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第二集 家国柱石 第七章、魂归蒿里

弄玉&龙琁
上一章: 第二集 家国柱石 第六章、黄泉路远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集 家国柱石 第八章、其血玄黄

马车在道旁停住。下车时,吕稚才发现自己身处深山之中,前面一条崎区狭窄的山路,车马无法通行。

自己所乘的已经不是宫车,而是一辆用来长途行驶的篷车,外观灰扑扑毫不起眼。同行的还有两辆篷车,几名姬妾、侍奴已经下车,在道旁等候。她们都穿着白衣,连头上的绢花饰物也换了素白的颜色。

一名背着铁弓的大汉立在道旁,旁边放了一堆麻衣和孝布,扬声道:「程头儿!」

「王孟到了吗?」

「老吴已经接到人了。他们没进城,直接赶往墓地,这会儿应该快到了。」

「你送的人呢?」

「送过去了。」敖润道:「山里风大,我让人张了个帷帐,好挡挡风。这会儿冯大法在守着。」

程宗扬点了点头,接过一件麻衣披在衣服外,将一条白布勒在额上,当先往前走去。一众侍奴各自披麻戴孝,连吕稚也不例外。

山路越走越窄,最后只剩下萋萋荒草。吕稚神情有些恍惚,眼前的一切像是做梦一样,昔日的锦衣玉食宛如梦幻一场,自己冒着刺骨的寒风,在荒凉的山野中跋涉,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走出数里之后,地上脚印渐多,渐渐又踏出一条弯曲的小径。

远方一处山坳,生长着高大的白杨,树叶已经凋零,苍白的树干拔地而起,笔直伸向天空,仿佛无数已经死去却不肯倒伏的巨人。

再往前走,哀声渐起。等踏进林中,吕稚才看到里面汇聚了数千人。他们白衣孝带,面带戚容。最前面一条大汉,犹如一头病虎卧在软榻上,旁边跪着一名白衣妇人。

程宗扬快步上前,「剧大侠。」

剧孟叹了口气,「没想到啊,老郭比我还早走了一步……」

「赶了这么远的路,也不休息一下,就来给郭大侠送行。」

「哪里等得了?」剧孟沙哑着嗓子说道:「我走路不便,只好在这儿先等着了。」

「外面风冷,剧大侠不如到帐内歇会儿。」

剧孟身后是一处素布围成的帷帐,他摇了摇头,「不了。」

吕稚混杂在一众侍奴中间,无意中与那名白衣妇人对视一眼,两人都吃了一惊,随即慌忙避开目光。

吕稚心头跳了几下,赵王谋逆,收入北寺狱,不久赵王后在狱中瘐死,江充等人特意查勘过,并未找到尸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看她的举止姿态,似乎成了那个独目大汉的侍婢。却不知她有没有认出自己来。

林中传来低沉的埙声,声音幽怨苍凉,如泣如诉。一条长长的队伍从林间走来,最前面是一口素棺,让程宗扬吃惊的是,最前面两名抬棺人,一个是卢景,另一个竟然是斯四哥。

程宗扬虽然满心疑窦,但这会儿不是询问的时候。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斯明信向他点了点头,使他心下略宽。

看到棺侧已经留好位置,程宗扬赶紧上前接过木杠,抬在肩上。

抬棺的人并不多,程宗扬对面是程郑,后面是两名洛都商贾,田荣与边宁,最后两人有些面生,想来是郭解生前的好友。

棺木之后,长长的送葬队伍一眼看不到头。为了避免洛都生乱,郭解之死并没有刻意宣扬,但郭解的侠名久已深入人心,受其恩惠的更是难以计数。听闻死讯,无论识与不识,都前来为郭大侠送行。

来自五陵的游侠儿,市井间的少年,洛都城中的商贾,本地帮会的好汉,郭解生前的追随者王孟等人,吴三桂、冯源、敖润、以及匡仲玉等星月湖大营的一众兄弟……都在其中。甚至还有霍家、金家的子弟和几位诸侯的门客使者。

郭解的幼子穿着小小的孝服,外披麻衣,手里拿着一支哭丧棒,被延香抱在怀中,为亡父送行。延香脸色苍白,显然途中奔波吃了不少苦。郭靖的小脸却是红扑扑的,没有沾染风寒。

伴随着沉郁的埙声,送葬者唱起挽歌,「蒿里谁家地,聚敛魂魄无贤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今乃不得少踟蹰……」

