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十八、龙女之堕(中)

wolui
上一章: 十七 龙女之堕 上返回目录下一章: 十九 龙女之堕 下

作者:wolui2014年10月21日英雄大会举行在即,各路参会的英雄好汉都在往大胜关赶去。

一架不起眼的马车在官道上疾驰,马车内坐着三个人,李莫愁与小龙女并肩而坐,而赵志敬则坐在她们对面。

赵志敬面色严肃,沉声道:「龙姑娘,本来贫道答应过你,待到全真教弟子安全后就放你离开。但没想到你们师姐妹竟犯下杀孽,害死了好几个无辜的农家青年,若非本教祖师显灵时曾有令于贫道,昨夜贫道就该把你们斩于棍……呃……是剑下,以告慰枉死者在天之灵!」

却是他一边说话一边回味昨夜双飞这对古墓派佳人的诱人场景,差点顺口把剑说成自己胯下的淫棍了。

小龙女却不知眼前这看似正气凛然的家伙一肚子坏水,面色苍白,抿着嘴不发一语。

李莫愁打了个眼色,道:「你们全真教的淫道尹志平辱我师妹,还留下孽种。

若不设法把那孽种打掉,难道要我这云英未嫁的师妹挺着大肚皮见人吗?」

赵志敬沉痛的道:「若非考虑到我教确实有对不起你们的地方,就算是拼着违反重阳祖师令谕,我也要取你们性命!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可离开贫道半步!

本座绝不再容许你们行差踏错!」

李莫愁冷哼一声道:「你都封住我们的内力了,我们又能跑到哪里去?只是,这样下去我师妹肚里的孽种怎么办?」

赵志敬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对小龙女道:「龙姑娘,我师弟尹志平确实是有负于你,只是木已成舟,既然你肚子里已经怀了他的骨肉,不如就把孩子诞下来。便是龙姑娘你不愿抚养,我也可把孩子收养,并视为己出,也算是为我那师弟留下一点血脉。」

小龙女脸色更白了,摇着头道:「我便是死,也不会把这孽种生下来!」

赵志敬长叹一声,像是十分失望的道:「既然你心意如此,贫道也不能强求,唉,尹志平与贫道自小便一起学艺,亲如手足。但天意弄人,他最后竟死在贫道手上,现在更连他唯一的血脉都不能保住……」说着,脸上恰如其分的露出哀伤的样子。

李莫愁不禁暗骂道:「这个恶贼的演戏功夫真是一流,若非我早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怕也会被他骗过。」

赵志敬转头向李莫愁问道:「那么你们按照医师的堕胎法子,究竟有没有效果?」

李莫愁答道:「暂时没有效果,不知,不知是否有其他办法呢?」

赵志敬沉吟了一下,道:「既然是我师弟做的孽,那贫道也脱不开关系。这样吧,反正我们此时离那药王庄也不太远,便先绕去药王庄,向那毒手药王询问此事。毒手药王乃天下间最有名的医师,总比那小镇上的大夫靠谱。」

毒手药王的名头还是比较响亮的,连小龙女都听说过,她问道:「你……你认识那毒手药王?」

赵志敬微微一笑,道:「毒手药王其实已经仙去,但他的几个弟子还在,一身本领也不必师傅差多少。贫道曾帮过毒手药王一脉,算是有点交情。反正离那英雄大会召开还有大半个月,便是绕一绕路都来得及的。」

赵志敬这倒是没有说谎,毒手药王剩下三个弟子,姜铁山与薛鹊夫妇在他麾下,而最小程灵素更是直接在他胯下,性交过不知多少回了,「交情」自然深厚。

此时的药王庄被姜铁山与薛鹊占去后,在赵志敬无量山洞财宝的支援下,倒是翻新了一番,还雇了一些仆人,竟是有几分世家的气象。

到达药王庄附近,赵志敬借口自己先行探问消息,让小龙女李莫愁留在马车等候,自己却趁机先找到姜铁山与薛鹊夫妇,交代好一切。

事毕,赵志敬便回到马车处,带着两女拜访药王庄。虽然早已经暗中沟通好,但明面上赵志敬还是递了拜帖,然后才在仆人的引领下进入到庄内,见到了中年美妇薛鹊。

姜铁山为人比较耿直,拙于言辞,要是忽悠人绝对不是什么好选择,所以赵志敬索性就让他老婆薛鹊出场算了。

赵志敬说明来意,薛鹊便让小龙女跟着她进入内室,为小龙女诊脉。

薛鹊还是第一次看见小龙女,就算是她身为女子,也只觉得被眼前这女孩的绝色容光所摄,只觉得小龙女真的如同天上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谪落凡尘一般,倾国倾城。

她暗道:「原本还担心程灵素那丫头记恨自己,在那恶道士枕边吹风,会对自己夫妇不利。只是,那恶道竟连这样的绝代佳人都搞到手了,又哪会把程灵素那黄毛丫头放在心上?却是自己多虑了。」

又看了一眼俏脸稍嫌苍白的小龙女,如同那天山雪莲般纯净剔透,不禁暗叹:

「自己还帮那恶道散布过眼前这女子的谣言,这样如仙女般的人儿,又哪里会是什么淫邪浪荡的轻浮女子?只怪你自己命不好,被那恶道看上了。」

当然,薛鹊虽然颇为感叹,但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又受到赵志敬的禁制,自然不会同情心泛滥的去把真相告诉小龙女。

