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二十一 英雄大会

wolui
上一章: 二十、意外奖品返回目录下一章: 二十二 武林盟主

重生赵志敬作者:wolui2014年10月29日发表于:SIS***********************************

本章无色。

***********************************

二十一 英雄大会大胜关陆家庄英雄大会,正值群雄推选大伙儿抵抗异族的领导者时,竟撞入了一群人,领头的赵姓公子还笑着说要争一争这武林盟主之位。

这十几人群雄基本上都不怎么认得,顿时便鼓噪起来,什么「不自量力」,什么「捣乱大会」之类的叫骂不断响起。

这赵公子自然便是女扮男装的赵敏了。她身后的一群人,可是整个域外武林的核心力量,包括鸠摩智、金轮法王、玄冥二老、阿大阿二阿三几个金刚门的弟子等等,至于在《神雕侠侣》原著中有重要戏份的霍都与达尔巴,此刻虽然还在,但却只是金轮法王的跟班,上不了台面了。

郭靖、黄蓉以及一些高手都是面色凝重,他们都看出了这赵公子身后的一群人竟都是难得的高手,特别是那个大红僧袍,身形高瘦,脑门微陷如同碟子一般的藏僧以及那个黄色僧袍,布衣芒鞋,脸上神采飞扬似有宝光流动的番僧,这两人所展现出来的气场之强,就连郭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赵敏微笑着对郭靖道:「赵某幼时便听父辈说过郭大侠乃蒙古金刀驸马,武功军略都是当世顶尖,今日一见,果然是气度不凡,让人敬仰。」

此刻大家正在讨论对抗以蒙古为首的异族,这人却突然说出以前郭靖是蒙古金刀驸马的历史,真是让人别扭之极。

郭靖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只好淡淡的道:「各位既然来到,那就多喝几杯吧。」

赵敏轻轻一笑,道:「恭敬不如从命。」也不管群雄的叫骂,施施然的带着人坐上了那空着的席位。

黄蓉黛眉轻皱,站起身来,对赵敏问道:「未知这位妹子是何方人士,来此有何目的呢?」

赵敏虽然男装打扮,但她容颜绝美,身材玲珑凹凸,又哪里骗得过明眼人?

她也不在意乔装被拆穿,对黄蓉遥遥的敬了一杯酒,颇有豪气的一饮而尽,白玉无瑕的娇靥马上染上了迷人的酡红色。

她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笑着道:「我叫赵敏,只是一个普通人,听到这儿要举行武林大会推选武林盟主,便带一些朋友与手下前来,希望也当个武林盟主玩玩,嘻嘻。」

底下群雄的喝吗更加大声了,心中推选武林盟主这样重要的大事,在这女子的口中,竟然变成了玩闹之事,自然个个心中不忿。

赵敏这个名字之前并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所有人都不知道赵敏便是北地汝阳王府的郡主。

此时,一个银衣老者站起来,喝道:「我们大伙儿推选武林盟主可不是小女孩过家家的玩闹之事,你这小女娃胡搅蛮缠,赶紧回家去,免得家中大人知道打你屁股。」

此言一出,顿时满堂哄笑。

赵敏看着那银衣老者,嘴角勾起一点弧度。突然,她身后一道人影抢出,快如闪电的直扑过去,啪的一声,刮了那老者一巴掌。

这下人人都呆住,那银衣老者在江湖上颇有名气,武功不俗,现在竟然毫无反抗能力的被人当众掌嘴,被打得脸都肿了。若是别人想取他性命,只怕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众人望向赵敏身后的那个人,发现这人一身下人装扮,粗布衣裳,看上去貌不惊人,没想到武功竟如此厉害。

突然,乔峰踏上一步,气势迫人,大喝道:「方东白!你这叛徒竟然还未死!?」

群雄一听这个名字,一些上了年纪的好汉顿时惊呼道:「八臂神剑方东白!?

不是说他十多年前已经染病死了么?」

另外又有人小声道:「当年这方东白乃是丐帮长老,一身武功之强恐怕只在当年的洪七公之下。只是十多年前他图谋不轨,意图联合外敌背叛丐帮,听说已被洪七公所诛杀,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乔峰威势逼人,方东白不由自主的退了半步。而他身后,却马上站出了两人,与其并肩而立,对峙乔峰。

这两人和方东白一样是仆役装束,但却气度森严,竟也是高手。

旁观的王语嫣此时咦了一声,突然道:「这个身法,是西域金刚门的高手!」

段誉时刻在关注着王语嫣的动静,此时便问道:「王姑娘,这金刚门很厉害的么?」

王语嫣解释道:「西域金刚门由当年的少林叛徒火工头陀所创立,外门硬功十分了得。那火工头陀由外及内,后天返先天,到了后来一身功夫可刚可柔,成就一代宗师,威震西域,号称变形金刚。传说他是个孤儿,无名无姓,到了西域后就取了个域外的名字叫赛博坦,并把一身武功流传了下去。」

