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三章初会天幽帮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二章富贵逼人来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四章物是人已非

杜三魁正在后院品茶,他最近心情很好,执掌富贵赌坊以来,各地分号日进斗金,帮主对他日益信重,在帮中地位水涨船高,帮主此番闭关前还曾言出关后好好指点他一番功夫,届时在帮中地位定能水涨船高,想到高兴处不由哼起小曲来。

可好心情总是容易被人破坏,一名属下急报,「一张台子连开了九把小。」

「这么邪门,是钟四这小子又在钓鱼了吧。」杜三魁不以为意。

「那张台子是钟爷的。」下属咽了口唾沫道。

「我就说么,别大惊小怪的。」杜三魁不想随便坏心情,摇手让他退下。

可那小子偏偏不识时务。

「什么?输了五万多两了,钟四是干什么吃的,疯了不成。」

「那小子一百两的赌本,每次赢了都是连本一起压上,九把下来,就输了五万两,这还不算旁边跟风押注的人。」下属怯懦的应道。

此时的钟四满脸冷汗,看着眼前的青年,还是带着笑容,可这笑容竟像是九幽恶鬼,阴险恶毒。

「开啊,钟爷。」丁寿说道。

「对啊,开啊。」

「快点开,老子还要继续那。」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输不起了么。」周围跟宝的人纷纷起哄。

钟四手哆哆嗦嗦按在色盅上,无力揭开。

这时两排打手蜂拥而入,众人看形势不好闭了嘴巴,杜三魁排众而出,「诸位,今天本赌坊有事,提前关张,想发财的明天趁早,杜某这里赔罪了。」

坊内众人都低头灰溜溜的出去了,只有那军汉李琮还杵在那里,丁寿问道:「李兄,已赢了银子缘何不走啊?」

「你为何不走?」李琮拨楞着脑袋问道。

「恐怕人家不让我走啊,没准还得打一架。」丁寿笑道。

「那我就更不能走了,赢钱一起赢,架要一起打,有好处跟上,有麻烦拉稀,老李我干不出那没屁眼的事。」

话虽粗俗,却让丁寿感到一阵暖意,「好,有架一起打,你这朋友丁某交下了。」

杜三魁走近,「在下富贵赌坊当家杜三魁,请问朋友哪条道上的,亮个万儿。」

「无名小卒丁寿,不值一提。杜掌柜有何见教?」丁寿道。

「丁朋友来砸杜某的场子,不知受了何人指使?」杜三魁道。

「这话从何所起,赌场无父子,赢了开心,输了窝心,各凭本事,难道这富贵赌坊只能输不能赢么。」丁寿道。

「牙尖嘴利,待会儿不愁你不说实话。」杜三魁示意手下人上前。

「谁敢!」李琮抽刀在手。

对于这样的无品军汉,打手自不在意,一拥而上,李琮乃是沙场上打生打死出来的人物,手上功夫都是实用,绝无花哨,左劈右砍,已将几名打手放倒在地。

杜三魁眉头一蹙,伸手向李琮抓去,丁寿张开折扇一档,杜三魁反手欲拿丁寿手腕,丁寿不避不闪,小指微翘,杜三魁手再向前,宛如把自己脉门撞上去一般,只得回手撤步。

随手间便逼退自己,来人身手不凡啊,杜三魁凝视了丁寿一下,猱身而上,双手翻转擒拿,钩锁拿抓,尽向丁寿关节穴道招呼。

丁寿屹立不动,没拿扇子的一只手信手挥洒,将攻势随手破解,七八招一过,嗤笑一声,「原来杜掌柜出身少林旁支,怎地不吃斋念佛反倒开起赌坊来了。」

杜三魁心头骇然,他是少林旁支韦陀门弟子,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行当不给门派长脸,平日里甚少出手,即便今日也是将六合拳夹杂在猴拳之中,没想到不到十招就被人看破行藏,这小子必然师出名门。

