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五十九、黄蓉郭芙(下)

wolui
上一章: 五十八、黄蓉郭芙(中)返回目录下一章: 六十、 大宋皇子

【重生赵志敬】(五十九 黄蓉郭芙下)

重生赵志敬五十九 黄蓉郭芙下作者:wolui2016年1月8日一条小河在林地里蜿蜒而过,清澈见底,底下是各色的鹅卵石,河畔两岸都是垂柳,枝条拂水,在晨风中轻轻摇曳。

郭靖哗啦一声从河面钻出来,抹了抹脸上的水珠,睁开眼睛。

清晨的阳光有点晃眼,他揉了揉眼睛,望向旁边高处的山丘。

只见身穿鹅黄色衣裙的黄蓉正在高处笑意盈盈的托着香腮,看着自己。

朝晖轻轻洒落在这绝色美人的冰肌玉肤上,似乎让她染上了一抹金黄,更是美艳不可方物,彷如女神降临世间一般。

郭靖笑着对黄蓉挥了挥手。

距离赵志敬“淫毒发作”那件事已经过去三天了。

赵志敬醒来后居然对那时的事毫无记忆,似乎根本不记得自己对黄蓉与郭芙做过的事。其他人自然也不会把这事说出来,居然就这样过去了。

郭靖亲眼看见心爱的蓉儿被破处,心中沉痛,但生性仁厚的他又觉得这是为了救人一命,实在不能苛责。所以也只得强忍心痛,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反过来安慰黄蓉。

但毕竟出了这样的事,郭靖黄蓉彼此都有点不知怎么样去面对对方,郭靖只好找藉口说要练习游泳,整天泡在水里面,减少与黄蓉的独处。

“靖哥哥,你游得越来越好啦。”

黄蓉那黄莺般的声音从高处传来,郭靖憨厚的笑了笑,又继续练习,扑通一声扎进水里潜泳。

山丘上的黄蓉双手撑在一块石头上,只露出上半身让郭靖看见。

她俏脸酡红,轻声的道:“靖哥哥又进去水里面了,你……你来嘛……”

身后传来一把男子的声音:“黄姑娘,我们这样……这样……唉……怎么对得住郭少侠?”

黄蓉上半身衣物完好,但下半身竟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挂,一双美腿叉开,而赵志敬则上身穿着道袍,但下面却扯下了裤子,站在黄蓉身后,粗壮的阳根正深深的插在这绝色佳丽的小穴里头。

他们居然就在郭靖的眼皮底下肏屄!

黄蓉轻轻的啊了一声,身子一颤,显然是被鸡巴顶到了痒处,她娇喘吁吁的道:“我……啊……我不管了……蓉儿……蓉儿已经是你的人了……啊啊……啊……好……好深……呜……啊……”

经过在郭靖眼前被破处的那一幕后,反而是让黄蓉真正下定了决心。

这个世界便是个只有十天的虚幻之境,既然如此,自己便要抛下顾忌,尽一切可能的赢得赌赛的胜利。

而要让十天后这年轻的道士选择自己,那么就必须要把这家伙完完全全的诱惑过来。

“靖哥哥,对不起……虽然现在出现在蓉儿眼前的是年轻时候的你,但蓉儿却不能把他当作是你。”

只是就算是这么自我开解,但黄蓉看见那张与自己丈夫年轻时一模一样的面孔,心中却是依然愧疚无比。

郭靖在河溪里练习游泳,拍打溪水发出扑通扑通的水声,却是把山丘上那啪啪啪的肉体交合声音遮掩住。

赵志敬叹道:“黄姑娘,我们……”

话还没说完,便被黄蓉截断:“我们都这样了……你……啊啊……你还喊得这么生分?”

“蓉儿,唉……我们这样……我们……唉……全真教教规严禁嫁娶,但贫道却这样……又如何向你与郭姑娘交待?况且,啊……好……好紧,况且我已经答应了芙儿要想法子娶她为妻,这……唉……这该如何是好……”

说罢,竟像是愧疚得不能自已,连肏屄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黄蓉听见赵志敬喊她蓉儿,只觉得一阵恶寒,但也只得违心的柔声道:“只要你心里面有蓉儿,那么就算是……就算是让人家做小的,蓉儿也愿意的……”

这就是黄蓉的策略了,郭芙就算明知这是个幻境,但也绝对说不出甘愿做小的话语来。

而黄蓉则是一切为了十天后的最后胜利,可以抛开一切,什么都可以说,什么都可以做。

只听见赵志敬感动的道:“蓉儿你真好……啊……啊……你下面……啊……好像会吸一样……啊……”

娇嫩紧窄的肉壁收缩着,紧紧的包裹着男人粗大的阳根,大量的淫水不断从两人交合处滴下。

黄蓉虽然是演戏,但敏感的身体却在这根熟悉的大鸡巴操弄下被干得十分舒服,那一阵阵的快感持续涌来,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她心中暗道:“这混蛋……虽然没什么技巧……但……但那话儿却和现实中那般……又粗又硬……顶……顶得人受不了……哎呀……糟糕……难道我的身子真的习惯了这种快感了……怎么……啊……怎么会这么舒服……啊啊……”

此时,郭靖的声音从下面传来:“蓉儿,我现在已经可以游到对岸了。”

黄蓉却是刚好重重的被干了一下,大龟头顶到花心,浑身都爽得直发抖,不禁啊了一声,勉强控制着情绪,颤声道:“好厉害……哈……啊……好厉害……”

郭靖道:“有什么厉害的,都是你教得好罢了。对了,蓉儿你今天不下水了?”

黄蓉面红耳赤,星眸半闭,轻轻摇了摇头,咬着嘴唇不发一语。

好一会,她才用慵懒的语调道:“靖哥哥,你便再游一次来回,让蓉儿看看呗。”

郭靖傻笑两声,便又扑通一声扎进水里,继续游了起来。

看见郭靖开始游泳,赵志敬便又继续干了起来,他用略带惶恐的语气问道:“蓉儿,我……我可以摸一下你的奶子么?”

黄蓉心中呸一声,暗道:“狗改不了吃屎,这妖道纵然是年轻时候,一有机会便还是露出了好色淫邪的真面目!”