段誉喃喃的道:「变形金刚赛博坦?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赵敏轻轻一笑,悠然道:「胡说,这几位只是我的护院,名叫阿大阿二和阿三,你们肯定是弄错了。」

群雄看见当年名震江湖的八臂神剑方东白此刻竟然真的像是个下人般站在这年轻女子身后,都不禁收起了轻视之心,心道只怕这群人真的是来者不善。

赵敏环顾全场一周,又笑道:「诸位既然推举武林盟主,那所选出来的盟主自然要让天下英雄心服口服。而我的两位长辈恰好应该算是这天下最顶尖的英雄好汉,选这盟主之位,又岂能少得了我们?」

说罢,她又道:「我右边的这位大师,乃西藏的圣僧,人人尊称金轮法王,被蒙古国封为护国大师。而我左边这位,乃吐蕃国的护国法王,鸠摩智圣僧。」

此言一出,群雄人人色变,此番大家聚在陆家庄,就是商量抵抗异族的事情。

此时突然窜出来两个异族的国师,岂不是分明打脸?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运气戒备,不少人更是手按兵器,只待一有机会就一拥而上,把这什么国师砍成肉酱。

赵敏毫不惊慌的道:「我们听说此处英雄大会,便想来此处以武会友,难道中原武林都是一些以多为胜之徒?」

这下,群雄更是炸了窝,一个个纷纷跳出来说要和赵敏的人单打独斗,场面混乱了起来。

黄蓉黛眉深锁,这叫赵敏的女子真是十分厉害,出现至今,竟一直把握着主动权,几句说话便激起了群雄的愤怒。

这个英雄大会本就是黄蓉想出来,希望把丈夫郭靖捧上武林盟主宝座的一个盛会。没想到快要水到渠成之际却横生枝节,弄出这些事端来。

按照黄蓉的想法,这个叫赵敏的女子肯定是异族中的重要人物,此地集中了中原武林的大半精英,正好一拥而上把她擒获,然后仔细审问。

但没想到却被赵敏先一步把话头挑明,此时若真的以多为胜,便堕了中原高手的威风了。

最大问题是现时准备推举的盟主正是自己丈夫,若自己跳出来与赵敏争锋相对,却有偏向自己丈夫的嫌疑,这倒是让她颇为踌躇。

于是,她打了个眼色,陆家庄少主陆冠英立刻会意,站出来沉声道:「赵姑娘,我们此前已经有过讨论,大家的意见都是推举郭大侠担任武林盟主,却是已有定论了。」

本来武林盟主的位置还没最终确定,但陆冠英本来就是郭靖黄蓉的好友,此时便先坐实了此事,直接说郭靖便是武林盟主。

赵敏呵呵一笑,那英气中的妩媚竟是让所有人都为之惊艳,晒然道:「郭大侠乃当年蒙古金刀驸马,现在却想当上中原的武林盟主,真是际遇非凡呢。」

黄蓉听见赵敏老拿着丈夫以前的经历做文章,心中大怒,不由得站了起来,笑问道:「赵家妹子,你一直说了这么多,但却始终不肯真正表露自己身份。如此藏头露尾,莫非有什么见不得人之事?连身份都不表露,说得再多,也不过是废话罢了。」

赵敏嘻嘻一笑,柔声道:「人家自学成才,刚刚出来江湖上行走,自然毫无名气。却是比不上既是东邪爱女,又是北丐传人,先是统领丐帮,现在又权倾襄阳的郭夫人了。」

黄蓉听出赵敏话里的嘲讽之意,面上依然保持着微笑,又道:「既然赵家妹子只是初出茅庐,那见识不够也是平常之事。这里的英雄大会,参会的都是在江湖上做过一番事业的好汉,可不是女孩儿过家家玩游戏啊。」

赵敏顿时暗叫厉害,这黄蓉不愧是号称女诸葛,言语间真是锋利如刀。

此时,底下的群雄又鼓噪起来,不时有的人叫骂道:「异族狗贼滚出去」之类的言语。

赵敏心道:「此时身处敌境,却是不必在言语上多占便宜,还是尽快实施计划才是。」

于是,她呵呵一笑,转过话题道:「久闻中原武林高手辈出,小女子便从身边的人里面出五个,挑战英雄大会上所有中原高手,五局三胜,来看看这武林盟主到底应该谁来担任,未知你们敢不敢应战呢?」