一人唱罢,四野皆合,用这首为布衣平民送葬的挽歌,召唤死者魂归蒿里。

没有人放声痛哭,只有慷慨的悲歌和低低的饮泣声。数千人的悲恸声合在一处,犹如一条长河,在林间低沉哀婉地回荡着。

卢景收起平日的嬉戏之态,他抬棺而行,亦步亦歌,「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众人应合道:「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嶕峣……」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却是赵墨轩,他同样披麻戴孝,长吟道:「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众人齐声道:「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无奈何……」

山林间寒风四起,寒风的呼啸声,呜咽的埙声,悲恸的哀歌声,众人的泣涕声,马匹的嘶鸣声……连成一片,如同天地同悲。

剧孟独目泛红,他拽出一柄尖刀,手掌在锋刃上一搪,挥手将鲜血洒进面前已经挖好的墓穴,沙哑着嗓子道:「老郭,一路走好!」

当棺木落定,哭声蓦然一响,数千人同时大放悲声,哀啕声如同决堤的潮水在林中奔涌。

看着眼前数千白衣同声一哭的景象,连置身事外的吕稚也心旌摇动。她忽然想到,此时还有一场送葬,送的是曾经的天子,王国的君主。单论人数,也许为天子送葬的更多,但其中真正为天子恸哭的,只怕及不上一名布衣的万一。

从剧孟开始,所有送葬者,都往墓穴洒下一把泥土。坟茔越来越高,直到堆成一座小丘。游侠少年们更是纷纷割臂放血,洒在坟上。

延香抱着郭靖,将哭丧棒插在坟前,伏地叩拜。随后剧孟被侍奴扶着,撑起身体,在坟前重重磕了三个头,接着是卢景和斯明信。

轮到程宗扬,他致哀行礼之后,起身拉住郭靖的小手,「叫声义父。」

郭靖口齿不清地说道:「父父……」

程宗扬举起他的小手,面朝前来吊祭的宾客,朗声道:「这是郭大侠的幼子郭靖!程某在郭大侠坟前立誓,从今日开始,他就是我的义子!也是舞阳侯的继承人!此间诸位贤达侠士,都是见证!」

此言一出,送葬众人无不动容。一来没人想到真有一位诸侯弃天子于不顾,专程前来为一名布衣送葬。二来将侯爵之位赠予郭靖,又明言是义子,不需要易姓改宗。这份大礼确实厚重。

事实上,程宗扬的舞阳侯远不是送葬队伍中身份最尊贵的一位。

剧孟身后那处帷帐被人掀开,冯源领着阮香凝从帐内出来。吕稚一眼看去,不禁大吃一惊,阮香凝手上竟然还牵着一个孩童!

吕稚几乎以为自己眼睛花了,她往周围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内侍的身影。

她心下暗自惊诧,谁能想到,竟然有人敢私带天子出宫,来的又是这种鱼龙混杂之地,胆子实在太大了。

程宗扬走到定陶王面前,蹲下身理了理他身上的麻衣,温言道:「这位郭大侠是你的救命恩人,也是为你而死,你来拜拜吧。」

定陶王听话地跪在坟前,俯首叩拜。

等定陶王爬起来,程宗扬牵过郭靖,把他们的手放在一起,「你们以后要做好朋友。」

定陶王好奇地看着郭靖,他父母双亡,又没有兄弟姊妹,还是头一次结识同龄的朋友。郭靖年纪尚小,还有些懵懵懂懂,不过看到一个与自己年龄相近的玩伴,也很开心。

延香和阮香凝把两个孩子送回帷帐,程宗扬回身道:「你们也来跪拜吧。」

小紫上前跪下,认真磕了三个头。然后是阮香琳和一众奴婢。

吕稚身处其中,也不得不随众人一道,向一个草莽布衣的坟墓叩拜。地上寒气如冰,她除了一条外面披了麻衣的熊皮大氅,里面便空无一物,腿膝都冻得发抖。

一介平民,死后不仅数千人送葬,甚至还有一位太后,一位天子和一位诸侯前来跪拜。而自己的弟弟,身为大司马,生前富贵至极,死后却无人问津。吕稚心下悲凉,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淌落下来。

