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十六、重阳之名

wolui
上一章: 十五、全真覆灭返回目录下一章: 十七 龙女之堕 上

作者:wolui2014年9月24日赵志敬夹着受伤的尹志平,在终南山的乱石与密林中快速穿梭,而他身后,则紧紧跟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自然是杨过,而女的,正是白衣飘飘的小龙女。

原来赵志敬发现杨过与尹志平相斗,便出手救出了尹志平,而本来早就隐伏于一旁,但为了不与杨过碰面所以没有出面的小龙女见状便也不顾一切的跳出来,追杀赵志敬两人。

杨过突然看见小龙女,真是喜出望外,顿时也跟着追了上去。一边追,还一边姑姑、姑姑的大喊。

小龙像是充耳不闻,埋头疾奔,但眼中的泪水却早已在打转。

她何尝不是对杨过魂牵梦绕?但,但为了杨过今后能挺起腰杆做人,她却又只好选择避而不见,此番苦楚却是只有她自己才明白了。

看见已经摆脱金兵了,赵志敬便在密林中停住了脚步。

小龙女与杨过也紧跟着到达。

一站定,杨过便惊喜欲狂的走上几步,握着小龙女的柔荑,喜道:「姑姑,姑姑,过儿,过儿想得你好苦。」

小龙女先是一喜,接着眼眶一红,神色一黯,竟是把手抽出来,连退几步,硬生生的转过头去不看眼前那深爱着的男人。

杨过顿时愣住,但马上又踏前一步,大声道:「姑姑,你可是恼我了?过儿可是有什么地方让你生气了?」

小龙女心中酸楚,死死摇着嘴唇,连连摇头,她知道,若是一开口,只怕便会哭泣出声。

杨过颤声道:「姑姑,若过儿不对,你骂我,打我,杀我,只要你喜欢便好。」

小龙女却是不答,只是抿着嘴唇,然后把目光望向了夹着尹志平的赵志敬,长剑一挥,竟是不管不顾的直向尹志平刺去。

赵志敬冷哼一声,不再保留,运起先天功,衣袖一拂,便把小龙女逼退。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道有没有,赵志敬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功力之高,顿时让杨过和小龙女心中大惊。

他们对全真教的高手如马钰及丘处机等的实力大体上心中有数,但这赵志敬只不过是三代弟子,一身武功之高竟是数倍于他的师门长辈!?

此时,赵志敬看着杨过,沉声道:「杨过,不知道现在是该叫你杨过,还是该叫你完颜过呢?没想到,你竟真的走上了这一条路!早知今日,当初贫道便该把你一剑杀死!」

杨过怕他追击小龙女,便与自己姑姑并肩而立,全神贯注的看着赵志敬,道:「多说无益,把尹志平这狗贼留下,我的目的就只是杀死他!」

赵志敬双目赤红,仰天长啸,装出悲愤交加的样子,喝道:「小贼,你带金兵灭我重阳宫,便是我教掌教马钰也被你们这些异族狗贼害死,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小龙女却清冷的插言道:「马钰那道士不是好人。」

此言一出,赵志敬不禁一愣,但马上想起之前小龙女夜闯重阳宫被马钰打伤一事,便心中了然。

小龙女自幼便在古墓成长,如同白纸般的单纯,对于民族矛盾、人情世故之类的常识根本毫无概念。在她的观念里,谁对她好的便是好人,害过她的就是坏人。

马钰阻止她杀尹志平报仇,那自然就是大大的坏人了。

赵志敬沉声道:「对不起龙姑娘的便只是我教的不肖弟子尹志平,其余人等都是无辜的。我答应过要给你们一个交代,便绝不会食言。」

说罢,他一手提起身受重伤,萎顿在地上的尹志平,掐着他的脖子,凑到他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小龙女其实是我干的,她的处子骚屄好爽,嘿嘿。」

尹志平双眼顿时瞪圆,张开嘴巴,却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很快,眼里的神采涣散开来,不甘的断了气。