还未等她答复,男人的大手便已经从衣服下摆偷偷潜了进去,掠过那没有丝毫赘肉的平坦小腹,抚摸上了那对秀挺的玉乳。

“啊……蓉儿……你……你的奶好挺……又嫩又滑……摸上去好弹手……”

黄蓉一惊,紧张的望了望下面埋头游泳的郭靖一眼,悄声道:“你……你这样摸……会被靖哥哥察觉到的。”

赵志敬连忙松手,脸上露出愧疚之色,低头道:“没错,贫道……贫道不能再对不起郭少侠……”

黄蓉一听,连忙按住赵志敬双手,让他覆盖着自己的奶子,轻声道:“人家……人家又不是不愿意……只是……只是想你给点时间蓉儿……”

“但是……你之前还是郭少侠的爱侣……贫道这样横刀夺爱实在是说不过去……况且……唔……”

却是话还没说完,便被黄蓉踮起脚尖,回过头来吻住了嘴唇。

如果这时候郭靖抬头一看,便能看见最心爱的女人正一边按着奸夫的手摸着自己奶子,一边热情的主动献吻,与奸夫口舌交缠。

其实,就算是在现实之中黄蓉被赵志敬操了无数次,但接吻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提黄蓉主动献吻了。但在这虚幻之境里面,黄蓉心里面认定了这个世界只有十天,当作是一场梦,却是特别放得开,用尽了法子去诱惑男人。

她心中只剩下唯一的信念便是一定要赢得这场赌赛的胜利。

其实她心中依然有着疑惑,到底这一切是否那该死的妖道弄出来的鬼把戏?但是在这个幻境世界里似乎有着一股影响心灵的力量,让她不能继续顺着这个思路思考下去。

男人粗大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卷着她的丁香小舌不停吸吮,唇分,黄蓉美丽的大眼睛布满了水汽,红晕满面,用诱惑的声音道:“你……你继续动啊……蓉儿……蓉儿快要到了……”

说罢,她把身子趴下来,只留一个脑袋让郭靖看到,衣衫敞开,美丽的丰乳晃荡下来,翘起臀儿,让男人能干得更加舒服。

此时,郭靖从水中冒出头来,往上望去,发现黄蓉只露出一个脑袋,似乎坐在地上。

他大声道:“蓉儿,我想上来了。”

黄蓉此时正以女上男下的姿势与奸夫交合着,粗大的阳根从下往上不断顶进来,真是把她顶得魂飞魄散。

听见郭靖的喊叫,心中大惊,若此时郭靖上来,岂不是什么都看见了?

她强忍着呻吟的冲动,脸红红的望着郭靖,娇声道:“靖哥哥你先等等,蓉儿想再看你游一个来回。”

郭靖自然不会违逆黄蓉的想法,点点头,道:“好,我便再游一阵子。”说罢,便想潜进水里。

啊!

突然,黄蓉一声尖叫,郭靖连忙问道:“蓉儿,怎么啦?”

黄蓉浑身发抖,阴户不停的收缩,大量的淫水涌出,却是在这紧张的环境中被操上了高潮,忍不住淫叫出声。

“没事……啊……突然……突然看到了一条蛇……”

“蛇!?没咬到吧!?我,我上来看看!”

看见水里面的郭靖露出紧张焦急之色,黄蓉心中只觉得愧疚无比,只得不停的默念:这不是真的靖哥哥……不是真的……

只是,只是这和年轻郭靖一模一样的音容笑貌,她又如何能轻易放下?

但这种似乎在自己丈夫面前出轨的情形,却如同突破禁忌一样分外的刺激,让她的性高潮根本不能抑制。

好不容易,她才颤声道:“没……没事……那蛇……那蛇已经……已经钻到洞里了……”

郭靖松了口气,道:“那蓉儿你也别呆在那里了,免得那蛇又出来了。”

黄蓉红着脸,星眸迷离的点了点头,便低下头去,似乎是离开的样子。

郭靖不以为意,便继续游泳,他刚才可是答应了黄蓉要再游一个来回呢。

他越游越远,却不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根本没离开那个有“蛇”的地方……

赵志敬压在黄蓉那又香又软的身子上,粗壮的肉棒不断操弄,黄蓉一开始还咬牙忍耐,但随着郭靖游泳的声音渐渐远离,那销魂的呻吟声便也不再强忍。

在现实之中,她已经被妖道操了上百次,情欲早就被开发了出来,与原著中那个冰清玉洁的美妇完全不同。现在认定了此处是虚幻之境,心中的束缚与枷锁更少,身体分外敏感,高潮一波一波的不停袭来,完全控制不了。

此时,赵志敬喘着粗气的道:“啊,蓉儿……你……你的小穴好紧……啊……我……我忍不住了……要……要出来了……”

黄蓉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想让男人拔出去,但马上又醒悟到现在这个是只有十天的虚幻世界,便含羞带俏的腻声道:“你……你射进来……啊啊……射进……射进人家里面……啊啊……”

赵志敬用力的把鸡巴顶入最深处,感受着少女黄蓉嫩穴那异乎寻常的紧凑包裹,低吼一声,大量的精液便这样喷薄而出,直直的射入身下绝色少女的子宫之内。

黄蓉只觉得那热热的液体一波一波的喷进来,不禁一声尖叫,双腿下意识的盘在男人的腰间,臀儿往上抬起,让男人射得更加畅快。

在距离他们交合地点不远的一颗树下,郭芙的身形闪出,看着远处那对纠缠在一起的肉虫,真是双眼冒火。她踏出一步,但马上又缩回树荫里。

“可恶!好……好不要脸……淫妇!气死我了!”

在她心中,那曾经慈爱的母亲已经完全变成了抢自己男人的淫娃荡妇。

这位少女喃喃自语:“只是,只是怎么把赵道长抢回来呢?她现实中勾引赵道长这么久,一定更知道赵道长的喜好,我……我该怎么办呢?”

此时,下面那噗通噗通的水声渐渐响起,却是郭靖游回来了。

郭芙心中一动,暗暗咬了咬牙。

夜幕降临,郭靖与黄蓉燃起了篝火,烤起了野兔。

差不多吃完了,郭靖摸了摸后脑勺,笨嘴笨舌的道:“蓉儿,我收拾一下柴火,你先歇息吧。”

黄蓉看着郭靖年轻的面庞,这样的情景在她记忆里也曾出现过。

当时她与江南七怪争吵,负气而走,郭靖则追着上来。两人在这树林里呆了差不多十天,白天一起游泳,晚上就在树林里野餐、露宿。

虽然生活条件不好,但却是十分快乐的一段回忆。而十天后他们更是遇到了洪七公,改变了郭靖一生的命运。

想着想着,黄蓉心中一片柔软,靠过去郭靖那边,螓首枕着他的肩膀,轻声道:“靖哥哥,蓉儿……蓉儿与你在一起,很……很是欢喜……”

郭靖脸上顿时通红,感受着那香喷喷的少女躯体轻盈的靠在自己怀里,只觉得一阵迷醉。

黄蓉轻声道:“靖哥哥,抱着蓉儿,好么?”