夕阳西下,夜幕将至,众人在林中生起篝火,结伴守夜。

班超在宫里值守,秦桧前来为郭解送行。等诸人拜祭完,他过来道:「董卓的坟就在附近。」

相比于郭解墓前浩浩荡荡的人群,董卓坟前冷清了许多。前来送葬的只有贾文和与赵充国两人。不过董卓墓侧多了几座坟丘,葬的是死在战乱之中的凉州将士。

贾文和伤重难起,全靠赵充国一人挖好坟坑,安葬众人。严寒天气,赵充国只穿了一条白布短褂,挥着镢头,汗下如雨。

垒好坟茔,赵充国丢下镢头,搬来一坛酒放在坟前,「老董啊,这点酒留给你喝。你脑袋没啦,喝的时候对淮些,别弄洒了。」

「你常用的双戟,我放在你手边了。遇到难缠的小鬼,别含糊,直接干它娘的。还有啊,你旁边的邻居是郭大侠。你兄弟多,别欺负他。」

赵充国红着眼睛擤了把鼻涕,「以前的事情,都算啦。你要想得开呢,提着酒过去认认门。改天等我去了,咱们三个一起喝一杯……」

贾文和将一面招魂幡插在董卓坟前,然后唱起挽歌,为旧日的主公送行。

「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程宗扬立在坟前,只觉天地悠悠,一片苍凉。生前斗得你死我活,死后同归黄土。希望他们地下有灵,能相逢一笑,泯却恩仇。

夜幕低垂,宫殿内点着几支制作精巧的蜡烛,异香扑鼻。

斯明信拿着一柄牛耳尖刀,从烤好的羊腿上切下肥瘦合适的一片,在调好的酱汁中一蘸,送入口中。他吃的并不快,每次下刀,必定是厚薄一致,大小相同的一块,那条羊腿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消失,不多时就只剩下一条被剔得光溜溜的羊腿骨。

「四哥,你说那些兽蛮人都在秘境里面?」

斯明信嘴巴吃个不停,但他的腹语术一点不耽误说话,「还有你那位属下,也在里头。」

「老兽?」青面兽被自己打发去联络洛都的兽蛮人,结果一去就杳无音信,程宗扬这会儿才知道,他竟然是在秘境中。

斯明信拿出那只银白色的摄影机,熟练地按了几下,一只光球浮现出来。

青面兽那张可怖的大脸出现在光球内,他满腔悲愤地控诉道:「相公!吾被骗了!没有!一只羊都没有!羊皮都没有!羊毛都没有!都没有!」

程宗扬一手扶额,好不容易才听完老兽声泪俱下的控诉。原来战乱之前,有人去联络他们,声称可以把这些被解雇的兽蛮仆役,全都送往一个流淌着羊和羊肉的美妙仙境。

于是数百名兽蛮人被组织起来,昏头昏脑地待了几天,最后被送到一个连羊毛都没有的鬼地方,干起了苦力。

「是吕巨君?」从青面兽颠三倒四的控诉中,程宗扬猜出主使者的身份。

斯明信点点头。

吕巨君与程宗扬想到一处去了,都想把那些兽蛮仆役收为己用。显然吕巨君技高一筹,或者说程宗扬派去的使者太不靠谱,非但没能把人拉来,自己还被骗走了。

吕巨君暗中邀请兽蛮武士助战,那些兽蛮仆役只是后备。秘境开启时,吕巨君已经自焚身亡,被他邀来助战的兽蛮人失去控制,全部涌入秘境,这些兽蛮仆役也随之进入。

光球中的兽蛮人正在奋力挖掘,挖出的泥土堆得像小山一样,几条深沟纵横交错,一直延伸到画面之外。

「他们在干嘛?要把秘境挖穿?」

卢景道:「兽蛮人传说,吞食六朝君王的尸体,能够获取强大的力量。你觉得,六朝最强大君王的会是哪个?」

程宗扬怔了半晌,「我干!他们这是淮备把武皇帝给挖出来吃了?不会吧?

武皇帝死的时候,朱大爷还是个小屁孩,这都多少年了?骨头渣子都没了吧。」

「据说天子入葬,着金缕玉衣,可使尸身不腐。保不齐还新鲜着呢。」

鬼扯,金缕玉衣自己又不是没见过,确实是好东西,几千年过去,挖出来还跟新的一样,问题是金缕玉衣跟新的一样,里面的王侯本尊就只剩下一小撮灰渣渣,别说吃了,就是冲茶喝都嫌少。不过话又说回来,六朝有些玄妙显然与自己以前知道的不同,比如用来盛放赤阳朱果的玉匣,简直跟保鲜冰箱有一拼。说不定真能尸身不腐呢?