此言一出,顿时让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因为现在若随便开声,万一上去败下阵来,却是让整个中原武林蒙羞了。

这样的情况下,却是容不得拒绝了,郭靖作为大会的主人,便站出一步,朗声道:「没问题,这挑战我们接下了!」

黄蓉与主厅的贵宾低声商量,赵敏既然提出选五个人出来赌斗,只怕她那边真的有五个了不起的高手,自己这边谁来出战,自然是需要仔细谋划。

此时,慕容复走过来,自告奋勇的道:「郭夫人,我方出战的五人里面,请算在下一个。」

南慕容可是天下闻名,黄蓉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厉害,但对于与其齐名的乔峰却是知之甚深的,料想若慕容复的实力能接近乔峰,那绝对是大会上最顶尖的高手,出战自然没有问题。

于是,她点头笑道:「预祝慕容公子旗开得胜。」

然后,她又对身边的郭靖道:「靖哥哥,你与乔帮主是我们这里把握最大的,那么还需要挑选两人。」

一旁的明教光明左使杨逍插言道:「八臂神剑方东白杨某多年前曾碰过,险胜一招,若是他是对方出战人选,杨某有一定把握。」

明教虽然号称魔教,行事偏激,但在抵抗异族这点上倒是没得说的,大敌当前,便是与他有深仇大恨的灭绝师太此时也没有抬杠。

但她却也不愿意认输,便也道:「若是魔教妖人上阵,那贫尼也愿意出手,让那异族狗贼试试我手中的倚天剑!」

在这方位面,倚天剑与屠龙刀一样存在,只是铸造者变成了撰写《九阴真经》的道藏前辈黄裳。峨眉派的创派者却是黄裳的一个侄女,在北宋时创立峨眉派,后来弟子风陵师太继承掌门之位,而灭绝师太,则是风陵师太的弟子。

正是由于这个渊源,倚天剑一直在峨眉派手里,作为掌门的信物。至于黄裳有没有把《九阴真经》放到剑里面,就没有人知道了。

黄蓉沉吟片刻,便点头应是。

在此刻的大厅之中,灭绝师太的武功估计与黄蓉差不多,但由于她手持无上利器倚天剑,所能发挥出来的威慑力极强,实际战斗力甚至能攀升至杨逍那一层次。

而大厅内的武林群雄,能胜过杨逍的只怕是没有了。

少林缺席,武当来的人里面武功最好的是俞莲舟,昆仑倒是掌门何太冲带队来了,但昆仑最强的何足道却没来,何太冲与俞莲舟的战斗力估计都比不上手持倚天剑的灭绝。

至于其他正道门派,也没人能达到这一个层次的。

日月神教缺席,明教的话杨逍已是现在的第一高手。

所以,郭靖、乔峰、慕容复、杨逍、灭绝已是此时中原武林所能选出来的最强阵容了。

当然,黄蓉也不知道人群中还藏着一个内力浑厚,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的段誉公子。

看见中原群雄已经商议完毕,赵敏轻轻一笑,好整以暇的道:「五局三胜,那我们大方一点,第一局与第二局我们先出人选,法王,请你先上去打头阵吧。」

话音刚落,一身红色僧袍的金轮法王便大踏步走出,来到场中。

黄蓉眉头一皱,竟是金轮法王打头阵?

此时,俞莲舟走过来,轻声道:「郭夫人,对面阵中那两个老者名唤玄冥二老,寒毒掌力十分厉害,远在我之上。」但想到这样说未免影响士气,马上补充道:「但郭大侠与乔帮主应该可稳胜他们。」

张无忌年幼时,玄冥二老曾把他掳走,俞莲舟当时正好在场,会过玄冥神掌,知道厉害,此时认出了鹿杖翁与鹤笔翁,便连忙过来提醒。

黄蓉心中一凛,若是这两人远胜俞莲舟,那可真的只有靖哥哥和乔峰方可稳胜了。

对方看上去顶级高手有四个,金轮法王、鸠摩智、玄冥二老,这四人的实力只怕都在杨逍与灭绝之上,这番比斗要胜三场以上倒是有点危险。

但黄蓉毕竟是七窍玲珑,心念一转,马上向身边众人轻声道:「我有个法子,可以让此次比斗胜率增加。」

郭靖连忙低声问道:「怎么做?」

黄蓉微微一笑,也是低声道:「靖哥哥,你还记得田忌赛马的故事吗?」

郭靖顿时愣了一下,一旁的杨逍却马上道:「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既驰三辈毕,而田忌一不胜而再胜,卒得王千金,哈哈,我明白郭夫人的意思了。」