她把脉了一会,便道:「龙姑娘,你的身孕看来已经看快有了两个月了?」

小龙女默然点头,不发一语。

薛鹊又道:「你之前可是曾服过《千金方》上的堕胎方子?」

小龙女虽然心情郁结,但也不禁佩服,这妇人竟然通过把脉就能推断出自己服过什么药,不愧是毒手药王的传承。

她点头道:「是一小镇上的大夫开的药方。」

薛鹊长叹道:「庸医害人啊,你的身子,又岂能用这条方子!」

小龙女心中一颤,不禁问道:「这方子不对?」

薛鹊点点头,沉声道:「孙思邈乃前朝药王,医术自然是天下无双。只是他却是十分不赞同妇女堕胎的,所以《千金方》上关于堕胎的法子也只是只言片语。

当然,这个方子对绝大多数女子都是有效的,只是偏偏对于龙姑娘你来说,不但没效果,反而会起到固胎之恶果。」

顿了顿,薛鹊继续道:「龙姑娘应该自小就修炼一种性质阴寒的功法,我应该没有猜错吧?」

小龙女神色紧张的点头道:「是的,本门的内功都是偏于阴柔,你说的对。」

薛鹊又道:「男子为阳,女子为阴,一般来说男子比女子强,所以男子阳精进入女子体内,与女子元阴结合生成的胚胎一般都是偏于阳性的。只是由于怀胎十月,阳性的胚胎由于长时间在母体内被母体的阴气所沾染,有时胚胎的性质就会偏于阴性。这就是为何生子会有男女之别的由来。」

小龙女听得一呆一呆的,根本就没想过原来生男生女都会有这样的理论。

当然,薛鹊心中也是吐槽不已,这套赵志敬胡编乱造出来的理论简直就是混账之极,问题是自己还要尽力让眼前这天仙化人般的少女相信这一切。

薛鹊又道:「正如我刚才所说,女子刚刚受孕时,胚胎绝大多数都是偏于阳性。所以,千金方上面的方子也是针对这样的情况。这方子是以寒凉药物为主,确实可以对阳性的胚胎起作用,达到堕胎之效。只是偏偏龙姑娘你精修阴柔内功,体内阴气极盛,受孕之后的胚胎却呈现阴性。这道药方自然对你毫无用处,反而是起到固胎之效。」

看着六神无主的小龙女,薛鹊继续道:「请恕我冒昧,在最近这几天,龙姑娘可是曾与男子交合?」

小龙女脸上顿时大红,羞愧的低下头,却是默认了。

薛鹊道:「在受孕两个月前与男子交合,确实是堕胎的法子。只是,由于你曾服用那《千金方》上的堕胎方子,却是让这个办法根本起不到作用。」

小龙女不禁问道:「那,那该如何是好?」

薛鹊摇摇头道:「太迟了,你现在已经快到二月之期,便是我也都无能为力,只能把腹中胎儿生产下来。」

小龙女如遭雷击,俏眸里清泪淌下,泣道:「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把这孽种生下来!」

薛鹊连忙安慰道:「先别着急,我再想想法子。」

沉吟了一阵,薛鹊又道:「为今之计,或许只能让拥有至刚至阳内力的高手与你交合,方能中和你体内胚胎的阴气,然后再辅以药物,才可把那胎儿清除掉。」

小龙女身子一震,颤声道:「你的意思是,我……我的身子还要被陌生人去玷污?」

薛鹊点头道:「这是唯一的法子,女子的子宫不与身体的经脉直接相连,只能通过拥有至刚至阳内力的高手,直接在体内射出阳精,才能把阳刚之气送入子宫的胚胎处。其实你也为堕胎而与男子交合过,也不必太过在意。反而是要找到这样一位高手,却是十分困难。」

小龙女喃喃的道:「拥有至刚至阳内力的高手?」

薛鹊嗯了一声,道:「如修炼那武当纯阳无极功或少林易筋经,又或是域外瑜伽密乘之类的高手。再配以我所开的药物,才能成功。我先把药开好给你,只是这个高手则要龙姑娘你自己寻觅了。」

小龙女出来后,赵志敬也没问,直接就带着她返回马车,调头往东去了。

夜里,他们在一乡镇客栈投宿,小龙女与李莫愁在一个房间内。

李莫愁装出关心的样子,问道:「师妹,今天那毒手药王到底怎么说的。」

小龙女此时对李莫愁已经是没有什么戒心,便把薛鹊的话说了出来。

李莫愁一愣,轻声道:「阳刚内力的高手?纯阳无极功与易筋经是武当与少林这两大派的绝学,会的人只怕也是极少,根本不可能找到,更别提那域外的瑜伽密乘了。这事可真是难办。」

小龙女摇头道:「便是真的找到这样的高手,大多是和尚道士,难道我可以求着他们来与自己交合?便是我就此死去,也不愿再干这样的事了?我已决定,找机会再偷偷看过儿一眼,便找个无人之地了此残生。」

李莫愁连忙安慰,过了一阵,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道:「且慢,至刚至阳的高手,不是现在就有一个了吗?」

小龙女一愣,李莫愁继续道:「那赵志敬被王重阳显灵附体,习得了先天功。

这先天功也属于阳刚类的绝学,只怕比武当的纯阳无极功还要胜出不少!」

小龙女目瞪口呆,断断续续的道:「你的意思……意思是赵道长……赵道长他……他……」

李莫愁点头道:「对!赵志敬那道士虽然对我们不客气,但也算是有道之士,颇有侠义之风……呕……咳咳……刚才被呛了一下……况且此事本来就是他全真教的错,他也一定会愿意为此负责。」