「不对啊,他们要是挖坟的话,为什么要挖这么多条?」

斯明信道:「方向挖错了。」

程宗扬无语半晌,「错了四次?」

这帮兽蛮糙汉的方向感也太差了吧?东南西北一通胡挖,简直是鬼打墙。

斯明信吃下最后一块羊肉,「蔡公子也在。」

「谁?」

「蔡公子。」一向沉默寡言的斯明信都补了一句,「打扮很骚包那个。」

程宗扬双手扶额,半晌才道:「四哥,你的意思是——蔡爷现在是跟这些兽蛮人混在一起?」

蔡爷这左右逢源的本事,活脱脱一条变色龙啊。

「他怎么做到的?」

斯明信摇了摇头,不过表示看到那些兽蛮人对他十分信重,言听计从。

难道那些深坑,是他领着那帮大脑被肌肉充斥的兽蛮人胡挖的结果?他怎么就不被人打死呢?

「你们怎么遇到的?」

「我跟着兽蛮武士找到它们的巢穴,先遇到蔡公子,后来又找到殇侯和赵皇后。」斯明信道:「赵皇后昏迷不醒,我便带她们先出来了。」

敖润守在寝宫前头,眼睛睁得跟铜铃一样。这也难怪,殿内住的除了天子,还有延香和郭靖,老敖自告奋勇要来站岗,谁劝都不行。远远看到程宗扬过来,他故意把胸膛挺得老高,还一个劲儿的打眼色,意思是赶明儿让他在延香面前提一句,免得白瞎了自己这番辛苦。

老敖泡钮这么卖力,程宗扬也无语了,只能给他一个白眼,表示鄙视。

披香殿戒备森严,单超、徐璜、唐衡等人全都在殿外守着,他们裹着厚厚的裘衣,在寒风中苦熬,谁都不敢散去。

见程宗扬过来,众人都没有寒喧的心情,眼里只有浓浓的担忧。

徐璜迎上来,「程大行……」

「放心,人只要回来就没事。」

程宗扬悄然入内,只见殿内烛光调得极暗,蛇夫人与尹馥兰一左一右守在榻旁。赵飞燕睡在香软如云的锦衾间,长发瀑布一样散开,精致的玉容仿佛白玉雕成,苍白得毫无血色。

皇后殿下顺利从秘境脱身,本来是一件普天同庆的喜事。然而此时,却没有人能感到轻松。赵飞燕涉水过溪时,被不明毒物咬中,性命垂危。幸好遇到朱老头,替她解了毒,可惜赵飞燕中毒太久,体内接近一半的鲜血都被毒素沾染,不得不大量放血,才把毒素清除乾净。

大量失血之下,赵飞燕陷入昏迷,是不是还有其他后遗症,眼下不敢确定。

运气不好的话,缺血导致大脑机能受损,成为植物人也不是不可能。

「殇侯设法暂时护住她的心脉,但最多只能维系十二个时辰。这会儿还剩六个时辰,如果天亮之前还不能醒来,只怕……」蛇夫人跪下来,「奴婢无能,求主子责罚。」

程宗扬也觉得头大,普通人通常失血三分之一就会危及生命。换成赵充国那种血牛,少上一半血,八成还能挺过来。可赵飞燕身轻如燕,突然间大量失血,后果可想而知。不说后遗症,单是失血的份量,昏睡半年都不一定能补过来。

朱老头疗毒的本领不用怀疑,剩下的就是怎么补血了。对此程宗扬路上已经有了主意,说来赵飞燕运气真不错,眼下正好有一味神药,只要赵飞燕还有一口气,自己就能把她救回来。虽然拿来补血有点浪费,可眼下也顾不得了。