黄蓉道:「此番比斗关乎国家气运,我一会所说之话若有得罪之处,敬请杨左使与灭绝掌门原谅。」

灭绝师太默不作声,杨逍则点头笑道:「郭夫人不必客气,我有自知之明的。」

黄蓉微微一笑,道:「我方五人,较弱的是杨左使与灭绝掌门。而对方,最强的应该就是那金轮法王与鸠摩智。若是让我方较弱的两人与对方最强的两人兑掉,那其余三人对付那玄冥二老或那方东白,都是胜率极高的。」

郭靖皱眉道:「只是若他们第一轮第二轮先选了出战人选,那只怕后面三轮便应该轮到我们先选了。我们可不知道他们会派谁来应战啊。」

黄蓉点头道:「没错。无论怎么样,先把金轮法王兑掉,那对方的强点就只剩下鸠摩智。比如第一轮我们派出杨左使,那第二轮,再观察他们会派出谁来,若是他们出鸠摩智,那我们就出灭绝掌门,把他们两个强点兑掉。那我们剩下的三个人,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输给他们的了。」

顿了顿,黄蓉又道:「若是他们第二轮派出玄冥二老之一,那我们这边可以由慕容公子出战,拿下第二场。到时,我方的上驷还有靖哥哥和乔帮主,对方的上驷剩下鸠摩智、中驷还剩玄冥二老之一,而敌人的下驷无论是那方东白还是其他人,我方的下驷灭绝掌门都可取胜。」

接着,黄蓉自信的笑了笑,继续道:「第三种情况,第二轮他们派出方东白之类的人,那我们就派出灭绝掌门出战,这样第二轮之后我方还有靖哥哥,乔帮主与慕容公子,和对方鸠摩智及玄冥二老相斗,还是必胜的。」

众人听见黄蓉这样说,素来知道她神机妙算,便也点头赞同。

郭靖略带担心的道:「只是,若杨左使或灭绝掌门面对强敌,若对方狠下毒手,倒是十分危险。」

灭绝师太冷哼一声,道:「能与异族狗贼一战,虽死而无憾,何况也未必一定输!」

杨逍也潇洒一笑,道:「正是如此,便让杨某先去试试那蒙古国师的本领吧。」

说罢,杨逍飘然出席,站到了场中,与高瘦的金轮法王正面相对。

明教光明左使的名头还是颇为响亮的,认得杨逍的人不少,此时大家一致对外,也不管魔教不魔教了,都是大声喝彩,为杨逍鼓劲。

杨逍暗道:「这藏僧号称金轮法王,只怕是擅长使用轮子类的奇门兵器,若能把他挤兑得用拳脚功夫,只怕赢面会提高不少。」

刚才黄蓉把他说成下驷,他性子本来就骄傲自负,口中说无所谓,心中却是颇为不舒服的,也存了几分用这一战为自己正名的心思。

想到此处,杨逍大声道:「我神州大地乃礼仪之邦,既然杨某第一个出场,便不用兵器,光凭一双肉掌来领教法王的神功。若法王想取用兵器,也请自便,杨某决无异议。」

金轮法王自问自己武功在天下间已经极少人可抗,根本就没把杨逍放在眼里,此时被其一激,也不取出怀中金轮了,喝道:「便看你能在老夫手上走过几掌!」

说罢,摆开架势,真的是以双掌迎敌。

杨逍见达到目的,便凝神静气,他也是一流高手,认真之下也是气度森严,再加上他俊朗潇洒,真的是卖相颇佳。

等了一阵,见金轮法王不主动进招,杨逍便不客气了,呼的一掌打出,快速抢攻。

金轮法王冷哼一声,身形不退反进,同样也是一掌击出,后发先至的打出。

他身形高瘦,但修炼的却是密宗神功龙象般若功,拥有龙象之力,此时他一掌挥出,竟是劲风四溢,刚猛异常,如同巨灵之掌一般。

杨逍大吃一惊,不敢硬接,连忙变招,略带狼狈的躲开了这一章。

旁观的黄蓉只看得眉头大皱,这和尚的掌力竟如此恐怖,只怕能与靖哥哥的降龙十八掌一较高下了。

两人斗得十分激烈,金轮法王的武功是刚猛路子,一板一眼的,招式简单,却稳打稳扎;杨逍却是不与金轮法王硬拼,身形变幻无方,招式多变,一时是拳招,一时是掌法,偶尔还屈指弹出,指风犀利,竟颇有几分东邪绝技弹指神通的味道。

郭靖见状,不禁向旁边的黄蓉问道:「杨左使的指法却与你父亲的弹指神通颇为相像?」

黄蓉点头道:「爹爹说过,二十多年前曾在昆仑山附近遇上一颇对胃口的年轻高手,便把一些弹指神通的要诀告诉了他。现在看来,当年那年轻高手竟就是杨逍。」

郭靖笑道:「杨左使风流倜傥,文采出众,也是视天下礼教为无物的个性,倒是与他有几分相像。」

黄蓉白了丈夫一眼,嗔道:「我爹爹可不像他那般好色无行!」接着,秀眉皱起,担忧的道:「杨左使却真是敌不过那和尚。」

斗得几十招,虽然杨逍一直以身法及招式努力周旋,但却渐渐被金轮法王的掌力逼得没有还手之力了。

此时,金轮法王又是一掌打出,杨逍像是被逼于死角,已经避无可避!