郭靖浑身僵硬,颤抖着探出双手,轻轻的抱着怀中佳人,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丈夫温暖的怀抱让黄蓉一阵温馨,心中更是愧疚,自己,自己不但在现实里面出轨,在这虚幻世界里,更是在丈夫眼前让奸夫破处,深深的伤害眼前这个无条件爱护自己的好男人。

想到此处,黄蓉不禁涌起一种要补偿郭靖的念头。

“靖哥哥,你要了我吧。”

郭靖一惊,颤声道:“蓉儿……你……你说什么?”

黄蓉把头埋在郭靖怀里,轻声道:“蓉儿……蓉儿对不起你……身子……身子已经不干净了……”

郭靖连忙道:“蓉儿你别这样说!你只是为了救人……我……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黄蓉凄然的摇了摇头,抬起头,看着一脸焦急的郭靖,柔声道:“靖哥哥,你对我真好,可以无条件的爱护我,包容我……只是,我却伤害了你……做出了对不起你的事……我……”

“蓉儿!你……你别说了……我……我不许你这样说!”

黄蓉秀美的睫毛轻颤着,双膝一弯,突然跪倒在地上,抬起俏脸,柔声道:“靖哥哥,你知道吗,我就是你的妻子,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历经风波,但依然相守。”

郭靖有点语无伦次的道:“蓉儿……你……你快起来,你在说什么啊?”

黄蓉不理会郭靖,俏脸泛起如梦幻般的表情,轻声喃喃:“现实中蓉儿怕你思疑,不敢这样做……但是,现在便让蓉儿也替你做吧。”

说罢,她竟主动的解开郭靖的裤带,把他的裤子给扯了下来。

郭靖真是惊呆了,完全反应不过来,软垂的鸡巴就这样晃荡着。

现实中,黄蓉虽然与郭靖成亲多年,但行那敦伦之事都是乌灯黑火之际进行的,每次都是黄蓉在被子里含羞躺着,郭靖压上去捣鼓一番,多年来都是如此。到了年纪渐长,郭靖忙于襄阳防务,对那事儿更是淡泊了许多,连亲热的次数都很少,别提享受性爱了。

像这样近距离的观察丈夫的鸡巴,黄蓉还是第一次。

小小的肉虫软垂着,黄蓉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感觉:“怎么……怎么好像这么小?比那人小多了……”

想到此处,她猛然一惊,连忙摇摇头,把心中的想法挥去,暗骂:“黄蓉啊黄蓉,难道你真是个荡妇不成,怎么……怎么能这样想!”

黄蓉娇声道:“靖哥哥,蓉儿……蓉儿来伺候你……”

说罢,她熟练的用手握住鸡巴根部,张开小嘴,一下就把郭靖的鸡巴含了进去。

郭靖浑身一震,只觉得胯下阳物被心爱女孩湿润温暖的口腔包容着,只觉得无比的刺激,血液涌下去,一下子就硬挺了起来。

黄蓉被赵志敬调教过,口技已是十分出色。虽然她觉得自己用奸夫调教的口交技术去伺候自己丈夫,实在有点悲哀。但想着这个是只有十天的虚幻之境,便尽量让这个年轻的靖哥哥享受享受,以补偿自己心中的愧疚。

与赵志敬那根能把她口腔塞得满满的大鸡巴不同,郭靖的鸡巴便是完全吞进去,都还有空隙,让她含起来并不辛苦。

黄蓉暗道:“靖哥哥,在现实中人家替那淫道含了不知多少回,便是那混蛋的阳精都吞了许多……但怕你怀疑,却是一次都没有替你含过……对不起……”

想着,黄蓉心中的愧疚感更深重,只觉得自己一定要伺候好眼前的靖哥哥,才能稍稍弥补一些。

她嗯的一声,把鸡巴完全吞没,嘴唇紧紧的含着肉棒根部,香舌则灵活的扫动着,想着赵志敬的教导,使出了浑身解数。

她呜呜的叫了一声,轻轻的把鸡巴吐出,用手撸动着,抬起头,大眼睛眨巴着,羞红着脸,轻声问道:“靖哥哥,舒服吗?”

郭靖正想说话,突然,他身子一颤,鸡巴一抖,一股精液便喷射出来,直接射到了黄蓉脸上。

黄蓉哪里想到郭靖会这么快,完全反应不过来,啊的惊叫一声,便被精液射了一脸。

郭靖连忙慌慌张张的道:“蓉儿……对……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啊……对不起……”

黄蓉擦去脸上的精液,柔声道:“靖哥哥,没关系的。”

说罢,便又低下头去,再次把郭靖的鸡巴含进嘴里,柔和的吞吐起来。

“呜……呜……靖哥哥……蓉儿今晚便把身子给你……呜喔……喔……唔……”

黄蓉按照经验,赵志敬那淫道向来喜欢现在自己小嘴里面口爆一次,看着自己把精液吞下,然后再干小穴或后庭的。

只是,没想到吞吐了许久,郭靖那刚射精的小鸡巴还是半软不硬,根本没有挺立起来的迹象。

黄蓉不禁想到了现实之中,丈夫从来没有试过梅开二度,都是乌灯黑火的爬上自己身子,捣鼓一阵,射了之后便翻身睡觉。

难道,难道靖哥哥只射一次,便不行了?

黄蓉今晚是真的想和郭靖欢好,刚才替他吹箫时便心中期待,便是两腿之间的秘密花园都是有点湿润的,没想到郭靖居然只来一次就硬不起来了。

而且,而且才吹了几下,就这样一泄如注……

要知道替那妖道吹箫时,他若是不放松,便是黄蓉吹到小嘴都酸了也不会泄出来的。

黄蓉把郭靖的鸡巴吐出,柔声道:“靖哥哥,你今天整天在游泳,身子有点乏了,也不必在意。”

郭靖从黄蓉替他吹箫开始,一直觉得自己彷如梦中,此时只得愣愣的点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黄蓉轻叹一声,替郭靖穿好裤子,道:“靖哥哥,那你早点休息吧,蓉儿也准备去睡觉了。”

夜更深了,郭靖靠在一颗大树下,沉沉睡去。

“父……呃……郭……郭少侠,你醒醒!”

少女的声音响起,郭靖在朦胧中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是一张俏丽的瓜子脸蛋,赫然便是郭芙。

郭靖揉了揉眼睛,站起来,憨厚的问道:“郭姑娘,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郭芙咬了咬嘴唇,轻声问道:“郭少侠,呃……黄姑娘呢?”