「卓奴,你去西邸找剧大侠,把赤阳圣果取来,说我有急用。」

卓云君答应一声,起身前往西邸。

小紫道:「程头儿,你好舍得啊。」

「救命要紧。赵皇后要是出事,咱们这趟生意就全砸了。」

程宗扬倒是想得很开,赤阳圣果虽然难得,可比起赵飞燕的生死,也不算什么了。

前后不过一刻多钟,卓云君便即返回,可她带回的却是一个坏消息。王孟前往舞都报丧,剧孟和延香闻讯便即动身,因为急于赶路,众人都没有携带行李,剧孟也将赤阳圣果交给哈米蚩保管。即使哈米蚩随后动身,也要明天午时才能赶到,中间隔着几个时辰,实在太危险了。

看着昏迷不醒的赵飞燕,程宗扬终于拍板,「把义姁叫来。」

义姁来到寝宫,殿内已经挤满了人,一眼看去莺莺燕燕,花枝招展,全是那位程少主的侍姬。看到太后也混迹其中,义姁目露讶色,随即收敛心神,目不斜视地往殿内走去。

殿内放着一只红泥火炉,炉上放着一壶烧酒。此时炉火正旺,壶中酒液煮得滚沸,不停冒着气泡。那位程少主光着上身坐在火炉旁,两名侍奴正拿着热腾腾的手巾,给他擦拭身体。看到他裆里高高鼓起的一团,义姁暗暗啐了一口,不动声色地施了一礼。

「我记得你们光明观堂有空心针?」程宗扬不由分说地命令道:「拿来我用用。」

义姁打开木箱,取出一根金针。那根金针长如人指,是用金页卷成,尖锐的顶端斜开了一个小口,后部则粗了许多,毕竟是手工所制,多少有些粗糙。

「能不能延长?」

义姁拿出几支精心打磨过的竹管。

程宗扬接过来看了一下,然后全都丢到酒中。

义姁眼角跳了跳。

程宗扬道:「消毒啊,光明观堂没教过吗?」

「大笨瓜,」小紫道:「你真要这么做?」

「总不能看着她死吧?」

「也许死不了呢?」

「就算不死,醒不过来怎么办?小天子还没登基,皇后就成了植物人——这事传出去,咱们全都得杀头。」

「我们可以把她做成尸姬啊,保证能说会动,谁都看不出破绽。」

程宗扬差点被口水呛住,「打住!这么缺德的鬼主意你也能想得出来?」

「那你也不能用自己的血啊。」小紫手指划了一圈,「这么多侍奴呢。我们可以放兰奴的血啊。」

「得了吧,她们验过血吗?知道是什么血型吗?」程宗扬道:「幸好我是O型血,万能输血者。」

程宗扬扭头道:「淮备好了吗?」

「好了。」卓云君拿来一只精巧的铜壶。

这是宫里用来计时的滴漏,圆形的壶身,下方有一个小小的出水口。此时铜壶已经被滚酒煮过,内外都抹拭得乾乾净净。

按照程宗扬的吩咐,义姁亲自动手,将竹管卡进铜壶的出水口处,然后一节一节接起来,最下方是那根中空的金针。

「看到这里了吗?」程宗扬指点道:「这里是静脉,一会儿你把针头刺到静脉里面。记住,手一定要稳!」

赵飞燕手臂纤柔娇弱,失血的皮肤白得仿佛透明,几乎看不清血管的位置。

义姁犹豫片刻,「要不,我先试一下?」

「兰奴。」小紫唤道。

尹馥兰只好上来伸出手臂,被义姁拿来试手。一连几针,扎得尹馥兰美目含泪,总算找淮了静脉的位置。

万事俱备,只等放血。程宗扬让人抬来几张高桌,垒到一人高度,然后纵身跃上。将铜壶放在手边,亮出手腕。

小紫仰首道:「你非要坐那么高吗?」

「这个高度正好能靠液体的压力,让血流进去,不至于回血。」程宗扬挥了挥珊瑚匕首,「你们都让开,我要放血了!」

眼前这一幕也许是六朝第一例输血手术,众人都不由屏住呼吸。

刀光寒光一闪,程宗扬手腕顿时鲜血迸涌。

殷红的血液流入铜壶,然后顺着竹管流入中空的金针。片刻后,一滴鲜血从针尖淌出,像朵梅花般印在赵飞燕臂弯。

义姁一手托着赵飞燕的手臂,一手拿着金针,轻轻一刺,针尖刺进洁白的皮肤,正入静脉,带着体温的鲜血一点一滴流入乾涸的血管。

上一章: 第二集 家国柱石 第六章、黄泉路远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集 家国柱石 第八章、其血玄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