群雄中不少人都发出惊呼之声,暗叫糟糕。

但杨逍却不见慌乱,只见他右手一带,金轮法王只觉得一股怪异的吸力传来,竟把自己的掌力带偏,击在空处。

旁观的王语嫣小声惊呼道:「乾坤大挪移!光明左使名不虚传,竟练成了明教的镇派绝技。」

与王语嫣同席的慕容复暗道:「这明教的乾坤大挪移,却是和我慕容家的斗转星移有几分相似。只是看上去效果却还是不如斗转星移的。」

有了乾坤大挪移帮助,杨逍又与金轮法王斗几十招。

只是他的乾坤大挪移只是练到第二层,终究还是敌不过金轮法王那彷如龙象之力般的可怕掌法。

杨逍虚晃一招,跳出圈外,举手认输,随之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他虽然用乾坤大挪移来抵挡金轮法王的掌力,但还是被震伤了内府,受伤不轻。

杨逍失利也是意料之中,黄蓉倒是不怎么失望,她在丈夫耳边轻声道:「靖哥哥,若你对上那金轮法王,可有几分胜算?」

郭靖沉吟了一下,道:「若光用降龙十八掌,最多只能拼个平手。」

黄蓉知道郭靖言下之意是光用降龙十八掌估计打不赢,但如果把左右互搏和九阴真经上的功夫全部用上,还是有一定胜算的。

拿下第一场后,赵敏暗道:「既然第一场他们出杨逍来对法王,那就是用下驷兑上驷的法子了。嗯,大轮明王摄于蒙古的威势不得不来,只怕心里却不怎么愿意出死力的。郭靖乃主人,他们一定会留到最后才出战,但乔峰也是绝顶高手。

若让鸠摩智对上乔峰,不肯拼命的话只怕肯定会输。与其这样,不如让他也出战。

这样那边肯定会出灭绝来与其兑子,我便可轻松拿下第二场。」

想到此处,赵敏轻轻一笑,娇声道:「第一场是我们赢了,那么第二场,请大轮明王出手。」

形象极佳彷如有道高僧的鸠摩智点头一笑,缓缓走到了场中央。

黄蓉眉头皱起,隐隐觉得不妥,那赵敏竟然会把两个强点在第一第二场就全部派出?

难道她还有其他底牌?

想到此处,黄蓉轻声问道:「靖哥哥,你有把握战胜这个大轮明王吗?」

郭靖看了看场中央鸠摩智,只觉得其气度渊渟岳峙,威胁感竟是比那金轮法王更强几分,不禁摇头道:「这鸠摩智只怕比金轮法王还要强一些,我并无把握一定战胜。」

黄蓉知道丈夫说一不二,说是没把握就真的是没把握,不禁暗道:「靖哥哥若是有把握战胜这个番僧,那尚可让他出战先拿下这一场。现在,就只能让灭绝出战,把其兑掉。若真有变数,之后再想办法吧。可惜爹爹与七公都不在,不然哪里会这么被动。」

中原群雄看见杨逍输了第一场,都颇为失望,但想到那金轮法王号称蒙古国师,自然是非常厉害,倒也可以接受。自己这边有郭大侠和北乔峰、南慕容,五场比斗料想赢三场还是可以的。

此时,灭绝师太走到场中央,也不管对面的鸠摩智用不用兵器了,手腕一扬,绝世神兵倚天剑出鞘,锋芒闪动,冷意逼人。

鸠摩智双手合十,道:「灭绝掌门请出手。」言语颇为恭谨,但面上却云淡风轻,看上去并没有太把灭绝师太当回事。

其实,鸠摩智倒也不是全心全意为赵敏卖命,但吐蕃已成为了蒙古属国,而他身为吐蕃国师,对于蒙古人的命令却又不得不从,只好领命而来。

灭绝冷哼一声,单手持剑,手齐鼻尖,轻轻一颤,剑尖嗡嗡连响,自右至左、又自左至右的连晃九下,快得异乎寻常,但每一晃却又都清清楚楚。

此时,赵志敬却是已经到达现场了,他没有现身,而是跳到了屋顶上,屏息静气的窥看着大厅内的比武。此时他先天功达到中成之境,内力修为已是四绝级数,再加上其他人注意力都被比斗所吸引,自然没有人能发现他。

赵志敬心道:「这灭绝师太倒非浪得虚名,剑法却是要比马钰、丘处机之流强得多。只怕在正道门派里,除了张三丰,能在剑法上稳胜她的也没多少。」

接着,他望了望赵敏那边,突然目光一凝,只见赵敏那群人中间居然有个身穿道袍的老者,而自己对其竟然毫无印象。

这个人是谁?赵志敬可是看过《倚天屠龙记》的,但并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家伙啊!