赵志敬把被捏断了脖子的尹志平抱在手上,对着大为吃惊的杨龙二人道:「你们要的交代,贫道已经给你们了。」说罢,脸上露出悲哀的神色。

他低头,看着尹志平的尸体,喃喃自语:「师弟,我们从小便认识,一起学艺,一起成长,在师兄心中,便一直把你当成是自己的亲兄弟一般。只是没想到,结局竟会这样。虽说是你自己行差踏错,但毕竟也是我这个当师兄的没有做好监督之责。唉,天意弄人,委实让人神伤。」

杨过听见赵志敬的话,心道:「这人倒是个言而有信的至诚君子,小时候恐怕是真的错怪他了。」

赵志敬把尹志平的尸体放下,然后从怀里掏出三根香烛,点燃,插在地上。

然后对尹志平的尸体鞠了三个躬,双掌合十祷告,好一会才转过身来。

他目光转向杨过,射出凌厉的光芒,喝道:「那么,现在是你杨过该给贫道一个交代了!」说罢,身上竟是散发出强大的气势来。

杨过与小龙女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急忙凝神戒备。

杨过道:「你想怎么样?」

赵志敬肃穆的道:「贫道告知你真正的身世,便是想看看你到底会如何选择自己的道路。没想到,你最终选择了这样一条无耻卖国的汉奸之路,就和你那汉奸父亲杨康一样!既然如此,贫道今天便要清理门户,并为诸多枉死的全真教弟子报仇雪恨!」

杨过怒道:「不许你诋毁我父亲!他从小便跟随我爷爷长大,知道身世时已经成年了。难道你让他立即抛下多年的父子感情,马上去杀掉自己的养父?禽兽都知道要报养育之恩,若我父亲做这样的事,岂非连禽兽都不如?郭靖和黄蓉为了逼我父亲去对付我爷爷,想尽办法,最后更是把他逼死!更可恨的是他们竟趁我年幼无知而欺瞒于我,简直就是恶心!」

赵志敬长叹一声,像是心痛般的道:「杨过啊杨过,你扪心自问,郭大侠真的是对你有恶意吗?」

杨过顿时神色一僵,想起了年幼时跟随郭靖生活的情景。那个敦厚仁义,对自己无比关心的郭伯伯,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像对自己有什么恶意的。

他神色挣扎了一下,便道:「我不管那么多,什么汉人金人,我通通不想理会。只要能找回姑姑,以后和姑姑在一起,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罢,双目充满深情的望向一旁的小龙女。

小龙女身子一颤,终于忍不住开口,用带有呜咽的声音道:「过……过儿,别这样,我……我已经配不上你了……」

杨过立刻道:「姑姑,我,我对你的心意,从来没有半分变更,难道,难道非得要我死在你面前,才能让你明白吗?」

小龙女一惊,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手把杨过的嘴巴掩着,嗔道:「胡说什么,谁要你死了。」她此时的样子有点生气,但眼眸里还缀着泪珠,真是说不出的娇美可人。

杨过连忙抓着小龙女的手,急道:「姑姑,只要你愿意,我就陪你一辈子住在古墓里头,永远都只有我们两个人,也不必管外面的人的目光。这个什么金国世子,我也都不当了。」

杨过这番话情真意切,小龙女不禁心中感动,泪水滚滚而下,本来死寂的心再一次燃起了火焰。

此时,赵志敬冷声道:「师徒情深,真是让人感概。本来贫道对你们师徒相恋并没有什么异议,但杨过你这次竟然带金兵毁我全真教基业,却是罪不可赦!」

说罢,摆开架势,一副准备动手的模样。

杨过与小龙女手牵着手,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情意,只觉得一切苦难都不算什么,只要此刻能拥有对方,那一生便已不枉。

小龙女道:「过儿,这道人厉害,我们便用那玉女素心剑法来斗他一斗。」

杨过听到此言,知道姑姑已经回心转意,真是如吃了蜜糖般甜蜜,重重的点了点头,心花怒放。

玉女素心剑法就是玉女心经上的至高秘诀,在没有左右互搏的情况下,必须由两个心意双通的人来使用,一人用全真教的剑法,一人用古墓派的剑法,构成了威力奇大的玉女素心剑法。