小龙女摇头道:「不可,不可以,虽然我的身子已经不再干净。只是,赵道长他是熟人,更是过儿第一位师傅。他说把过儿当成是半个儿子的,我若是与他做出事来,将来如何自处?」

李莫愁暗骂道:「蠢丫头,他说把杨过当成是半个儿子,就是因为这样在操你这半个儿媳妇的时候更加刺激!」

当然,她口中则道:「师妹,既然你都下定决心,连死都不怕了,那还在乎这些东西干什么?我感担保,为了他自己的清誉,对于此事他一定会守口如瓶。

只要你能把孽种打下来,那么你曾怀孕的事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总比绝望寻死要强啊!难道你真的舍得杨过吗?」

小龙女听到杨过的名字,一时间不禁回想起几年来和杨过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虽然自己很长时间内都是以长辈的态度对他,不假辞色,只是现在想来,每一个片段都是那么的甜蜜。

更别提断龙石放下之后,彼此互印心迹,立下永世不忘的誓约。

过儿,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但是,现在的我,又怎么再配去爱你?呜呜……呜……呜……

小龙女捂着小腹,想到里面正孕育着因奸成孕的孽种,顿时悲从中来,眼泪珠子再次滑下,神态凄美,真是我见犹怜。

李莫愁皱眉道:「好啦,不要再犹豫了,若真的过了二月之期,便是想再打胎都没有机会了。我现在就去跟那赵道士说此事!」

说罢,转过身,风风火火的走出房间去。

小龙女心中一惊,连忙伸手想拉住李莫愁的衣服,只是内力被封住的她身手不够敏捷,一抓之下只碰到一片衣角,便僵在空中了。

过了一阵,李莫愁回来,看着脸色苍白的小龙女,轻声道:「那道士已经同意此事,明天便采购那毒手药王方子上的药材,熬药后便开始吧。」

小龙女苍白的嘴唇颤抖着,摇着头道:「师姐,不要了,还是不要了……我……我……呜呜……我不能这样……呜……」

李莫愁喝道:「事已至此,难道你还要半途而废么!?」

小龙女呜呜的哭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晚上,小龙女吃了所谓的堕胎药,不安的坐在房间内。

此时,赵志敬推门进来,面上的表情十分严肃,轻轻看了小龙女一眼。

小龙女顿时浑身一震,不自然的身子往后一缩。

旁边的李莫愁立刻搂着她的香肩,安慰几句,然后转过头对赵志敬打了个眼色,口中却道:「赵道长,此事你可绝不能对外泄露半句!事后也绝不能再去纠缠我师妹!」

赵志敬轻哼一声,冷声道:「贫道一生清修,不近女色,你们在我眼中就如红粉骷髅般。这等荒唐之事,若非因为是我全真教有负于你,我又岂会答应此事?

纠缠?你未免太看低我了!」

李莫愁心中大骂:「全部都是你这个淫道弄出来的把戏,混账,装得真像!」

只是看着身边不知所措的小龙女,不免又大为快意,也不计较赵志敬的话了,答道:「不管你怎么说,反正你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赵志敬又冷哼一声,道:「一会儿龙姑娘你躺在榻上,脱去衣物,然后用被子盖住全身。」

这下连李莫愁也愣了一下,不禁问道:「这是为何?」

赵志敬叹道:「贫道一心向道,对男女之事根本毫无兴趣。反正龙姑娘也只不过需要贫道的阳刚之气,那只需在被子下部开个洞,让阴阳相接便可。身体的其余部位,便不需要接触了。」

小龙女一听,本来万分不愿的心却是松动了一些,暗道:「这赵道长倒是个正直之士,按他的法子,确实是没有多少淫邪的意味。」本来相反对的话儿,却是没有说出口了。

赵志敬又道:「别浪费时间了,开始吧,我先出去,你们准备好了便叫我吧。」

说罢,竟是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去,还关上了门。

过了一阵,传来李莫愁的声音,赵志敬露出一丝奸计得逞的阴笑,推门进去。

只见小龙女原来的衣物叠放在床沿的椅子上,而床上则躺着一具诱人的身子,虽然一张薄薄的锦被却把小龙女从头到脚全部覆盖着,但那玲珑的曲线依然是清晰可辨。

李莫愁阴阴一笑,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对赵志敬道:「便宜你这淫道了,这可是小婊子第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挨操,嘿嘿。」

赵志敬笑而不语,走到榻上,轻轻拍了拍小龙女的身子。只见那锦被之中的人儿猛的一颤,显然是十分的紧张。

赵志敬轻声道:「龙姑娘,得罪了。」

说罢,运指如刀,轻轻一割便把锦被下部割裂了一道口子,然后双手一扯,便在被子中间扯出一个洞来。

洞的位置正好在小龙女两腿之间,一扯开,稀疏的阴毛便从洞里露了出来,十分过瘾。

此时的小龙女浑身颤抖着,整个人都覆盖在锦被里面,就是两腿之间那处的被子被扯破,花房却展露了出来。

赵志敬面露淫笑,拍了拍小龙女的大腿,声音却一如既往的稳重:「龙姑娘,请你张开大腿,不然的话贫道看不清楚入口。」

小龙女大羞,那倾国倾城的娇靥已是大红,被子下面的双腿却是听话的分开来,心中只怕这道人能尽快完事,为自己解除梦魇。

由于她整个人都被裹在被子下,赵志敬的视线便集中在唯一露出来的小穴处,小龙女大腿微微分开,阴阜便如同月夜下黑色草地里的花蕾,粉红色的花瓣含羞带俏的静静开放,散发出妖媚的诱惑力。