郭靖清醒了几分,抬眼一看,却见本来应该是睡在不远处树下的黄蓉不见了踪影。

他摸了摸头,道:“奇怪,蓉儿本来是在那里睡觉的。”

说罢,他不禁四处张望,寻找黄蓉的行迹。

郭芙轻叹一声,纵然她也认定此处是个虚幻之境,但在自己爹爹面前告诉他娘亲偷汉子,也真是有点说不出口来。

犹豫了好一阵,她终于还是道:“你……你知道……她……她的事吗?”

郭靖不明所以的望着郭芙,显然是不明白这话的意思。

郭芙咬咬牙,提高声音道:“你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怀疑?她……她明明都已经赵道长那……那个了……”

郭靖心中一个咯噔,低声道:“那是为了救人……我……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郭芙急道:“那现在呢?现在也是为了救人!?你知道在你游泳的时候他们在干什么吗!?”

郭靖脸色一白,颤声道:“郭姑娘,你……你是什么意思?”

郭芙叹了一声,指了指一个方向,道:“他们……他们就在那里……”

话还没说完,郭靖就已经颤抖着往那个方向走过去了。

走了不到一里地,郭靖便隐约听到了女子的呻吟声。

“啊……啊……呜呃……啊……啊啊……这……这样……啊……”

是,是蓉儿的声音!

郭靖连忙走上几步,躲在一颗树后,前面刚好是一片比较开阔的空地。

衣衫散落一地,两条赤裸的肉虫纠缠在一起,正是赵志敬与黄蓉!

只见赵志敬躺在地上,而黄蓉则头尾调转的趴在他身上,摆出六九般的姿态。

女孩双腿分开,臀儿就在男人的面部上方,芳草萋萋的嫣红玉户完全展现在男人面前,任凭把玩。赵志敬双手齐动,一手用食指与中指按着阴户两侧,稍稍用力往两边掰开,让女孩的小阴唇与肉洞露出,另一手则掩着缝隙拨弄,不时还用拇指揉按着已经露出来的阴核。

黄蓉浑身泛红,让那琼脂白玉般的玲珑躯体染上了美丽的胭脂,无暇的俏脸正对着男人挺立的鸡巴,她的双手并拢着握住男人那粗长的性器,像是以此为支点支撑起身子那般。

赵志敬喘着粗气道:“蓉儿……你,你好多水……小洞洞里面都湿透了,好,好诱人……”

“别……别这么说……呜……羞……羞死人了……啊啊……手指……手指头进来了……啊……别……别这样挖……人家……人家受不了的……呜啊……啊……”

郭靖身子摇摇晃晃,只觉得天旋地转,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竟在别的男人面前展露出如此性感风骚的样子,张开大腿任由别人玩弄,几乎让他吐出血来。

郭芙跟在郭靖身后,看见年轻的父亲这般模样,心中也是一阵心痛,为自己父亲不值:“爹爹对娘亲一心一意,娘却如此待他……不行!我一定要赢得这场赌局的胜利,绝不能让赵郎选择娘亲!哼,此番带着爹爹撞破了他们的奸情,那剩余的日子里面,只要我多下点功夫,一定能把赵郎的心牢牢套住。”

想到此处,郭芙正要跳出来大声喝骂,就在这时候,却听见赵志敬叹道:“蓉儿……我们,我们还是别这样了。”

郭靖与郭芙同时一愣,便又伏下身子,听听赵志敬说什么。

黄蓉呻吟着道:“你……你到了这个时候,还说这些话……啊……啊……你……你……啊……”边说,一边温柔的撸动着男人的大肉棒,不时还亲吻一下龟头。

赵志敬似乎顿了顿,又道:“我……我刚才看见你和郭少侠那个,你心里面,其实还是喜欢郭少侠吧?”

黄蓉与一旁偷听的郭靖同时一惊,刚才的事让他看见了?

黄蓉心念急转,暗道:“糟糕,竟让他看见刚才自己替靖哥哥吹箫了……若是让他心存芥蒂,那么这场赌局我肯定输!”

她可不知道郭靖就在旁边偷看,连忙道:“对不起,赵……赵郎……人家,人家是因为感激郭靖以前一直照顾,所以,所以才想在最后给他一点慰藉……”情急之下,黄蓉居然连赵郎都说出来了。

赵志敬心中偷笑,但表面却露出颓然之色,叹道:“其实赵某何德何能,能让蓉儿这般天仙般的绝色佳人垂青?想来,郭少侠才是你的良配。”

黄蓉更急了,也顾不上其他了,冲口而出道:“赵郎,只有你才能满足蓉儿!郭靖他……他不行的!”

赵志敬露出意外之色,不解的问道:“蓉儿,你……你是什么意思……”

黄蓉此时也是豁出去了,心中默念:靖哥哥,对不起。

口中却道:“他……他那东西又小又短,蓉儿,蓉儿才吸了几下,便射了出来,然后就硬不起来了……人家一点都不满足……”

赵志敬诧异的道:“你……你是说男子胯下的阳物?”

黄蓉坐起身子,主动跨坐到赵志敬腰上,用手握住鸡巴,分开双腿,对准方向,缓缓坐下去,腻声道:“是的,便是这根宝贝。只有,只有赵郎的大鸡巴,才能满足蓉儿。”

赵志敬露出舒服的表情,喘着气道:“虽然觉得对不起郭少侠,但,但听见蓉儿说这些话,我却格外的兴奋。”

黄蓉啊的一声淫叫,却是已经把那大龟头纳入阴门,感受着男人粗大肉棒撑开肉洞的饱满,又故意用淫荡的语气道:“赵郎的棒棒好粗,比郭靖的大多了……啊……进来了……好……好厉害……啊啊……啊……”

“哈……蓉儿……蓉儿你的肉洞好紧……又温暖又多水……好爽……啊……”

“嘻嘻,赵郎,你喜欢蓉儿的身子么?”

“喜欢,太……太喜欢了……啊……你下面的小嘴会吸人的……啊……舒服……”

“那……那你是喜欢蓉儿……还是喜欢郭姑娘?”

“我……我不知道……我……”

此时,赵志敬的鸡巴已经全部插进黄蓉的小穴里面了,两人一个用力往上挺腰,一个则淫荡的摇着屁股,交合处阴毛纠缠,淫水横流,不停的发出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音,淫靡无比。

黄蓉只觉得男人的大鸡巴每一次的撞到最深处,让她觉得无比刺激,快感一波波的涌来,简直连魂儿都要丢了。

她暗道:“这个年轻的赵志敬虽然不像现实中的那么无耻下流,但,但干女人的功夫却还是那么厉害。”

赵志敬望着黄蓉那随着身子起伏而不停上下晃动的玉乳,似乎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啊……蓉儿……我……我想吸一下你的奶子……可以么?”

黄蓉暗道:“终究是和现实不同,如果是现实中的那个妖道,哪里会这样问?”