杨过与小龙女便是凭借这门绝学在早期抗衡金轮法王这样的五绝级强敌,可谓十分厉害。

但是,玉女心经赵志敬在李莫愁处也看过,这门剑法对他而言根本没有秘密可言,所以也是毫不担心。

三人便斗在一起,杨龙二人的玉女素心剑法几乎毫无破绽,剑法连绵,招招杀着。

而赵志敬却是运起先天功,一力降十会,稳打稳扎,以功力的优势来压制杨龙二人的剑招。其中还不时使用一些九阴真经上的绝学,如大伏魔拳,蛇行狸翻身法等等,起到奇袭的效果。

赵志敬也是心中暗惊,这玉女素心剑法的威力竟是比他想象中更加强大,就算是自己明明知道这剑招的道理,但真正面对时,竟然也无法破解。

若非自己事先已经看过玉女心经,对这剑法了解甚深,只怕早就被击败了。

这玉女素心剑法竟然能让功力远不及自己的杨龙二人发挥出这样可怕的威力,真是可以与独孤九剑媲美了。

真是不知这号称毫无破绽的剑法遇上号称专攻破绽的独孤九剑时,会是哪门剑法厉害。

三人又斗了一阵,杨过与小龙女占得上风,把赵志敬压制得只能被动防守,基本没有多少进招了。

杨过英俊潇洒,小龙女清丽脱俗,两人一起施展剑法,配合起来圆融无碍,简直如同一对神仙眷侣一般。

虽然赵志敬处于下风,但他却并不着急,心中默念时间,暗道:「哼,应该差不多了。」

果然,杨过与小龙女的身形慢慢有点凝滞,似乎内息的运转出现了问题。

这下子,两人的配合便出现了失误,露出了致命的破绽。

而对玉女素心剑法也了解甚深的赵志敬自然不会错过机会,脸上金芒一闪,左掌全力挥出,便把杨过逼开,破解了玉女素心剑法。

然后右手一伸,竟是恰好穿过了小龙女的玉女剑法的剑招,一指点中她肩头要穴!

杨过大惊,连忙想回身救援,但脚下一软,竟是一点力气都提不上来。

赵志敬把被点中穴道的小龙女提在手上,对杨过冷声道:「你若有任何异动,我便先把你姑姑杀掉!」

杨过顿时停住脚步,惊怒交集的道:「你!你下毒!?」目光却是望向了赵志敬刚才在尹志平尸体便所点燃的香烛。

赵志敬哈哈一笑,这可是程灵素专门配置来阴人的香烛,那让人内息凝滞的毒药一经点燃,便无色无味的随风飘散,让人防不胜防。若是没有事先吞服解药,等发现时便已经手软脚软,难以反抗了。

他用手指抵着小龙女的死穴,对杨过道:「贫道恨不得立刻把你这小狼崽子杀死,以报我全真教枉死弟子的血海深仇。只是今天时机不对。你听着,立刻命令那些还在追杀我教弟子的金兵停止追击,否则的话我便立刻杀死小龙女!」

杨过生怕自己姑姑受到丝毫伤害,连忙道:「你若敢伤我姑姑,我绝不会放过你!」

赵志敬冷笑道:「废话少说,立刻命令金兵退兵,现在重阳宫已灭,我教掌教马钰也已身死,金国的主要目的已经完成,那些领军的将领绝对会卖你一个面子。等到我教弟子安全撤离,我自会放走小龙女。我赵某人向来言而有信,你大可放心。」

杨过没有办法,只好应允。

最先突围的丘处机等人也是死伤惨重,所率领弟子就只剩下三分之一左右,正艰难的逃避金兵的追击。幸亏他们是选择走山道一路逃亡大宋境内,金国的骑兵在山路上奔驰缓慢,才让他们有一线生机。

只是,在他们都要筋疲力尽的时候,却发现金兵停止了追击,终于让他们顺利的逃进了大宋边境。

在大宋边境的一小镇上,全真教残部聚拢在一起,人人带伤,个个疲乏,真是苦不堪言。

剩下的全真四子倒是没有折损,此时正心急如焚的等待,不知道最后突围的马钰等人情况如何。

等了半天,就看见了赵志敬率领着二十多个全真教弟子出现。

丘处机连忙迎上去,问道:「掌教呢与你孙师叔呢?」

赵志敬低下头,用沉痛的声音道:「掌教与孙师叔,都已经殉教。」

全真四子顿时噔噔噔的连退几步,露出悲愤交加的神色。

丘处机最冲动,他狂吼一声,拔出腰间长剑,怒喝道:「待我回去,就是拼了性命也要多杀几个金兵为师兄报仇。」

说罢,竟是不理会自身伤疲交加,就要返身北上。

其余的全真三子连忙拉着他,扰攘一阵,王处一沉声道:「邱师兄,掌教殉教而死,也算是求仁得仁。你现时已经是我们几个中武功及辈分最高的,需要留下有用之身,为重建我教而努力,岂可轻易言死?」