灭绝师太轻喝一声,长剑疾闪,施展出得意绝学灭剑绝剑,倚天剑直刺鸠摩智要害,剑势凌厉迅捷,极其厉害。

鸠摩智淡淡一笑,右手成掌,凌空劈出,竟在空气中激起嗤嗤之声,便如同利刃破空一般,赫然就是无上绝学火焰刀!

这火焰刀乃是密教宁玛派的镇派绝学,内力凝聚于掌沿,内力送出,便形成虚无缥缈的刀气,杀人于无形,十分可怕。

灭绝师太从来没想过居然有人能劈出刀气来,也顾不得伤敌了,倚天剑一侧,横于胸前,挡下了鸠摩智一记火焰刀,身形也被击退了两步。

中原群雄人人色变,这个番僧竟然厉害如斯,凌空劈出刀气,竟像是真的长刀斩落般,威力惊人。

灭绝师太面如寒霜,怒喝一声,身形急闪,再度进攻。

只是,她的实力与鸠摩智实在相差太远。而她所持的倚天剑之利又是要在近身相斗时才能发挥,大轮明王火焰刀连出,让灭绝师太根本就连近身都做不到。

斗得十来招,灭绝师太就让火焰刀劲击中肩部,整个人被劈得跌出场外,嘴角流出鲜血,显然受伤不轻。

她还想站起身来勉力再战,但黄蓉怕她有失,立刻出声认输。

中原群雄现时已是连续输了两场了,下面许多人都鼓噪起来,若此番比斗竟是让异族高手胜了,那可真是被人笑掉大牙。

此时,赵敏轻轻一笑,道:「既然我方已经赢了两场,那就让你们一些,第三人也由我们先派出。」说罢,站在她身后的一个紫衣老者出列,却是玄冥二老中的鹿杖翁。

赵敏此举分明是看不起人,而鹿杖翁走到场中后还颇为自傲的群嘲道:「还道中原武林高手有多么厉害,刚才一看,也不外如是。招式是多,但只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这样的人,老朽就一式玄冥神掌便可尽破,哈哈。」

此言一出,中原群雄人人恼怒,真是恨不得立刻冲上前去,把这个出言不逊的老匹夫毙于掌下。

这时,那边厢传来一声暴喝:「玄冥神掌有何了不起?乔某便用这降龙十八掌试一试!」

只见一个魁梧的大汉跳出场中,意气豪迈,威风凛凛,让人不由得为之喝彩。

这方位面,段誉还是第一次见到乔峰,情不自禁的赞道:「好一条汉子,这定是燕赵北国的悲歌慷慨之士!」

由于慕容复也要出战,所以王语嫣、阿朱、阿碧、段誉等人都是随慕容复站在大厅中央附近,近距离看见乔峰,更是觉得其顾盼自雄,威势慑人。

乔峰从腰间解下酒壶,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然后大笑一声,道:「谁先帮乔某拿着酒壶?」

他身旁最近的却是阿朱,阿朱露出微笑,踏前一步,接过酒壶,娇声道:「乔帮主,小女子便替你红炉煮酒,待你得胜归来便可畅饮一番。」

乔峰又是哈哈一笑,傲然道:「此酒尚温,杀贼后马上可饮,何须再煮?」

说罢,转过身去,对着鹿杖翁道:「乔某便只用同一招式,看看你的玄冥神掌是否能一掌破之!」

然后不再说话,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去,正是降龙十八掌里面的绝招亢龙有悔!