她心念一转,便向下俯下身子,把那嫣红挺立的小巧奶头凑到赵志敬面前,吃吃笑着问道:“赵郎,你先告诉蓉儿,是操人家舒服,还是操郭姑娘舒服?”

赵志敬红着眼,一口就咬住黄蓉那挺翘的奶头,含糊不清的道:“操……操你舒服……咻……咻……”

偷看的郭芙只觉得腾地一下火起,再也忍耐不住,一下子跳出去,对着这对奸夫淫妇大声喝道:“呸!你们在干什么!”

黄蓉大惊,连忙用双手撑着赵志敬胸膛,撑起身子,转头一看。

只见不远处是满面怒容的女儿郭芙,而再后面的树旁,则是满脸绝望之色的丈夫郭靖!

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刚才,刚才自己说的话,都让靖哥哥听到了!?

郭靖面色青白,喃喃的道:“蓉儿,你……你刚才说的话,都是……都是真的?”

黄蓉只觉得呼吸一阵不畅,无穷的愧疚涌上心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此时,赵志敬轻声道:“蓉儿,你……你先起来,我们……我们向郭少侠道歉吧。”

黄蓉顿时一个激灵,暗道:“此处乃是虚幻之境,若是,若是我此时示弱,那这场赌局就肯定输了!既然,既然眼前这年轻的靖哥哥不过是虚幻之人,那,那我绝不可以心软!反而,反而要趁此机会,把赵志敬牢牢握在掌握之中!”

想到此处,黄蓉竟重新扭着臀儿,肉洞吞吐着赵志敬的鸡巴,轻声道:“靖哥哥,对不起了……人家……人家已经喜欢上赵郎了。”

话刚说完,黄蓉只觉得心中如同裂开般剧痛,几乎喘不过气来。

郭靖噔噔噔的连退几步,无力的摇着头,不敢置信的道:“蓉儿……你,你是骗我的么?”

黄蓉闭上眼睛,生怕眼泪会留下来,一边交合着,一边娇喘着道:“赵郎……赵郎那话儿又粗又长……而且,而且连续干许多次都毫无问题……靖哥哥,你……你走吧,蓉儿……蓉儿以后就跟着赵郎了……”

郭靖颤声道:“难道……难道你以前说过那些话,还有,还有我们一起同生共死的那些事,你……你都忘记了?”

黄蓉心中剧痛,但身体挨操时的刺激却似乎格外强烈,就像是突破禁忌般有一种倒错的快感。

她呻吟着道:“不……不记得了……人家现在……现在只要有赵郎的大肉棒就足够了……靖哥哥……你……你快走吧……呜……蓉儿……蓉儿快丢了……啊啊……”

赵志敬转头望着郭靖与郭芙,脸上露出惶急之色,语无伦次的道:“抱歉……啊……郭少侠,芙儿……啊……蓉儿,你,你别扭得那么快,我……我要射了……啊啊……”

黄蓉大声淫叫道:“呜……啊……呜……啊啊……高潮了……啊啊……射……射进来……啊啊……全部……全部射进人家小穴里面……啊啊……在……在靖哥哥面前……呜……不行了……到了……啊啊……到啦……丢了……呜呜……啊呃……啊啊啊……”

只听见赵志敬低吼一声,双手猛的抓着黄蓉那只盈一握的纤腰,腰部用力往上顶,粗壮的肉棒插进最深处,龟头抵着少女的子宫口处,猛烈的喷射。

“啊啊……出来了……呜……啊呜……蓉儿……蓉儿好舒服……热热的东西喷进来了……啊啊啊……”

赵志敬鸡巴每一次抽搐喷射,都让黄蓉那柔软的身子泛起一阵甜美的颤抖,这狂猛的射精直接便让黄蓉冲上了顶峰,爽得连翻白眼,几乎要爽晕过去。

郭芙真是看得眼眶欲裂,不断的咬牙切齿道:“无耻!贱人!淫妇!可恶!”

郭靖则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垂下头,眼泪夺眶而出。

好一阵,黄蓉才从那让人疯狂的性高潮中恢复了一些,察觉到郭靖的样子,心中一酸,但马上忍住情绪,用淡淡的声音道:“靖哥哥,你走吧,蓉儿……蓉儿以后就跟着赵郎了。”

说罢,她缓缓的抬起臀儿,让射完精后半软的肉棒从小穴里退出,顿时,一大波白浊的精液便从她花房里涌出,沿着雪白的大腿根部淌下。

郭靖张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眼睁睁的看着奸夫的阳精从自己最心爱女子的花房里不断流下,只觉得生无可恋,恨不得就此死去。

突然,他大叫一声,跳起来,猛的回头狂奔出去,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黄蓉大惊,便想抢上追回郭靖,但马上想到若自己这样一追,之前的一切只怕前功尽弃,却是强忍住了冲动。

郭芙气得浑身发抖,指着黄蓉,颤声道:“娘……呃……贱人,你……你竟这样待他,你,你怎么能这样!?”

黄蓉只觉得女儿的话语如同利刃般插入心窝,想起刚才郭靖那悲痛欲绝的样子,身子晃了晃,好不容易深吸一口气,平稳了一下情绪,偏过头去不去看郭芙,低声道:“你……你什么都不明白!”

郭芙气得跳脚,望向赵志敬,大声道:“赵郎,你究竟是喜欢我,还是喜欢她!?”

赵志敬心中笑疯了,但表面上却露出羞愧之色,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

黄蓉此时把身子挨着他,柔声道:“反正蓉儿什么都不管,就只想留在赵郎的身旁。”

赵志敬露出感动之色,连忙用手搂着这位俏佳人,轻声抚慰。

郭芙没想到自己带着爹爹来捉奸,最后竟会变成这般模样,不禁涌起了危机感:“糟糕,这般下去,几天之后这场赌局我输定了,要,要想法子才行。”

但郭芙不是黄蓉,素来没有急智,此时又哪里能想出什么办法来?

她把心一横,窸窸窣窣的几下把衣服脱光,露出雪白曼妙的裸体,挨到赵志敬另一侧,抱着男人另一边的胳膊,大声道:“赵郎,你是我的!”