虽然赵志敬这段时间已经干过好几次这美妙的花苞了,但这趟是在小龙女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却是分外的刺激。

冰清玉洁彷如那一尘不染的天山雪莲般的小龙女,此时便是以最屈辱的方式,把自己最私隐的地方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眼皮底下,还主动分开双腿,颤抖着身子被迫等待男人的侵入。

赵志敬脱下裤子,坚挺的鸡巴便一下弹了出来,耀武扬威。

他右手探往锦被的破洞,手指头在小龙女的花径上轻轻一扫。

「啊!」

一声彷徨的惊呼声从锦被里传出,但又立刻止住,但锦被裹着的娇躯却颤抖着更加剧烈了。

赵志敬沉声道:「龙姑娘,不必如此。在贫道眼中,你便如同枯草烂木无异。

此番交合也不过是权宜之计,若非我教有负于你,贫道也不会舍下自身多年清修行这苟且之事。所以贫道要你覆盖全身只留下一处暴露出来,便是不想与你过多牵涉。」

小龙女听到赵志敬把她形容为枯草烂木,心中反而是安定了几分,暗道这赵道士倒也算是有道高人,真的是不近女色,自己也不必多心。

赵志敬又道:「只是,龙姑娘你下体颇为艰涩,而贫道胯下之物却十分硕大,若是不弄湿润,只怕会难以进入。」

小龙女心中一动,这道士为什么像是对这事很熟悉的样子?难道身为全真教掌教的他暗中违反教规,曾经和女子干出过事来?

赵志敬又道:「红花会的文夫人前阵子身中奸人春药,为了救人,贫道没办法之下只好与其交合解毒,这事关乎到文夫人的名节,本来贫道是绝不能够透露半分的。但龙姑娘也不是多嘴之人,所以贫道也如实相告,免得龙姑娘心中会有什么疑虑。文夫人此时已经离去返回了其丈夫身边,所以这件事龙姑娘绝不能泄露半句出去。」

小龙女倒是出乎意料,骆冰她也认识,还交过手。却是没想到那美貌的少妇竟然和这赵道长干出过事来。那骆冰由于中了春药而被迫与这道人有过苟合,但却瞒住了一切偷偷返回了丈夫身边。

若是,若是自己把腹中孽种处理掉,能否像那骆冰那样,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返回过儿身边?一时之间,小龙女却是忘记了此刻的尴尬处境,思潮起伏,却是有几分痴了。

此时,赵志敬又道:「龙姑娘,你能否把自己那处弄得湿润一些,好让贫道行事?」

小龙女覆盖在锦被下的娇靥羞红似火,顿了顿,终于是颤声道:「不必,我受得住的!」

天可见怜,小龙女又哪里能在外人面前自己摸自己下面,把那小穴儿弄湿?

赵志敬叹道:「龙姑娘却是始终心有疑虑,也罢,贫道自己动手吧。」说罢,脸露淫笑,大手一下就从锦被的破洞处按下,直接覆盖在小龙女暴露出来的阴阜之上。

小龙女又是啊的一声惊叫,身子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

赵志敬低喝道:「别反抗!」

小龙女闻言,身子一僵,却是听话的减轻了挣扎。

赵志敬的食指与中指缓缓在小龙女稀疏的阴毛中划过,然后两指分开,沿着微微张开的阴唇轻轻拨弄。

好痒……用锦被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不敢见人的小龙女体会着异样的触感从两腿之间那最敏感的私密处传来,竟是让她似乎从灵魂深处传出一阵阵的酥痒来。

她不知道,她之前所喝下去的堕胎药可是加了料的。虽然只是分量较少的春药,但是现在被赵志敬这经验丰富的淫魔一撩拨,体内的欲火轻易便被勾引出来了。

赵志敬也不着急,手指轻扫,拇指更是按到了小龙女那嫣红色的阴核处,每次揉按这女子身上最敏感之处,都能让小龙女泛起一阵难以控制的颤抖。

湿了,赵志敬看着被洞中露出的阴阜渐渐有了水迹,不禁露出得意之色。

这时,他对不知何时已经走进房内,正兴致勃勃观看小龙女丑态的李莫愁招了招手。

李莫愁一愣,不知道赵志敬此时叫她干什么,但下意识的还是听话的走了过去。

赵志敬淫笑着指了指自己硬挺的鸡巴,又指了指李莫愁的嘴巴。

李莫愁一阵头晕,这淫贼竟如此托大,这样的情况下竟还要招惹自己,难道不怕被小龙女发现么?

