。

将手指抽出,把月仙放在地上,将螓首按向胯下,月仙自是明白什么意思,玉指灵活的将他的腰带解开,裤子向下一撸,丁寿配合的抬起屁股,昂然之物霍的蹦了出来,势头很猛,月仙一个不备,被打到了脸上,一声娇嗔,斜睨了他一眼,张开小嘴舔舐起来,这几天的灌溉,月仙已经放的很开,玉手来回揉捏着两个弹丸,另一只手上下套动,香唇裹着紫红菇头,丁香小舌来回扫动,那巨物被舔舐的更加壮大,丁寿也不废话,拉起月仙,撕拉几声,便将月仙袄裙撕成几条碎布。

月仙要拦阻已是不及,嗔道:「嫌解衣麻烦就让奴家自己来,又不是不给你,这么急色作甚。」

丁寿淫笑道:「说了让你们在宅里不要穿里衣,肏弄起来方便,你们不听,只好发现一次撕一次,衣服都撕光了最好,连外衣都省了。」说完将月仙按到墙上,抄起她一条丰满的玉腿,将他那条巨大坚硬的肉棒对准了她的御道,随后轻轻一用力,刺入了进去。

随后,他又将另一条腿也抄了起来。「啊……」,月仙一声惊叫,此时全身都被丁寿举起,那巨物毫不保留的刺进她的身体,身体悬空,躲避无门,看着丁寿那通红的眼睛,她只有横下心来硬撑了。

丁寿不断的托举着月仙,待其落下时,虎腰猛挺,借助她下落的势头,他那条粗壮硬长的肉棒一下便直接刺入御道最深处,肏入了她那温暖丰厚的花心里,菇头更是直接顶到了花心那团嫩肉才被挡了下来。

刺的月仙又是一声惊呼,身子硬被刺激的弹了起来,但随之而来的也是更加猛烈的刺入。

「啪……啪……啪」两人下体相撞的声音是那么诱人心神,月仙心中大事已定,极力奉承,不多时,她的叫声越来越紧,而她的御道的收缩也是越来越频繁,丁寿知道月仙要丢了。

于是,他加快了肏动的频率,而且也相应的加大了肏动的力度。

「啊……呀……肏死了呀……好呀……」

「我就肏死你好了,你这个淫妇,不守妇道,勾引小叔,还能浪成这样。

嘿……」

「是呀,啊……我是淫……妇……啊……叔嫂通奸……该浸猪笼」

看着月仙不知所云的样子,他忽然转身,一边肏动,一边走向正屋。

「小姐,二爷,你们……」小桃看见她们两个的样子,羞的脖子都红了。

「去,把倩娘和美莲娘俩都叫来。」丁寿吩咐道。

小桃看看两人,跺跺脚,跑了出去。

他将月仙放在了正堂桌上,双手插到她的腰臀间,猛地将大肉棒向前一刺,同时双臂用力,将她的大屁股向自己这边使劲一拉,「啪」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同时却是月仙的惨叫:「呀……寿郎,肏死奴奴呀……」

丁寿已经不管她的死活了,他发了疯一般,肏弄着胯下的妇人,而放她的桌子也被摇晃的吱吱扭扭的乱响起来。

「呀……呀……呀……又顶到了,啊……死了,死了,死了呀……」

「肏死你,就肏死你,跪祠堂,行家法,我肏死你,嘿呀……」随着丁寿的爆喝,他攻击更加迅捷,挺动他那条巨物,在月仙的御道里穿进拔出,大菇头更是像雨点一般击打在花心上。

月仙双手扶着桌子边,猛然一阵回顶,一股冰凉的阴精从她花心深处飞洒出来,淋在大菇头上。

随之,整个人也虚脱了一样,软了下来。

看到她泄了身,丁寿并没继续讨伐,而是抬头看着眼前的四女,命令道:「脱光衣服,爬在地上,头顶着头,围成一圈。」

四女没想到他竟提出如此淫荡的要求,一惊后,先是美莲解开了衣服,随后倩娘松开了腰带,蕊儿由母亲帮着脱掉了亵裤,最后小桃将肚兜扔在了地上,四女像母犬一样跪在地上,围成了一圈。