丘处机冷静了一些,但依然双目赤红,双手紧紧握着拳头,那指甲把手心都按出血来了。

此时刘处玄却是看到了被几个全真三代弟子挟带着的小龙女,不禁奇道:「那不就是古墓派的龙姓女子么?为何会在此处?」

赵志敬则叹道:「师叔可知道,我在金兵里面,发现了谁?」

全真四子都露出倾听之色。

赵志敬仰天长叹,沉重的道:「竟是杨过,曾经是弟子徒儿的杨过!他身穿金国贵族服饰,已经成为了金国的高层,显然是和他父亲一般认贼作父。此次重阳宫之难,少不得他的带路之功!」

丘处机面色涨得通红,怒道:「那小贼,那小贼竟敢如此!?」

赵志敬又道:「幸亏我在突围时擒下这小龙女,让杨过那小贼投鼠忌器,喝令金兵不再追击,方能带领剩余的弟子逃到此处。」

郝大通想了想,道:「怪不得那些金兵追到半路突然折返,原来竟是这个原因。志敬,你这次可真是立了大功。」

丘处机愤恨的看着小龙女,突然喝道:「这么说来,这小龙女也是和杨过狼狈为奸,便让贫道先弊了他!」说罢,竟是猛然挥掌,向着被制住穴道不能动弹的小龙女打去。

赵志敬连忙喝道:「不可!」

说罢身形急闪,竟后发先至的抢在丘处机身前,脸上金芒一闪,运起先天功,用力一格。

砰的一声,丘处机竟是被震退了七八步,差点立足不稳摔倒在地。

全真四子顿时变色,他们可都是跟随过王重阳的,不禁同时惊呼道:「先天功!?」

王处一身为赵志敬师傅,自问对这个弟子的武功进境也是颇为了解的,不禁问道:「志敬,怎么回事,你竟练成了先天神功?」

赵志敬点点头,开口道:「此处人多,我们先回客栈,志敬将一切都说给师傅及诸位长辈知晓。」

在客栈的房间中,赵志敬站在中央,而神色各异的全真四子则围着他。

赵志敬露出回忆之色,沉痛的道:「当时,我和掌教师伯以及孙师叔走在最后,金兵派出好几个高手连夹击我们,但为了让其余弟子撤退,我们三个也只好拼命抵挡。只是金兵势大,孙师叔先被弓弩射中要害,就此仙去……而掌教则连杀几个金兵高手,但最终也是力竭,为围攻而亡……本来我也是绝难逃出生天,但就在那最危急的时候,竟是发生了一件异事。」

王处一急问道:「什么事?」

赵志敬露出崇敬之色,道:「就在那时候,重阳祖师降临了!」

全真四子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丘处机颤声问道:「重阳先师!?重阳先师还没死!?」

赵志敬摇摇头,道:「不是,重阳祖师确实已经不在这世上。但他临死之前,一身神通功参造化,已是神仙之境,死后却是羽化登仙,位列仙班。本来仙凡有别,他是不可再牵涉红尘,但此次祖师在仙界得知我教大难临头,硬是突破仙凡之隔,把力量投射下来。」

全真四子都是目瞪口呆,真是不知该如何反应。

虽然他们都是修道之人,但若是旁人对他们说这些鬼神之说,他们肯定嗤之以鼻。但现在赵志敬所说的却是他们心中敬若神明的师尊,却是让他们半信半疑,就算是疑惑,也不敢轻言否定。

赵志敬继续道:「祖师把力量投射到我的身上,让我瞬间功力暴增,更是学会了先天神功。这样,我才能再那死境中脱困而出,更把掌门信物重阳佩剑也抢了出来。」说罢便拿出了腰间的长剑让其他人过目。