乔峰这一掌声势惊人,气劲简直如同山洪暴发一般,鹿杖翁大惊,厉喝一声,运起玄冥神掌,一掌击出,与乔峰两掌相交。

「砰」的一声巨响,鹿杖翁只觉得自己的寒毒掌力竟全部被乔峰的气劲所击散,丝毫不能侵入其体内,而降龙十八掌的强大劲力反而让他一阵气血涌动,不由自主的连退几步。

还没等他调息过来,乔峰又是一招亢龙有悔轰至,同一招式,但两掌打出之间竟像毫无停顿,如同浪潮般连续拍岸。

鹿杖翁连忙再度运起玄冥神掌,奋力迎上。

又是砰地一声巨响,这趟他被震退了七八步,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喉咙一甜,几乎吐出血来。

只是,乔峰的第三掌又到了,同样是一招亢龙有悔,恐怖的掌力如同排山倒海般汹涌而至。

鹿杖翁大惊失色,但也只好勉力一挡,只觉得一股无法抵御的大力传来,整个人被击飞出去,在空中吐出一大口鲜血,噼啪一声跌到地上,显然已是被打得内伤了。

赵敏急道:「此战我们认输!」

玄冥二老是她手底下的重要力量,可不能轻易折损。

屋顶上的赵志敬暗道:「乔峰真是赛亚人体质,实战中遇强越强。再加上喝酒后有暴击BUFF,同等级数的高手怕是无人可正面硬拼。玄冥二老本来实力就颇有不如,倘若不去硬拼或许还能周旋一阵,硬拼却是自己作死,怪不得人了。」

大厅中黄蓉对郭靖悄声道:「乔峰这降龙十八掌之强,只怕已经超过了七公当年了。」

郭靖看见己方扳回一场,心情大好,点头赞道:「单论运用这降龙十八掌的精妙程度,他只怕是历代第一。」

此战乔峰三掌破敌,赢得干净利落,中原群雄自然人人大声喝彩。

「北乔峰」、「乔帮主」之类的欢呼声不绝于耳,真是士气大振。

阿朱走上一步,把尚有余温的酒壶递上去,乔峰接过酒壶,仰起头一口便把剩余的酒喝个干净,然后哈哈一笑,豪气逼人的道:「杀贼后喝酒,别有一番风味,哈哈。」

然后转头对阿朱道:「这位姑娘,谢谢你了。」

阿朱被乔峰的英雄气概所慑,只觉得芳心砰砰乱跳,脸上一红,低下头道:「乔帮主不必客气。」说罢,更是害羞,连忙退回了慕容家的阵型里面。

黄蓉轻声道:「慕容公子,就刚才所见,你对付那玄冥二老可有把握。」

慕容复淡淡的道:「若玄冥二老两人实力相近,我自可轻易取胜。」

黄蓉点头笑道:「那便请慕容公子出阵吧。」

黄蓉心道:「若赵敏那边还有底牌,估计会安排再最后出场,只要慕容复能战胜玄冥二老剩余的人,那最后一场由靖哥哥出战,起码不会输。那五场比斗我们赢面就极高了。」

慕容复走到场中,朗声道:「在下参合庄慕容复,敬请赐教。」

慕容复年约二十八九岁,身材颀长,俊朗不凡,一副武林贵公子的样子,再加上南慕容的名声,确实是许多云英未嫁的江湖少女的梦中情人。

王语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表格,面色酡红,又是激动,又是骄傲。

段誉看着王语嫣的模样,只觉得心中阵阵绞痛,暗道:「段誉啊段誉,你就是个傻子,人家王姑娘表哥无论是容貌、才华、武功都远在你之上,与王姑娘堪称是郎才女貌。你段誉又何德何能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只是,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眼睛却一直盯着王语嫣那美绝尘寰的俏脸,又哪里舍得移开半分?

屋顶上的赵志敬看着慕容复华丽登场,嘴角却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哼,南慕容?志大才疏,没有当主角的命,却有想当主角的病。

段誉明明是大理国的继承人,你慕容复既然舍得对王语嫣见死不救,又为何舍不得把其送给段誉这个大理储君?

以段誉对王语嫣的痴迷,你慕容复在大理朝政上可大有操作空间啊。

待到后来少林大战,乔峰、虚竹、段誉三兄弟遇到围攻,这三人分别是辽国南院大王、西夏驸马爷、大理下任皇帝,你慕容复竟然脑子有病的站在对立面?

若你慕容复先假意结交段誉,暗中操大王语嫣的肚子后送给段誉当皇后,行吕不韦之策,然后攀上这三兄弟,伺机结交一直有侵宋之心的西夏与辽国高层。

待到萧峰在辽国失势,便自荐取代其位置,攻略大宋,三管齐下,起码能看到一丝复国的希望。

哼,如今如同无头苍蝇般营营役役,终究是格局太小,上不了台面。

赵敏看见慕容复出场,便轻笑道:「慕容公子好威风,鹤翁,你便出场试试南慕容的本领吧。」然后背对着中原群雄,隐晦的对鹤笔翁打了个眼色。

鹤笔翁微微的点点头,以示知道,便缓缓走出场中。

两人摆好姿势,鹤笔翁大喝一声:「看看老夫的玄冥神掌!」说罢,呼的一声一掌击出。

慕容复淡然一笑,双掌一合,然后往外推出,但劲力含而不发,任由鹤笔翁攻来。

却见鹤笔翁的玄冥神掌瞬间打到,但还未完全碰到慕容复手掌,鹤笔翁便浑身一震,然后整个人跌出,面色大变的惊呼道:「你……你怎么也会玄冥神掌!?