自己全力抢攻,对手一只手就能应付,杜三魁自愧弗如,感觉便是帮中左总护法也未必能如此轻松胜过自己,今日可别场子找不回来,反在自家地盘栽了跟头。

念及此,杜三魁退出圈外,喝住手下,道:「公子好手段,恳请后院用茶,杜某愿交下您这位朋友。」

「恭敬不如从命。」丁寿拱手道。

随即带着李琮步入后院,杜三魁着人备下酒席,席间不住逢迎,套丁寿师门,怎奈丁寿自知师门关系甚大,莫说武林中人,就是朝廷方面也是一大麻烦,绝口不提,只是和李琮不住盘道,李琮平日里那有如此口福,酒到杯干,大快朵颐,直赞丁兄弟够朋友。

见套不出话来,杜三魁道:「丁兄有如此功夫何不在江湖中闯一番事业,敝帮上下求才若渴,丁兄可有兴趣加入敝帮?」

「不知贵帮何名?」丁寿好似有些兴趣。

「敝帮之名乃」天幽帮「,下设天地幽冥四堂,杜某忝为幽堂堂主。」杜三魁得意道。

丁寿记起野店曾听商六等人盘道的话来,「贵帮帮主莫不是司马潇?」

「正是,本帮帮主正是有」潇潇公子「之称的司马潇,原来公子也曾听闻。」

「天地藏幽冥,青衣满江湖。自是听闻,只是在下离家日久,亟需返家,待来日有缘,自当拜会司马帮主。」丁寿笑着推脱道。

「也好,帮主上月开始闭关,出关也要等些时日,待来日杜某再代为引见。」

杜三魁看今日收揽无望,也不在强求,权当结个善缘。

宴席结束后杜三魁将二人所赢银两换成银票交付二人,又另送上二千两作为丁寿回家程仪,出门丁寿便将那二千两交于李琮,道:「十赌九骗,兄长等人的心意是好的,可将这些银两交于袍襗,作为生意本钱,赌坊之地莫要再踏入了。」

李琮感激的很,赌咒发誓绝不入赌场,今后他们一班兄弟的命就是丁寿的,水里来火里去绝不皱眉头。

别过李琮,回到酒肆,美莲母女见他都惊喜不已,看她二人窘迫样子再瞧瞧守在一边的店家,想起自己走时忘了结账,这店家估计把这两人当成了吃白食的,不由好气好笑,甩手扔了五两元宝,带着二人寻处客栈住下。

屋外风声潇潇,月上柳梢。

室内春意浓浓,水乳交融。

客房内的丁寿大剌剌在床榻上坐下,打量着局促不安的母女道:「如今你们都是我的人了,总该知道怎么伺候主人吧。」

蕊儿怯生生的站在母亲身后,美莲闻言已知其意,虽说早就想到与人为奴要被主家沾手,可这样在女儿面前毕竟有些羞意,到底是曾经抛头露面开店的,稍一犹豫已经做了决断,眼前公子出手阔绰,若是能得看重,女儿也是有了一个好归宿,于是点头称是。

带着女儿走上前来为丁寿宽衣,解开腰带,昂然怒龙一下弹了出来,险些打在美莲脸上,旁边蕊儿捂住小嘴,好奇的看着这奇形怪状的东西,美莲也是心中讶异,公子年纪不大,物件却是不小,赛了自己丈夫两个都不止。

丁寿不管不顾,自修习天魔策来,欲望大增,不能强行压抑,一手按住美莲螓首向自己胯间凑来,一手揽过蕊儿亲吻,蕊儿娇羞闪避,美莲见状劝道:「蕊儿听话,难得公子心善,收留我们娘俩,要知恩图报。」

蕊儿闻言顺从起来,美莲俯下了身子张后将菇头含在口里,用力的吮吸起来,樱唇难以将菇头包裹住,只好不住的菇头的边缘处摩擦着。

毕竟良家女子,她的口技莫说瑞珠,连三娘都有不如,因为牙齿总是磨的菇头有点痛,丁寿一手掀开了她的粗布衣服,然后穿过肚兜伸到她的胸前,摸着那对丰满的乳房,手指在乳头上玩弄着。

她的皮肤摸起来虽不细嫩,也许时常劳作的原因却很是紧实,摸起来更是过瘾,丁寿开始还是轻轻的揉捏,但是后来随着下身快感增加却是用力的掐,但是她却一直忍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还是勤奋的吮吸着肉棒。