赵志敬传音入密道:「快来帮道爷舔一下,嘿嘿,若是被这傻妞发现,最多我们便扯下正义面具,把她大奸一顿,那岂不是更合你心意?」

李莫愁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便只好爬上床,跨坐在被被子蒙着全身的小龙女上方,弯下腰,双手捧起赵志敬的大鸡巴,无声无息的伸出香舌舔弄起来。

多亏李莫愁轻身功夫出众,这一切竟是悄然无声,小龙女的注意力完全被自己小穴传来的刺激感所吸引,根本没有想到还有一个女人正跨在在自己上面。

赵志敬身子微弯,左手玩弄着小龙女的小穴,右手则探入到李莫愁的衣领内,抓着她那丰满的豪乳不停揉捏,同时享受着赤练仙子的口舌服务,真是十分过瘾。

此时,他的左手中指已经深深探入到小龙女的花径之内,不停抠弄,越来越多的春水随着手指的进出被带出来,让本来艰涩的花谷变成了水汪汪的春泉。

「嗯……嗯嗯……啊……啊……嗯……呜……不……啊……啊……不要…

…啊啊……」锦被下不停的传出压抑不住的娇声呻吟,小龙女心中不停的悸动,只觉得男人的手指简直就像是有魔法一样,竟是让她不停的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而李莫愁一边为男人吹箫一边忍受着男人大手对自己奶子的揉弄,要知道她的身子是极端敏感的类型,但此时又不敢发出呻吟声来,真是受苦了。

过了一阵,她终于是忍受不住,知道自己再被摸下去只怕忍不住会大声呻吟,便一下子把鸡巴吐出,白了赵志敬一眼,传音入密道:「小婊子都已经湿透了,你还等什么!?」

赵志敬轻轻一笑,用沉稳的语气道:「龙姑娘,你已经准备好了,那贫道也就来了。」

小龙女心中万分恐惧,刚才她竟是被挑逗得春情勃发,不禁暗道:「我,我刚才竟被弄得神魂颠倒,连过儿都忘记了,天啊,难道我竟是一个淫荡女子不成?」

只是也不待她多想,下体一热,只觉得一根粗大硬挺如同烧红铁棍般的器物顶着,然后狭窄的花径便被撑开,那根东西便毫不留情的捅了进去。

插……插进来了!

锦被下的小龙女紧紧咬着嘴唇,双手紧张的抓着锦被遮着自己的脸面,便如同把脑袋埋入沙中的鸵鸟一般。

其实,也幸亏小龙女从头到尾都只让赵志敬一个人干过,在她心里面,也只道男子阳根都是一样大小,浑然不知此时插入她体内的大肉棒竟是难得之物。

肉棒慢慢插入,赵志敬整个人压在小龙女身上,便是隔着薄薄的被子,也能感受到女体那令人疯狂的柔软与弹性。

小龙女看不见东西,被男人压在身下插入,触觉就分外的敏感,一股一股性刺激快感从被强行撑开的小穴处传来,让她连思考都机会停滞了。

赵志敬把鸡巴深深插入到小龙女的花谷最深处,开始缓缓的抽送着。一边插一边道:「龙姑娘,我从你师姐处看过那毒手药王的药方,其中提及怀孕女子必须把身心尽可能的放开,效果才能出来。你能否感到身体内有一种有东西要泄出来的感觉?」

小龙女感受着那粗大的龟头一下一下的在自己体内撞击,似乎每一下都能把自己体内的某个闸门给撞开,让身子里面的东西排泄出来,便用微不可察的声音道:「是……是的……」

赵志敬看着自己的大鸡巴每一下进出,都能带出小穴里头的大量淫水,继续胡说道:「这便是你体内胎儿的生命精气,只要精气泻出,再被贫道的阳刚之气一逼,便能把孽种堕下来。」

覆盖在薄被吓的小龙女又是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便羞得说不出话了,只是娇喘吁吁的被不停的操弄,身子更是随着男人强有力的抽插连续颤动,显然是十分兴奋。

李莫愁在一旁看着,这一次是小龙女第一回在清醒的情况下挨操,让旁观的她觉得极为刺激,加上刚才帮男人吹箫时被玩弄了好一阵子,敏感的身子更是火烫无比,下面早已经湿透了。

小龙女只觉得无穷的快感正随着男人的抽插不断的传来。这种感觉她绝不陌生,她喝了千金方上的堕胎药时神智昏沉,便常常在幻梦之中与杨过相会,并与之交欢,获得无上快感。

只是,只是此时自己神智清醒,被过儿之外的男子侵入,竟然也会如此快活!?

「啊啊……嗯……啊啊……啊……嗯嗯……呃啊……呜……啊啊啊……」随着男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小龙女忍不住发出了娇媚的呻吟,体内的快感不停的积累,似乎快要到达极限了。

赵志敬也逐渐感觉到小龙女的小穴开始有节奏的收缩,沾满淫液的肉壁为龟头带来了强烈的摩擦感,知道女孩快要被干到高潮了。

他心道:「小龙女虽然自小修炼养生静心的法门,但她的身子其实也算是颇为敏感的类型,虽然有春药的效果,但这么快就能到达高潮,也真是一具颇有潜力的美妙肉体。」

想到此处,他面露淫笑,但语气却依然是那么稳重:「龙姑娘,若感觉体内有东西要泄出来,那不要压抑,尽量放松自己,全情投入,把孽种的生气排泄出去。」说罢,粗壮的鸡巴更是再加重了抽插的力度,每一下都似乎要把小穴干坏一样,狠狠的撞击在花心处。

小龙女本来已经到达高潮边缘,突然被这样重重的连干几下,顿时一股源自灵魂深处的悸动怦然爆发。她浑身一震,柔韧的纤腰往上一挺,让鸡巴在小穴处插得更加深入,本来紧紧抓着锦被的双手竟下意识的往下一拉,露出了那张千娇百媚的潮红俏脸,双脚更是不由自主的曲起,盘到了男人腰上。

「啊……啊啊啊……出来了……啊啊……泄了……啊啊啊啊啊……泄出来了……呜……好……啊啊……泄了……啊啊……」随着那压抑不住的大声娇吟,小龙女紧闭双眸,浑身颤抖着到达了高潮。

