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章艺成出山

hui329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九章拜师学艺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一章偶遇贵人

相处日久,丁寿才知当年坠崖时,萧万彻虽抱住了朱允炆,未及一半就被朱允炆反制,夺了他的打狗棒,半空中连戳带点,消解力道,降到此洞高度时直接把叫花子做了肉盾,摔个骨断筋折,朱允炆倒是毫发无损,只是被围攻时内伤太重,还中了唐门剧毒,以至于经络受损,如今双腿已残。

当丁寿问他为何自己中的毒能够被逼出时,被老家伙用打狗棒敲了好几次,你以为唐门的观音泪是你那烂大街的砒霜么,当时内伤在身护住心脉已是不易,哪还顾得及双腿。

朱允炆言天魔策为万象武学总纲,故先从天魔策开始授业,天魔之道,近于天道,介乎魔道。魔以天道而为之,及不足也;天以魔道而行之,始无穷也。天道长衡,而魔道常更,故及不足,乃至无穷者。道归一,天魔生也。天魔心法共分六层,名为「六欲天」,练至最高境界可虚实结合,化云为雨,参天地之变化。

一晃已近三年,丁寿天魔武学筑基已成,随后的一个月朱允炆如同填鸭一样将各种心法秘籍强令丁寿死记硬背,丁寿苦不堪言,埋怨道:「师父,您这是着什么急?」

「着急去死,」朱允炆叹道,「天人五衰谁都躲不开这一关,为师寿元将尽,怕是没时间再教导你了。」

「师父,您……」丁寿语噎,虽说三年里被这喜怒无常的老疯子折磨够呛,毕竟在这洞里是相依为命。

「无须伤心,朱允炆为君无道,祸起萧墙,早该去向皇祖赔罪了,喔,还有郑和,有机会到地下再较高下,倒是你让人放心不下,时日不多,为师总得用这百年功力做些什么。」

「师父,你要传功给我么?」丁寿转悲为喜,百年功力啊,那不是拍谁谁死。

朱允炆弄清楚丁寿话里之意的时候,操起绿玉杖又是一顿暴打,「世上真有这样把内力转给别人的功夫,那谁还打熬筋骨,费力练武,直接等着师父咽气把功力一接不就行了,少林寺传承千年了,那帮秃驴一个个都是千年功力么,这是听谁胡说八道的。」

打够了消了气,朱允炆面色一改继续和颜悦色道:「天魔策内有载一移玉大法,由少林易筋洗髓二经衍变而出,不同者不是自修,而是对传承之人施法,打通奇经八脉,助其拓宽经脉,改善体质,今后再修炼内力可收常人数倍之功,任督二脉贯通内力源源不绝,但需施功者功力通玄,受功者福缘深厚,双方皆有大凶险,可敢与师父赌一把。」

只要不拿棒子打我,你现在让我跳下去都行,丁寿揉着肩膀点头。

朱允炆满意点头,「传功之说虽是虚妄,但确有盗人功力之法,传授你的天魔极乐功便是以采补之法夺人精元,这几十年来为师困居洞内,由天魔极乐中萌发奇想,杂糅道家房中术与密宗欢喜禅,新创心法名为天精魔道,甚有伐毛洗髓之奇效,看你这么听话,一并传与你吧。」

丁寿默默背诵天精魔道口诀,忽觉身上一软已倒在地上,耳畔隐隐听到朱允炆声音,「为师所余时间不多,这便实施移玉大法,若你能闯过这一关,石壁上留着一些话,你自己看吧。」

丁寿只觉得自己身上猛然发热,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如同扔进火炉,直要化为灰烬,忽而全身经脉如同针刺一般,一口鲜血喷出,晕了过去。

不知多久后,再醒来时只觉的神清气爽,丹田真气源源不绝,竟已将天魔真气突破至第三层须焰摩天之境,欣喜叫道:「师父,赌赢了」。

无人回应,转头看去,朱允炆已依在壁上,嘴角含笑,撒手而去。

丁寿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想起昏前话语,转头看向墙壁,果然刻了几行字,看完之后,稍作沉吟,将字迹全都刮掉。

又是数月过去,看着脚下云封雾锁,丁寿暗暗念叨死鬼师父在天之灵保祐,若不想一身武功就此失传,最好保祐自己这番不会摔成肉酱。

丁寿本意倒是真不想这么着急去搏一把,可目前自身功力有限,凌虚取物的本事比起朱允炆差的太远,整日里食不果腹,苟延残喘的,丁二爷可不想继续遭这活罪,是死是活拼了吧。

丁寿左手拿着油伞,右手持着让他三年挨了不知多少鞭笞的绿玉杖,一咬牙,将天魔无相心法运到极致,纵身跃下,空中将油伞撑起,减缓坠落之势,先用燕子门燕子飞身法,身似飞燕,翱翔滑落,势头将尽,绿玉杖一点崖壁,那竹杖大力之下弯曲欲折,借这一顿之机重新调息运气,借绿玉杖韧性反弹之势,变换武当梯云纵,机变轻灵的一个翻转再次下落,靠着奇经八脉畅通,丹田内力不断,无相心法杂糅万物,丁寿十余息内运用了七个门派十三种轻功身法,终是有惊无险的落到谷底。

暗自庆幸自己命大,丁寿扔掉油伞,犹豫了下,还是将绿玉杖藏到山间藤蔓之中,这竹杖虽好用,但过于碍眼,东西藏妥后丁寿扭转身形没入茫茫群山之中。

上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九章拜师学艺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一卷 初入江湖 第十一章偶遇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