丁寿含着蕊儿香舌,手向下从裤腰伸入到美莲臀上,她抬了抬身体让丁寿摸起来更方便,丁寿手指在她的菊蕾上按了几下,然后又延着股沟摸到了她的蜜穴口,阴唇上还是干涩的,中指又往里插了一点,总算摸到了一丝潮湿,按在那一粒相思豆上,内劲透体,还含着肉棒的美莲鼻腔中发出「唔」的呻吟,身子抖了几抖,泄了身子,丁寿感到几根手指都被淋湿了。

蕊儿看到娘亲的样子身子都哆嗦起来,丁寿松开雀舌,解开她的粗布衣裳,露出少女的娇躯,胸前蓓蕾不大,不足一握,小腹紧实,皮肤光滑,阴部寸毛不生,腿间一条细缝,紧紧闭合,「多大了?」丁寿逗弄着两粒樱桃问道。

「十四。」蕊儿嘤嘤的道。

此时美莲好不容易将菇头都含在嘴里,两只玉手在棒身来回套动,见状吐出巨物道:「这丫头难得生的好皮囊,若有幸为公子生个一儿半女的,也是她的福分。」

丁寿闻言知其意,「果真如此,爷就给她个名分。」

美莲听了大喜,拉着蕊儿要跪下磕头,丁寿只是将肉棒挺到两人脸中间,美莲让出菇头,自己伸出舌头不断舔弄棒身,蕊儿更是不会,只是轻轻地用牙齿啮咬着紫红菇头,雀舌儿来回扫弄着。

丁寿舒服的要死,伸手将美莲拉起,脱掉她的布裤,伸手一推让她跪伏在床榻上,把玩了一会儿那毛茸茸的阴部,随即腰身一挺,直插最深处,美莲一声闷哼,头都被顶到了床尽头,还没来得及适应大家伙,便被一阵狂暴的抽插带到了九霄云外。

蕊儿站在床头捂住小嘴,看着公子骑在母亲身上不住挺动,母亲脸上露出的迷醉与满足从没见过,好像怕发出声音用牙齿紧紧咬着衾被,只剩下鼻腔中「嗯嗯」的声音,不一会又听到了「唧唧」水声,循声看去,公子那条粗壮肉棒在母亲穴内来回进出,带出不少汁水来,忽听母亲「噢」的一声长吟,瘫软了下去,公子抽出巨棒,正看着她。

丁寿刚刚初试天精魔道,美莲阴关便应声而破,些许阴元对他功力只是小补,但若不元阳回入,恐彻底伤了身子,眼见美莲不堪征伐,转身将蕊儿抱起,放在桌子上,顾不得她害羞,将肉棒抵在无毛嫩穴上,一阵研磨,轻轻地挺入,稍进一部分便受到了阻碍,处子蜜穴的挤压让丁寿舒爽难耐,大力一挺,「啊——」

蕊儿发出了一声惨叫,眼泪也跟着冲出了眼睛。

「没关系,一会就不疼了,还很舒服的。」 丁寿双手在蕊儿的阴部轻轻的抚摩着,肉棒慢慢的抽动,马眼内吐出丝丝真气刺激着蕊儿穴内深处,丁寿低头看拉出时候蕊儿阴道里鲜红的嫩肉都会向外翻出,血水跟着流出。

丁寿更加缓慢的抽动,丝丝天魔真气由马眼内渗出蕊儿被那股热气刺激的穴内阵阵骚痒,处女的羞涩一扫而光。

她在那里快速的晃动着自己的腰,屁股开始跟着挺动,她的阴道很紧,丁寿只觉肉棒里的血液进入时都会被她的嫩穴压迫的集中在根部,拉出的时候则聚集在菇头上,双手爱怜的抚摩着她的一对蓓蕾,加速抽动,感到穴内一阵抽搐时,运转天精魔道,蕊儿一阵哀鸣,处子元阴已被丁寿收入丹田,随后放开心神,大力抽送。

在蕊儿第三次高潮时,滚滚热精连同他精炼元阳射入蕊儿体内,射了几下后又用功锁住,转身将榻上美莲转过身来,挺入身体,将剩余热精射入她体内,弥补阴关被破的损伤,随后将蕊儿也抱了过来,左拥右抱,大被同眠。

看着两人娇羞的模样,丁寿心中暗道:自己是不是在腐朽的封建社会里堕落的太快了……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二章富贵逼人来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四章物是人已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