赵志敬见她自己扯下了锦被,也不客气了,双手一探,便用力抓着小龙女一对秀挺的美乳,鸡巴死命的连续操弄,享受着女子因为高潮而不断紧缩的肉洞,龟头顶着花心,低喝道:「啊……射了……贫道……啊……也要射了!」

说罢,鸡巴一跳,大量火烫的阳精便直接内射,哔哔噗噗的猛射在小龙女小穴最深处。

而被火热的阳精一烫,小龙女似乎再攀高峰,全身泛红,到达了更高一层的极乐之境。

看着高潮得神志恍惚的小龙女,赵志敬暗暗好笑,他也大力喘气,装出精疲力尽的模样,整个人瘫在小龙女那柔软的身子上,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小龙女渐渐恢复了神智,只感到男人沉重的身子压着自己,而自己的双手手脚竟是如同八爪鱼般缠在男人身上,而锦被更是早就扯下,连奶子都完全暴露出来了,正与男人宽厚的胸膛紧密接触。

她俏脸大红,放松开手脚,感到男人下面那肉棍依然还被自己小穴儿夹住,便正想推开男人。但听着赵志敬那粗重的喘息声音,不禁暗道:「他,他似乎好累的样子?」

此时,李莫愁早已经偷偷的溜出房间,赵志敬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贫道刚才运功把所有阳气逼出,射入龙姑娘体内,却是颇为疲累,得罪龙姑娘了。」

小龙女暗道:「原来这事对他竟然有这么大的负担,怪不得他这样一个高手也会累成这样。」

一时之间,竟是不好意思推开赵志敬,便由他就这样压着自己柔软的身子歇息。

赵志敬又道:「我看那毒手药王开了七次药,每隔三天方可吃一次。现在才知道这是为了配合的人着想,若是让贫道天天施为,只怕真是扛不住。现在这样间隔两天,便是干个七次,倒也无妨。」

小龙女脸色一白,惊道:「那毒手药王开了七次药,意思竟是要干这事七次!?

不是只干一次就可以了么?」

赵志敬无奈一笑,用力撑起身子,眼光不着痕迹的扫了一遍小龙女秀挺的乳房,面露苦色的道:「你师姐早已知晓,只是没有对你明言而已。贫道一心向道,没想到先是因为文夫人而破了童子身,又为了你而一再破戒,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唉。」

就在赵志敬发挥演技的时候,突然,他只觉得灵魂深处一动,一个绿色的光点发出微光,一闪一闪的。

赵志敬大吃一惊,但表面上不露声息,安抚了小龙女几句,便马上起床穿衣,走出了房外。他对暗处的李莫愁挥了挥手,示意不要打扰自己,便回到自己房间,盘膝打坐,心思沉入了灵魂深处。

「明空!你醒来了么?」

「嘻嘻……」一把少女的娇笑声传来,赫然便是大唐世界位面意志所化的少女明空!

「人家刚刚醒来,便看到爹爹你在操女人,哼,大唐世界里那么多美人儿都不能满足爹爹么?虽然这个叫小龙女的女子的确是难得的绝色。」边说,一个略略模糊,但能看出是娇俏少女样子的光影显现在赵志敬意识中。

赵志敬道:「都三年多了,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我还怕你有什么意外呢!?」

明空的声音凝重起来:「这个位面十分奇怪,明明层次应该是比不上大唐位面的,但位面抑制力却不知为何十分的强大!我是拼尽了全力才能显现出来与你对话,时间有限,爹爹你认真听我说。」

明空继续道:「我本来的计划是缓缓吸收这个位面的游离能量恢复自身,然后慢慢侵吞这方位面的位面意志,取而代之。到时候爹爹你也可以拥有这方完整世界。虽然只是低等位面,但总算是一方世界之主,可以为以后的发展铺平道路。

只是没想到这个位面如此诡异,根本不是普通的低等位面。大唐世界已经是低等位面中的巅峰了,但我竟然也抗衡不了这方世界的位面抑制力,更不要提侵袭位面意志了。」

赵志敬沉声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明空又道:「幸亏这个位面的位面意志十分混乱,虽然强大,但却不像人家一般有灵智。所以,人家想到了一个法子。我要转生到这方世界里面来!」

赵志敬一震,连忙道:「转生?具体怎么样做?」

明空嘻嘻一笑,道:「很简单,只要爹爹你让一个女子受孕,然后人家就可以转生成为胎儿,通过这方位面的土著女子生下来,瞒天过海。」

赵志敬皱眉道:「只怕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吧?」

明空娇笑道:「那是当然。人家好歹也是一方位面意志,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里面,能承受得住人家转生的母体必须拥有最强的气运才行。」

赵志敬不禁问道:「最强的气运?难道是要公主或是什么身份尊贵之人?」

明空摇摇头,笑道:「公主也不代表有气运的,气运最强的女子自然是世界的女主角。嘻嘻,爹爹你可知道,有一个女子即是一部小说的女主角,又是另一部小说的重要女配角啊?」

赵志敬一愣,脱口道:「你是说黄蓉!?但她按时间段不是已经怀上了郭襄和郭破虏么?」

明空得意的道:「这方世界乃多位面重叠,混乱无比,黄蓉此刻却是还没有怀孕的。嘻嘻,便宜爹爹了。人家既然要转生,那么现在所余下的一点神力也没啥用处了,到时便用来帮助爹爹完成这件事情。嘻嘻,人家从爹爹脑中知道《神雕侠侣》的剧情,黄蓉不是有个叫郭襄的漂亮女儿么?人家便取代她好了。到时候,人家还可以和娘亲黄蓉一起来伺候爹爹哦。」