说罢,便拉着赵志敬一只手,按在自己乳房上,略带羞意的道:“人家,人家的奶可比她更大一些。”

由于现实的黄蓉乃是十六岁的少女版,看上去倒是十八岁左右的郭芙奶更大一点。

看见女儿脱光衣服与自己争夺男人的爱宠,黄蓉只觉得心中涌起一阵悲凉,但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只能用尽一切办法夺取这场赌局的胜利。

此时,赵志敬心中响起明空的声音:“爹爹,这个幻境只怕维持不了十天了,最多还有两三天就会结束,幸好你的目的也基本达到了,嘻嘻。”

赵志敬心道:“嘿嘿,两三天也可以了。”

明空切了一声,道:“若非人家糊弄了黄蓉的思维,早就让她给识破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赵志敬暗笑道:“那真是有劳了,你快现身出来,让爹爹再操你几回,好好感激你。”

接下来的几天,赵志敬、黄蓉、郭芙三人便在树林里过起了如野人般的生活,两个女人想法设法的诱惑赵志敬,衣服是脱了又穿,穿了又脱,到最后索性不穿了。

接着,明空又化身少女郭襄出现,说自己身子已经给了赵志敬,所以要让他负责。

黄蓉与郭芙此时已经是竞争到了白热化阶段,都不愿让赵志敬不快,对多加入一个女人根本毫不在意。

虽然,当黄蓉知道了郭明空的小名就叫襄儿的时候,不禁联想起了自己的小女儿,暗暗心寒。但到了现在,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人有重名。况且现时中的郭襄不过是刚出生不久的女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像眼前这个十多岁的少女那样。

“蓉儿、芙儿、襄儿,你们三个并排趴着。”

随着赵志敬一声吩咐,黄蓉母女三人便像听话的小母狗般,并排趴在地上,翘起臀儿,把湿淋淋的花房展露在妖道的面前。

赵志敬露出犹豫之色,撸动了一下硬邦邦的肉棒,喃喃的道:“呃……我先干哪个好呢?”

三女一听,经过这几天淫靡生活后她们早已抛开了羞耻之心,竟是纷纷摇起屁股来。

黄蓉趴在中间,她伸出玉手,探到自己胯下,用手指掰开阴户,露出迷人的肉洞,腻声道:“赵郎,给,给人家……蓉儿想要……”

明明是在女儿面前说出这样不知羞耻的下流话,但她居然毫无障碍的一下说出来了。

旁边的郭芙与郭襄都摇头反对,纷纷央求鸡巴先插进去她们那里。

赵志敬故意打趣道:“蓉儿,你还想念你的靖哥哥么?”

黄蓉娇嗔道:“蓉儿……蓉儿已经跟他断了啊,你还说这样的话……”

赵志敬点点头,喃喃的道:“蓉儿跟他断了,熔断……哦……是蓉断,怪不得郭靖这么惨……”

赵志敬哈哈一笑,朗声道:“操你妈的熔断……”说罢,腰部一挺,阳根便插进了黄蓉的小穴里头,同时双手探出,按在郭芙与郭襄的小穴处,两根手指插进小穴快速抠挖。

顿时,这母女三人便同时在男人的攻势下呻吟起来。

突然,黄蓉与郭芙觉得一阵没来由的头晕,然后周围的景象如同玻璃被敲碎那般,一格一格的剥落,变成了漩涡般,被黑暗所吞没。

四人便像是悬浮在一个黑暗的空间中交合。

一把如同神灵般宏大的声音在所有人耳里响起:“游戏结束,赵志敬已经做出了选择。”

郭芙一愣,道:“不是,不是还没到十天么?”

黄蓉则一语不发,静静的等待着结果。

那把声音继续道:“赵志敬的选择是……郭明空!”

黄蓉与郭芙都呆住了,异口同声的道:“怎么可能!?”

声音又道:“那么,在平行空间中,这个年轻的赵志敬将会还俗与郭明空成亲,不再干涉你们的现实世界。”

顿了顿,又道:“黄蓉,郭芙,你们都输了!”

接着,周围的景象一阵扭曲,变成了在一间颇为豪华的大房里面,赫然是龙虎山全真下院的高级厢房。

黄蓉恢复成了身材火辣的美妇,此时正与女儿郭芙一起趴在床上,一丝不挂。

而恢复成中年淫魔的赵志敬,则跪在她们身后,鸡巴还插在黄蓉的体内。

郭芙尖叫一声,连忙爬开,惊魂未定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黄蓉也想走开,但柳腰被赵志敬按着,正像母狗般被从后操弄,哪里动弹得了?

赵志敬用力一挺腰,鸡巴顶入黄蓉体内最深处,感受着这名器的包裹与紧致,舒爽的吸了口气,道:“蓉儿,你的小穴真是极品。”

说罢看了一眼双手抱胸,掩着乳房,不知所措的郭芙,笑道:“芙儿,怎么啦?”

郭芙张口结舌的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赵志敬奇道:“怎么啦,几天前你不是过来找我,说要让我离开你娘,还把清白的身子给了本座。”

郭芙只觉得一阵错乱,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

黄蓉死死的咬着牙,暂时忍着体内汹涌的快感,不呻吟出声,回过头,盯着赵志敬,颤声道:“这些,这些都是你的把戏?”

赵志敬一边操着这位中原第一美人,一边不解的问道:“你们怎么啦?前几天我明明都答应了芙儿,让你回到郭靖身边,但你却死活不肯,反过来缠着本座,要本座放你女儿离开。弄得本座都不知该怎么办。后来你们母女一起找来,呃,还一起上了本座的床。”

郭芙倒是相信赵志敬,暗道:“莫非,莫非是因为在幻境里面我和娘亲都输了,所以出现了这样的结果?”

想到此处,她望着赵志敬,嗫嚅着道:“赵掌教,我……你……我……我们是不是已经……已经那个了?”

赵志敬一边操黄蓉一边点头道:“如果你是说交合的话,确实不错,你们母女都与本座同床共寝好几天了。”

郭芙咬牙道:“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我爹爹……我爹爹他是江湖上最有名的大侠,而你也是武林正道的魁首,若是此事传出去了,那会怎么样?”

赵志敬道:“但你娘却是已经离不开本座了。”

说罢,他传音入密对黄蓉道:“郭夫人,郭大侠可是快可以康复了。只是,若此事前功尽弃,不但恢复不了,只怕更有生命之危呢?”

黄蓉心中一凛,反驳的话顿时说不出口。

赵志敬哈哈一笑,又用力的狠干几下,顿时把胯下美妇干得呻吟出声。

“啊……啊……不要……不要这样用力……呜……呜啊……别……别在芙儿面前……啊……这样干……这样干……我……啊啊……我受不住……啊啊……不行……啊……”

郭芙看见黄蓉根本不反驳,还被干得淫叫连连,加上回忆起幻境中的种种,顿时相信了十分。

女孩陷入恋爱时,都会智商下降,会把心上人的一切都美化。郭芙本来智商就没多少,现在更是负数。心中认定了所有的错都是自己娘亲。

赵志敬望着郭芙,柔声道:“这样吧,既然芙儿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不如就下嫁给本座。有了这层关系,那也可以替郭夫人掩饰一二,不会轻易让郭大侠察觉。”

黄蓉顿时反驳道:“不行!怎么……啊……怎么可以这样……呜……呃啊……芙儿……你不能……啊……不能答应他……”

黄蓉不说话还好,一说却是让女儿想歪了,这大小姐指着娘亲颤声道:“事到如今,你……你还要阻挡我?你……你想独占么!”