什么时候偷学过去的!?」

说罢,面色一红,竟是吐出一小口鲜血。

慕容复潇洒一笑道:「本公子又岂会学你那阴毒掌法,哼,中原武学博大精深,与你多说无益。」

围观的群雄纷纷爆出喝彩之声,「南慕容」的呼声不绝于耳。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真是厉害。」

「南慕容看上去竟比北乔峰还厉害一些啊。」

大家都是兴高采烈的,只觉得乔峰与慕容复真的是打出了中原武林的威风来。

赵敏沉下俏脸,大声道:「南慕容名不虚传,此战我们认输!」

屋顶上的赵志敬暗道:「慕容复的功力与玄冥二老也就伯仲之间,就算凭着招式之妙可以取胜,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松,此事有诈!」

比斗至今中原高手与异族高手各赢两场,却是打平手了。

最后一场,郭靖对黄蓉点了点头,便率先走入场中。

郭靖的声望乃是场中之冠,他一出场,便响起了前所未有的热烈欢呼,预祝他击败对手。

而赵敏那边,却是从人群中走出一个身穿道袍枯瘦的老者来。

这个人是谁?

中原群雄面面相觑,居然是没有人认得。

那老者用阴鸷的声音道:「老夫已经许多年没在江湖上出现了,但这趟刚刚复出,便遇上郭大侠。可以与当世顶尖的高手一较高下,真是幸甚。在下百损道人,郭大侠请啊。」

百损道人这个名号一报出,大部分人都是茫然。

王语嫣却浑身一震,大惊失色的道:「百损道人?那岂非是玄冥二老的师傅?

他可是和武当张真人同代的人物,竟然还没死!?」

听到张三丰的名字,百损道人面色露出狰狞之色,阴笑道:「老道当年曾受张三丰的恩惠,嘿嘿,刻骨铭心,让我不得不避世几十年。这个恩情,迟早老道要上武当山,好好报答一番,哼!」

所有人都听出百损道人说的是反话,不少人都心中暗道:「莫非当年这老道被张三丰收拾过,所以才这么多年无声无息?只是他能在张三丰手里逃得性命,只怕也是可怕的高手。」

黄蓉面露忧色,实在没想到赵敏手中竟然还握着这样一张底牌,玄冥二老已经极为厉害,他们的师傅无疑更加可怕。

忽现强敌,郭靖却毫不紧张,他踏上一步,正待运功提气。

只是,突然之间,他只觉得自己真气运行一滞,然后浑身发软,竟是踉跄了一下。

黄蓉见状,不由得俏脸变色,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跑出去搀扶着丈夫,焦急的问道:「靖哥哥,你怎么了?」

郭靖深吸一口气,轻喝道:「我……我中毒了!」

赵敏露出得意的微笑,口中却道:「郭大侠早不中毒迟不中毒,偏偏在听到百损尊者的名头后才中毒,倒是凑巧的很。」言下之意,却是贬损郭靖怕了百损道人,伪装中毒。

慕容复也是勾起了嘴角,按照他和赵敏的约定,一会便是他上场,然后那百损道人会装作不敌输给自己。自己这样击败两人力挽狂澜,声望自然会大为提高,到时候再通过一些布置便取得那武林盟主之位。

当然,自己成为武林盟主后,便要配合蒙古侵略南宋的各种计划。但自己是鲜卑人,南宋死活根本漠不关心。最好是天下大乱,那自己便可以把握机会重建大燕。

下方的群雄也是议论纷纷,郭靖这突然中毒实在太过跷蹊,在这个大厅之中这么多人,为何偏偏就他一人中毒?不少人都生出了一丝疑心。

赵敏好整以暇的笑道:「郭夫人,若郭大侠真的中毒了,我们自然不能乘人之危,你们换一个人出战吧。」

丈夫出事,正所谓关心则乱,黄蓉此时真的是有点六神无主,不知如何应对。

就在这时候,大厅外突然传来一把沉稳的声音:「这一战,便由贫道接下吧。」

随着话音,只见赵志敬缓步走入,手中竟然还提着一个人,分明是穴道被制的杨过!

***********************************

PS:明天开始要出差几天,先把写好的发出来吧。

***********************************

上一章: 二十、意外奖品返回目录下一章: 二十二 武林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