赵志敬笑骂道:「等你长大,都不知道要多少年了。」

明空笑道:「人家可是世界意志,转生后只要等几年灵智开启,便能恢复部分神通。便是短时间内变成成年人也有可能哦。到时候可能看上去就比姐姐郭芙小几岁,嘻嘻,郭府内母女三人一起翘起屁股让爹爹操弄,也是可以的哦,嘻嘻。」

赵志敬鸡巴都硬了,不禁摇头道:「小妖精,真是小妖精。」

这时,明空的样子突然一阵晃动,更加模糊起来了。

明空气恼的声音传来:「可恶,这么快就到时间了,人家又要沉睡了。爹爹,你夺舍这具身体可是明空专门挑选的,乃是这方世界气运最强的人之一,肯定有不凡之处……」

赵志敬一愣,自己这身体的原主人只是个在神雕世界里中盘便被弄死的龙套,又有什么气运可言了?

明空的光影又是摇晃了一下,便消失了,最后还隐约传来声音:「注意铁木真,绝不能让他统一天下……他……他就是……」

声音终于听不见了,估计是明空再一次陷入沉睡之中。

赵志敬皱起眉头,喃喃道:「铁木真?难道二十年后,他终于伤势痊愈了?」

此时,他的神思凝视于自己灵魂之内,那个大唐世界里和氏璧所化作的光点依然存在,但自己却不能与之沟通。

这是高等位面的神格碎片所化,里面沉睡着他在大唐世界里面带出的精华,如婠婠,师妃暄,石青璇等大唐世界的天之骄女都在其中沉睡,等着他解救。

哈,别人是随身老爷爷,我却是随身美少女,倒也真是优待。

赵志敬轻轻一叹,眼中的光芒变得坚定,握拳道:「不管怎样,先掌武林,再谋天下!」

赵志敬一行和全真教弟子已经离开宋金边境小镇几天了,而这个小镇现时却迎来了一男一女。

他们都是身穿常见的粗布衣裳,只是男的俊朗女的美艳,倒是一对璧人。

便是杨过欲完颜萍。

他们走进一处茶馆歇脚,待伙计上茶后,完颜萍轻声道:「根据探子回报,全真教的人兵分两路,大部队向龙虎山方向去了。而那掌教赵志敬却和两个女子一路,与其他人分别,不知道去了哪儿。」

杨过面露忧色,轻声道:「全真教的人去龙虎山,九成是想在那里重建山门,这我不管。但那赵志敬带着两个女子离开,其中一人肯定是姑姑!他竟不守信诺,安全后还不放姑姑离开,真是可恶!」

完颜萍轻声道:「只是人海茫茫,倒是难以寻找了。」

杨过沉吟了一下,道:「估计那赵志敬身为全真掌教,总得去参加那英雄大会的。敏敏库尔特郡主到时候也会去那边,我们便往那大胜关方向一路寻访吧。」

完颜萍略带担忧的道:「只是,完颜大哥你认祖归宗已被全真教的人知道,若那赵志敬先一步到达大胜关,并把消息说出,那你就十分危险了。」

杨过摇摇头道:「这不妨事,我们到达大胜关附近只要稍加打听,便可知道全真教的人有没有到达,到时候再决定行止。哼,我父亲可是死在那郭靖黄蓉手中的,若有机会,定要给他们一个惊喜,哈哈。」

完颜萍低头不语,过了一会,似乎是忍不住的开口道:「完颜大哥,根据情报,江湖上都传言龙姑娘是个……是个那样的女子……你又何必……」

「闭嘴!」杨过俊脸通红,怒视着完颜萍,喝道:「那些江湖传言辱及姑姑,我早已知晓,若被我发现是谁在造谣我定会要他死无葬身之地!我与姑姑相处多年,又怎会不知道她的为人?你若敢说我姑姑一句不是,休怪我无情!」

完颜萍还是第一次看见杨过如此疾言厉色,眼泪珠子顿时掉了下来,抽泣道:「知……知道……完颜大哥你莫要生气……是萍儿错了……呜……」

只是,她心里却忍忍有着不甘,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江湖上到处都传言那小龙女是个淫贱下流的轻薄女子,这样的女人又怎么可以配得起完颜大哥?

待到杨过欲完颜萍两人离开后,他们旁边不远处一对正在对饮的茶客互相打了个眼色,快步离开,不一会就转到一普通的屋子里头。

其中一人道:「根据情报上的描述,刚才那年轻男子应该就是目标了,得赶快通知药王门的人才行。」

另一人道:「那小子不知因何事得罪了毒手药王,据我所知除了我们,药王门还花了重金,请了多个情报组织去探查那小子的行踪,我们能先一步找到,真是大功一件,哈哈。」

这个时候,在大胜关附近红花会的秘密据点。

准备参加英雄大会的红花会代表文泰来拥着娇妻骆冰躺在榻上,两人正说着私密话儿。

文泰来叹道:「金人竟然会派出如此多的士兵,那全真教就算是如何准备,都是守不住的。」

骆冰轻声道:「其实若是他们得知我带给他们的消息后,便化整为零,赶快离开重阳宫,也不会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