黄蓉正要解释,赵志敬却哈哈一笑,双手扯着她的那粉藕般的手臂,维持着交合状态,把她整个身子扯起来,变成了上半身悬空。

啪啪啪,男人强有力的冲击,这美妇那硕大雪腻的大奶便划出一道道乳波肉浪,上下颠簸,美不胜收。

郭芙吞了一口唾液,她长大后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看见自己娘亲的乳房,那又大又挺的浑圆雪球真是让她自惭形秽。

“明明……明明在幻境里都还没我大的,但,但现实中竟这么厉害……”

黄蓉也察觉到女儿的视线聚焦在自己的大奶上,真是又羞又气,连声道:“芙儿……呜……别……别看……啊……啊啊……轻……轻一点……啊……别……别看啊……啊……”

郭芙现在虽然已经认定了自己娘亲是个出轨的淫妇,但心底里却还是有点怕她的,闻言便转过头去,不敢再看。

赵志敬却笑道:“芙儿,你怕什么,本座替你撑腰。来,你过来,好好惩罚一下你那出轨的娘亲。”

郭芙一听,顿时回过神来,对啊,现在错的又不是自己,自己凭什么还怕她。

于是,她便爬过来,半跪在床上,居高临下的望着黄蓉。

郭芙继承了黄蓉的容貌与身材,也是极美,此时一丝不挂的半跪着挺立娇躯,双手垂下,那雪白挺翘的乳房以及两腿间那萋萋的黑色绒毛都是一览无遗,看得正在操弄她娘亲的妖道赏心悦目。

“嘿嘿,这丫头脑瓜不怎么灵光,但容貌身材却是无可挑剔,怪不得原著中武大武二两个家伙为了她不惜性命相博。”

想到此处,妖道贱笑一声,用力的操弄干得黄蓉说不出话来,然后用蛊惑的声音道:“芙儿,来吧,惩罚一下你这不守妇道的娘亲。”

郭芙便如着魔了一般,抿着嘴唇,盯着母亲那对不断跳动着的硕乳,突然哼了一声,然后用力一巴掌打在黄蓉乳房的嫩肉上。

啪,清脆的响声。

黄蓉只觉得奶子被打得火辣辣的,羞怒交杂的望着女儿,喝道:“芙儿你!你干什么!?”

郭芙却不做声,咬牙切齿的左右开弓,啪啪啪啪的对着黄蓉两边奶子连打了好几下。

可怜的黄蓉双手都被赵志敬抓着,根本无从反抗,竟是被打得乳头处渗出白色的乳液来。

郭芙目中怒意更甚,用手指掐着黄蓉早已勃起的奶头,喝道:“你……你怎么对得起爹爹!?”

黄蓉惊叫一声,连忙道:“放……放手……啊……别……别掐……芙儿你……你误会了……这些事全部是因为……啊啊……别……别掐……”

话音未完,只见两道乳白色的液体从她乳头喷出,划出一道抛物线,只洒在郭芙的乳房上。

两母女那赤裸的身子上都沾上了白色的乳汁,显得格外的淫靡。

郭芙鄙夷的道:“你不必再说了,在那个幻境里面,你是怎么对爹爹的?明明爹爹就在眼前,你……你还干出这种事情,简直……简直就是无耻!”

女儿那无耻两个字如同重锤般砸在黄蓉心房上,把她那本来如明镜般剔透的心灵敲得粉碎。

赵志敬的传音入密适时响起:“蓉儿,舒服么?我操得你舒不舒服?”

蓉儿?黄蓉迷糊之中听到这句称呼,“难道,难道我还在幻境之中?”

赵志敬那循循善诱的声音传来:“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重要么?你现在的感觉怎么样?舒不舒服?”

黄蓉用迷离的语气道:“舒服,啊……好舒服……啊啊……”

“哦,那是为什么会舒服呢?是因为我的关系么?”

此时,在幻境中那段荒淫无耻,用尽法子诱惑男人,随时随地肏屄的经历涌上脑海,黄蓉只觉得自己与幻境中那个自己合二为一,再也分不清彼此,她如同在幻境时那般淫叫道:“是……是赵郎……啊啊……是赵郎的鸡巴……操得蓉儿好舒服……啊啊……顶……顶到最里面了……呜啊……啊……好舒服……”

郭芙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像是发现了真相般的道:“娘……这就是……这就是真正的你么……”

黄蓉从错乱中恢复了一些,看着用鄙视目光看着自己的女儿,不禁痛苦的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啊啊……不……不要……啊……”

郭芙怒气冲冲的大声道:“你!你闭嘴!”

说罢,又伸出手去,抓住黄蓉的奶子肆意揉捏。

黄蓉本来已经是在高潮边缘了,被女儿这样一抓,只觉得一阵电击般的感觉从乳头传来,涌遍全身,顿时啊的一声尖叫,再度冲上了绝顶高潮。

赵志敬哈哈一笑,鸡巴在黄蓉的骚屄里呆了一阵,感受着这美妇高潮时小穴那强有力的收缩,然后便把依旧硬挺的宝贝抽出来,一把将郭芙推倒在床上,分开她修长的双腿,然后便狞笑一声提枪上马,压着郭大小姐便插了进去。

郭芙啊的一声,眉头轻皱,轻呼道:“啊……痛……痛痛……好……好胀……”

双手推着男人的胸膛,但哪里能推得开?

很快,就被咿咿呀呀的操弄起来。

黄蓉从高潮中平伏,看见女儿大腿张开,被妖道压着肏屄,只觉得悲从中来,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忍辱负重,不惜放弃尊严,就是为了丈夫和女儿。但女儿不但不理解,还对自己口出恶语,把自己这当母亲的视为仇寇,这真是让她伤心欲绝。

此时,赵志敬的传音响起:“来,你这个当娘的也别闲着,过来替本座助兴。”

黄蓉杏目一瞪,正要怒斥,但传音接着道:“你们一家三口都在龙虎山,身家性命就捏在本座手上……嘿嘿,都说郭夫人是中原武林最聪明的女人,应该会识时务吧?”

黄蓉心中一寒,顿时呆坐不动。

“况且,你都被本座干了这么多遍,刚才在女儿面前都爽得喷奶,还用顾及那点可怜的尊严么?”