俯视眼前的美景,丁寿当真是兴奋无比,眼前白花花的屁股或紧致或肥厚,燕瘦环肥,他的欲火本来就在燃烧,被如此美景刺激的更是烈焰烧天了。

他一声怪叫,扑向了眼前倩娘的大屁股,稍一瞄准后,便挺动肉棒肏了进去。

空气中只剩下男女淫乱的喘息声,和男女交欢身体的碰撞声。不知过了多久,丁寿已经将蕊儿最后肏晕了过去,但是他却还没有发泄。

看着晕倒的五女,或躺或卧,都是叉着腿,腿间淫水将各自的耻毛都打湿成一团,个个满脸春意,自豪的同时看着战意熊熊的小兄弟,苦笑不已,随着功力日深,这精关越来越牢固,也不知死老鬼一个人闷在峭壁上五十年怎么创出这么邪门的内功来。

憋的难受,见桌上的月仙悠悠醒转,走过去将她拉到桌边准备再次进入,月仙浑身酥软,推拒无力,忽然丁寿心生警兆,「谁在外面?」

房门啪的被推开,玉奴推门而入,丁寿暗道自己还是经验不足,肏起来不管不顾,不会武功者到了门前也是不知。

「嫂嫂何时到此?」丁寿尴尬问道。

玉奴粉脸儿桃红,双颊带醉,娇喘道:「小郎,你这样再干下去,会出人命的。」

她含羞带怯的缓缓走到身前,呼吸急速,若大的胸膛大起大落,也使得一对乳房很有节奏也有规律的颤抖着,一双媚眼,硬是死盯着丁寿的胯下,怕有八九寸长吧,像天降神兵似的,勇不可挡。

玉奴紧张刺激的发抖,娇羞低唤着:「小郎,奴家来替她们。」

丁寿看着玉奴,罗裙羞处已湿了一块,为难道:「如此对不起三哥。」

「少提那没良心的贼汉子,如今搂着大家闺秀,哪还记得我这苦命人。」

不提江彬还好,说起来好似给玉奴一种鼓励,那丝娇羞也是不见,恨恨道:「他为了个官家小姐甩了老娘,老娘便先送他一定帽子戴。」

走向里屋床榻,自行把衣服解了,往床上一倒,以手托腮,玉手一招,「小郎,来啊。」

月仙本处於兵临绝境的时候,见玉奴出现,正是喜从天降,一推丁寿道:「机会难得,还拿捏什么?」

丁寿本非君子,正因无法发泄,感到进退两难,月仙这一推,让他也顾不得什么后果了,何况眼前玉奴肌肤细腻雪白,玉体凹凸有致,芳馥如兰,眩人眼目。

走至床前,玉奴整个人都欺到了丁寿怀里,一双白藕似的臂膀环住丁寿脖颈,吃吃笑道:「小郎莫不是对奴家不满意?」

「玉奴嫂嫂天生丽质,小弟求之不得。」丁寿拥住怀中滑腻如鱼的身子嘿嘿一笑。

随即便分开她白生生的一双嫩腿,重重地压在了她身上。玉奴娇喘得主动索吻,胯间的水沟津津的流着清泉,丁寿壮硕肉棒对着就是一顶,却是偏了,撞的两人私处皆是一阵疼痛。

「喔……小心点……」她的头部轻摇,发浪翻飞,这娇滴滴的叫声,使得丁寿不再孟浪。

他用阳根摩擦着穴口,慢慢的加重力度。

「咯咯……哎……小郎……进去……哎呦……让它……去……我受不了…

…不要再擦了……」

他握着玉杵,对准了她的温柔乡,臀部用力的往下一沉,让它顺势的叩关攻城,立即响起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啊……」

玉奴急摇着头,一双媚眼已翻起死鱼白,银牙咬得吱吱作响,同时娇叫不已:「好痛……哎呦……好痛……」

她这时感到,插进来的不是江彬那种肉棒,而是根烧红的铁棒,硬生生的插在里面,那股热,从花房深处散发到全身各处。热得难熬难受极了,但却也麻得好舒服,好受极了。

丁寿感到自己的巨棒插在这蜜穴内,被一层层肉圈紧包着,又暖又舒服,快乐的魂儿都飞上了天。可惜才插进三寸多,他不敢再强行插入,万一插破了这口锅,没法向江三交代。他只好轻轻的抽出,慢慢的插下,动作很慢,很慢,怕玉奴受不了。