但她马上就摇摇头,道:「但这也是不可能,祖师基业哪个门派敢轻言放弃。

马钰掌教以身殉教,却也是难以避免之事。」

文泰来道:「根据最新消息,全真教三代弟子赵志敬接任了掌教之位,听说他是得到了祖师王重阳的显灵传功,武功大进。这等神鬼之事,委实让人难以置信。」

骆冰听到赵志敬的名字,不禁俏脸一红,显然是想到了自己在终南山下与这个男子的纠葛。

至今,这件事骆冰没有透露丝毫,连余鱼同的死她也是推在了追杀他们的金兵头上。

「对不起,四哥,冰儿竟做出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来……对不起……」骆冰靠在丈夫怀里,感受着丈夫的体温,心中暗暗道歉。

突然,骆冰撑起身子,只穿着轻薄睡衣的美好身段展露在文泰来的眼前。

她的睡衣是白色的,布料也颇为透明,若隐若现间,那颤巍巍的美乳轮廓清晰可辨,把前胸的衣襟撑起了一个美妙的弧度,更诱人的是弧度顶端那两点突起,散发着惊人的魅惑。

文泰来受重伤后鸡巴已经是硬不起来,但此时也不禁被眼前的美景所摄,呆了一呆。

骆冰微微一笑,玉手一拉,解开扣子,衣衫便滑落下来,雪白的玉乳傲然挺立,心中暗道:「四哥,人家现在便补偿你……」

只见她柳腰轻摆,如同水蛇般钻进被子里,趴到文泰来的腰间,解开裤头,让那耸拉着的软垂鸡巴露出,然后用最娇媚的声音道:「夫君,人家要吃……」

说罢,也不等文泰来反应,小嘴一张便把龟头吞入,并且不停的舔弄吸吮起来。

骆冰貌美肤白,身材出众,极具少妇风情,寻常男子被她这样口舌服务,只怕是被香舌一舔,就立即鸡巴硬挺。

但骆冰努力了许久,口中的鸡巴依然是软软的没有一点反应,她便轻轻的吐出鸡巴,捧起自己秀挺的乳房,腻声道:「夫君,你来摸一下人家的奶子嘛。」

表情又娇又媚,真是让人难以忍耐。

文泰来却长叹一声,道:「我是不行了。冰儿,你还年轻,若有适合的人,便跟着他走吧,别守着我这个废人了……」

骆冰眼眶红了起来,垂下头,低声道:「四哥,我骆冰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若你要把我赶走,我便死在你的面前!」

一时之间,两人默然无语,气氛尴尬。

过了一阵,骆冰强颜欢笑的道:「四哥,我先去洗一洗。」

说罢,便下床穿衣,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淋浴间,骆冰脱光衣服,用瓢子把桶里面的温水淋到自己身上。

温水润滑,流过那白腻细嫩的肌肤,显得分外晶莹。

骆冰幽幽一叹,只觉得心里面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整个人都不知如何是好。

只是,刚才为文泰来吹箫,却也是让她那成熟的身子也燃起了欲火,她暗道:「四哥,人家,人家好想要,好想你能在榻上宠爱冰儿,满足冰儿……」

一边想着,右手却是伸到了两腿之间,驾轻就熟的拨弄起来。

文泰来已经不行了好长时间,骆冰可是身心正常的女子,情欲煎熬之下,不免也会有自慰的行为。

只是,本来她往常自慰都是想象着丈夫已经身体健康时的样子,但此时丈夫的形象却变得十分模糊。

她并拢食指与中指,不停的在小穴中抠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一根又粗又长,坚硬火烫的肉棍。

这根文泰来健康时也远远比不上的宝贝,让她真正神魂颠倒,明白到身为女子竟然能有如此的极乐滋味,甚至让她忘记一切,连从来没有人碰过的后庭都献了出去,让这根宝贝狠狠贯穿。

「啊……啊……好舒服……啊啊……再来……啊……插……插得用力点…

…啊啊……啊……人家……人家好爽……啊啊……好粗……啊……用力……啊啊啊……」

骆冰闭上眼睛,回想着赵志敬干自己时候的场景,右手手指快速的在小穴里面不停进出,左手手指则按到了阴核上不停揉按,发出荡人心魄的腻声呻吟。

「啊啊……到了……要到了……高潮了……啊啊啊……好舒服……要到了……」自慰了一会,骆冰只觉得那快感不停的传来,马上就要到达高潮,更是让她忘却所有,只想不顾一切的去追逐那份刺激感。

「啊啊啊啊……操我……用力……啊啊……赵道长……啊啊……用力……到了……冰儿到了……好猛的鸡巴……啊啊啊……赵道长……啊啊啊……啊……」

剧烈的高潮来临,让骆冰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俏眸紧闭,双靥潮红,浑身颤抖,爽得忘却一切。当她重新张开眼睛,却看见淋浴间的房门被打开,而面色苍白的文泰来正呆呆的站在那里。

PS:其实小龙女的处理自己觉得不是怎么好,主要是小龙女的性格太难把握了。其实感觉原著中的小龙女的性格就是没有性格,根本就是个花瓶,没有自我,但遇到与杨过相关的事情就会变成白痴。不管怎么说,写系统文最爽的地方就是只要自己爽就好……不像写正规小说那样要讨好读者。干金书女主乃是我青年时的一个梦想,便是不合理,也要把我想干的女子给干完,只要稍微说得过去就好。如同郭襄,我又怎么会放弃黄蓉母女三人同床的戏码?

上一章: 十七 龙女之堕 上返回目录下一章: 十九 龙女之堕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