黄蓉身子晃了晃,听着渐渐呻吟出声,主动抱着赵志敬的女儿,不禁长叹一声。

“嘿嘿,你就把现在当作还在幻境里面便好了嘛。”

黄蓉呆坐半响,终于是颤抖着身子爬过去,捧起丰满的大奶,从后贴上赵志敬的后背……

夜深,房间里的灯火摇曳着,把床上三条肉虫的影子映在墙上。三道人影渐渐的靠近,最后紧紧的贴在一起,伴随着母女两人那如泣似诉的呻吟,在暧昧的空间中回荡。

又过了几天,在赵志敬的治疗下,郭靖的腿脚渐渐恢复了许多,虽然还不能剧烈奔跑,但已经能独立缓缓的行走,不需旁人搀扶了。

但是眼睛却并没有好转的迹象,依然看不到任何东西。

此时,这位襄阳城的郭大侠正坐在圆桌旁的园凳上,脸上极为惊诧。

刚才,赵志敬居然提出要娶他的女儿郭芙为妻,实在让郭靖觉得不可思议。

他喃喃的道:“只是,芙儿的年纪与赵掌教未免差得有点……”

郭芙的声音响起:“爹爹,女儿……嗯……嗯啊……与赵掌教是真心相爱……啊……望爹爹允许。”

黄蓉的声音响起:“靖哥哥,芙儿她……啊……她自从在宋蒙边境被赵掌教所救……救……啊……救喜欢上了……”

郭靖沉吟了一下,道:“赵掌教英雄了得,义薄云天,倒是良配。只是小女,小女平素疏于管教,刁蛮任性,只怕……”

赵志敬道:“郭大侠言重了,令嫒性子坦率,正是江湖儿女的特质。况且芙儿她天生丽质,青春美丽,倒是本座高攀了。”

郭靖没了主意,不禁向妻子问道:“蓉儿,你觉得怎么样?”

黄蓉啊的一声,然后颤声道:“好……啊……好吧……”

郭靖有点奇怪黄蓉的反应,但在赵志敬面前也不便追问,便思量了一会,道:“既然芙儿自己喜欢,我这个当爹爹的自不会阻挠。况且赵掌教对我有救命之恩,只盼你以后能好好的待芙儿那便好了。”

赵志敬郑重的道:“你请放心,这贫道自该做到。”

郭靖又道:“我们各交各的,依然以平辈论交吧,不然就十分奇怪了。”

此时,只听见房间中响起啪的一声,十分清脆。

郭靖奇道:“怎么啦?”

赵志敬笑道:“没事,打了只蚊子。”

郭靖哦了一声,也不疑有他。

这位大侠却不知道,就在他眼皮底下,他的妻子与女儿都是一丝不挂,并排的趴在圆桌边上,翘起屁股。

而赵志敬这妖道则是挺着鸡巴,轮流在两母女的小穴抽插。刚才深深插进郭芙小穴最深处,舒服无比,顺手在黄蓉的屁股上啪的打了一下,却道是打蚊子。

郭靖叹了口气,道:“可惜为父的眼睛看不见了,不能看见芙儿你穿嫁衣的模样。”

赵志敬笑着安慰道:“郭大侠不必担忧,只要不断治疗,你的眼疾终会恢复过来。到时便是再次弯弓射雕,也未尝不可。”

边说,他加快了抽插速度,把郭芙干得神魂颠倒,鸡巴一抖,竟是直接深深插入郭芙小穴,就此内射。

郭芙浑身一颤,哆嗦着道:“啊……射……射了……射给芙儿……啊……”

郭靖一愣,问道:“芙儿,你说什么?”

黄蓉马上笑道:“靖哥哥,芙儿让你恢复后要射箭给她看呢。”

郭靖顿时哈哈一笑,露出开怀之色。

赵志敬嘴角勾起笑意,射到一半的鸡巴猛的抽出,胯部一摆,便插进旁边的黄蓉体内,在这美妇的闷哼声中,把剩余的精液全部射入。

然后笑道:“要看的话也必须公平,郭夫人到时候也要一起看。”

黄蓉只觉得一波一波的热流在小穴里迸发,直接射在子宫壁内,真是烫得她浑身发抖,只得颤声道:“那……当然……我……我也一起……啊……人家……人家也很喜欢……”

此时,突然听见敲门声,然后双儿的声音响起:“老爷,朝廷派来了使者,说是要让你去接旨。”

赵志敬愣了一下,提高声音道:“双儿与小昭么?进来再说。”

房门推开,两个俏生生的小丫头走进房内,正是双儿与小昭这两个丫鬟。

赵志敬皱眉问道:“朝廷来的人?怎么回事?”

边说,边把射完精的鸡巴从黄蓉的骚屄里抽出来,晃荡在空气中。

双儿与小昭看到郭靖蒙着眼坐在椅子上,而黄蓉与郭芙两母女却浑身赤裸趴在桌子上,下体一片狼藉,流着男人精液,都是脸蛋微红。

但她们跟了赵志敬有一段时间了,都知道这个主人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倒是见怪不怪。

小昭脆生生的回答:“山下的弟子送上来的帖子,说是朝廷的人已经到了山下,此时正在上山的路上。”

黄蓉与双儿和小昭都是熟人了,前段时间挺着肚皮被囚禁在龙虎山上天天挨操,事后许多时候都是这两个丫头帮忙照料的。

此时虽然尴尬,但倒也颇为习惯。

她撑起身子,光着屁股坐在园凳上,双手环抱掩着大奶,轻声道:“只怕,只怕是赵掌教诛杀铁木真一事,朝廷反应过来了。”

赵志敬点头道:“郭夫人不愧是女诸葛,料想该是如此,便看宋廷如何嘉奖吧,本座倒也不在乎那些虚名。”说罢,向双儿与小昭招了招手,然后指了指胯下。

双儿与小昭对望一眼,便悄然走过来,跪在妖道胯下,一左一右的把俏脸凑过去,伸出小香舌,如同小猫舔牛奶般簌簌的舔弄着男人半软的肉棒,替赵志敬做清理工作。

郭靖根本不知道房中的淫乱景象,反倒是振奋的道:“若是朝廷重视此事,让赵掌教面圣。那到时赵掌教你痛陈厉害,让皇上把握这蒙古内乱的千载难逢的机会,趁机北伐,定能成就伟业。”

赵志敬摸着双儿与小昭的脑袋,答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何况本座身为武林盟主,更是责无旁贷。”

此时,那根操完黄蓉母女的大鸡巴已经被两个小丫头舔得干干净净,赵志敬便在几个女人伺候下穿好道袍,肃容向正殿走去。

朝廷的使者也到了。

上一章: 五十八、黄蓉郭芙(中)返回目录下一章: 六十、 大宋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