「哎……哎……好人……好小郎……唔……就这样……我的好人……哎呦……轻一点……呀……我好痒……好麻,又好舒服好酸……」

丁寿知道对方已进入了状况。他加快了速度,同时臀部也加重了力,一抽一插之间,肉棒渐渐深入,直抵花心。

玉奴不停的颤抖,一双皓腕连同两条玉腿,像八爪鱼一般缠住丁寿的后臀,像要把他压入自己的娇躯中,与自己揉在一起似的。

她粉脸含春,媚眼含笑,双唇轻抖。那模样真的勾魂荡魄,更使丁寿发疯,他猛然抽出,狠狠的插下。

「哎呦……好人呀……你碰着我的花心了……咯……咯……好舒服,人家要……哎呦喂……要舒服死了……我的冤家……我的……」

「舒服……好舒服……美……真美……哎呦……你用力干……人家愿意…

…让你捣死……哎呦……美透顶了……」

她粉腿乱伸乱缩,香汗淋淋。她的媚眼儿已经眯成了一丝。她舒服的周身的骨骼,像是一根根在松散似的。

丁寿的肉棒好像在一座火炉中似的,又紧又暖,又舒服,快乐得他叫出了声。

「嫂嫂,你的小穴儿……真紧,好美……」

「呀……呀……我的好……好人……」那淫荡的叫声,刺激得丁寿野性大发,不再怜香惜玉,又何况他快乐得到了发狂发疯的地步了。他狠狠抽送,次次用上实力,她紧抱着丁寿,用着低低的鼻音,梦似的呻吟。

「哎……呦……我的好人……你要把人……死……人家……哎……呦……

唔……受不了……哎呦……人家要丢了……哎呦……人家真的受不了……要丢了?」

「好嫂嫂……嫂嫂……你等等……」

「哎呦……不能等了……喔……」她只知道拼命搂紧丁寿,阵阵快感的刺激,冲袭她的全身,好像在大火中燃烧一样,快要被烧成灰烬了。

她拼命的抬高臀部,使小穴与肉棒贴合得更紧密切,那样就会更舒服,更畅美,同时没命的摇动摆扭着肥臀。

「呀……呀……哎呦……」一阵阵兴奋的冲刺卷向她。她小腿乱踢着,娇躯不停的痉挛。只见她一阵抽搐,双手双脚垂落在床上,她已昏死过去,一动也不动的躺着,像个大字。

「嫂嫂……嫂嫂……」

她已气若游丝的呢喃。「好……小郎……心肝……真能干……」因太过舒服得晕死过去了。

丁寿又有股失去对手的失望,他正在兴奋头上,只要玉奴再坚持下去,一定可以两人同时泄的,可是她已丢了,人也晕过去了。他再抽送下去,只有唱独脚戏,那有多无聊。

蓦地回过头来,正看见月仙侧躺在桌上,微笑的看着他。

他翻身下地,来到桌边,把月仙搂住,玉杵朝着蜜穴,一下就挤压进去了。

这出其不意的袭击使得月仙才喔了一声,就被嘴唇堵在喉里。百十来抽后,便把她推上高峰。

「唔!唔!唔!」是从月仙鼻孔中发出来的声音。刚泄过一次后,原气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又遭受一次鞭挞!

「哎……喔……寿郎……你太强了……怕……怕以后会……会被你…肏死…好舒服……又舍不得你……」她竭意尽力的承欢。

顿饭光景,月仙又泄了两次,已经瘫痪在桌上,现在被丁寿大肆征伐,只能头儿左右乱动,秀发翻飞飘扬。她已气若游丝,魂儿飘飘,魄儿渺渺。

丁寿的肉棒已经青筋暴涨了。他拼命的抽送着,棍棍到底,刚强有力。

「寿郎……哎呦……奴要死了……呀……呀……太舒服……连奴家的命…

…呀……哎呦……命也给你了……」

「舒畅极了……又要丢了……不能忍了……呀……哎呦……」她又不由自主的挺起臀部,浅沟里淫水一阵接一阵的往外冒,滴滴答答的从桌沿淌下。

丁寿此时感到她小穴的肉圈,似乎慢慢的收紧,忽一阵颤动,顿感舒爽无比,他心知自己快了。

他拼命的冲刺着,月仙也浪浪的呻吟着。

「喔……呀……」

「呀……」

两人同登极乐,紧紧的抱在一起。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四章物是人已非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六章入职东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