丘处机刚才和赵志敬对过一掌,知道这个师侄的功力远在自己之上,不禁信了几分。毕竟,若非是这样的鬼神伟力,根本不可能让一个人的功力暴增,更别提突然学会先天功了。

赵志敬又道:「若非如此,我也不可能击败那小龙女并把她生擒。」

全真四子暗暗点头,小龙女夜闯重阳宫,他们可是知道小龙女的功夫的,单对单,他们这些二代弟子没有一个是那女子的敌手。赵志敬能把她生擒,可是比杀死她更难,自然是有奇遇而让武功大进了。

郝大通开口道:「未知重阳先师可有什么吩咐?」

赵志敬郑重的道:「重阳祖师命令我为下一代的全真掌教,全面主持重建全真的工作。」

全真四子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却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赵志敬又道:「重阳祖师说,终南山的基业已毁,那么我教可向南方发展,如那龙虎山就是一个重建教派的理想之地。」

刘处玄插言道:「龙虎山也算是道教名山,此时除了一些小道观,倒也没有什么大门大派,确实适合我们重建教派发展弟子。只是,重建山门需要大量银钱,而我们的积累大多都留在了终南山上,此时却是有点捉襟见肘。」

赵志敬笑道:「师叔不必担心,重阳祖师已是仙人,这些事又岂会没有料到?

他已经告诉了我一个宝藏的所在,可以用来换取资金重建山门!」

说罢,他叹了一口气,道:「志敬才疏学浅,其实哪里能担任这掌教之位?

只是重阳祖师有此吩咐,我也只好勉力而行,待到重建教派的工作略有起色,我自当把这掌教之位退让出去,让师傅或师伯你们选一贤能任之。」

全真四子乃是真正的侠义之士,对权欲的渴望没有多少,倒是没有窥视那掌教大位。

丘处机道:「既然重阳先师选择了你,那你就是全真掌教,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自然全力辅助,志敬你不必如此患得患失!」

刘处玄也道:「我全真教虽然号称与少林、武当比肩的正道大派,但除了不怎么管事的周师叔外,我们几个二代弟子的武功根本上不了台面。而此时志敬你既然得到先师垂青,习得先天神功,正好作为我们全真教的代表,打出我们的威风来。」

此时,郝大通插言道:「对了,还有一事,我突围的时候竟是遇上了那赤练仙子李莫愁,她还帮忙我们打杀金兵,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赵志敬则道:「这事我知道,这和祖师的另外一桩吩咐有关系。」

全真四子便又露出了倾听之色。

看着这个几个牛鼻子自然的把主动权交给自己,赵志敬心中暗笑,面上却正色的道:「祖师飞升后,反思在尘世之中所做过的事情,一切都豁然开朗。后来,他施展神通,把林朝英前辈也接到了仙界,与他一起。」

全真四子顿时露出古怪之色,他们可都是知道自己师傅与林朝英一辈子的恩怨纠缠的,没想到师傅成仙之后,竟是把老情人也接上去了。

赵志敬继续道:「那李莫愁会帮我们的忙,就是因为听了林朝英前辈的吩咐。」

全真四子便露出了然之色,竟是这样,本来那李莫愁乃女魔头,更是与全真教多番冲突,本应是对全真教恨之入骨才是。原来她竟是因为受到了自己师门长辈的命令,才救助全真教弟子。

就在这时候,客栈大厅处却是传来一阵阵的喧哗之声,十分吵闹。

紧接着,房间的木门竟是被猛的推开,跳进来一个须发皆白,不修边幅,形象颇为滑稽的老者。

全真四子先是一愣,然后便异口同声的道:「拜见周师叔。」

来人竟是是王重阳的师弟周伯通!

周伯通虽然无心无肺,但终究是全真教的镇山之宝,他得知金兵攻打全真教的消息后,便马不停蹄的赶来。去终南山是来不及了,但却让他找到了此处。

周伯通一进来,便向王处一问道:「小处子,重阳宫怎么样了?」

王处一一张老脸顿时涨得通红,这个称呼是他年幼拜师时周伯通对他的称呼,现时竟然又被他喊了出来,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赵志敬也几乎爆笑出来,靠,王处一这大老爷被叫「小处子」,能不能别这么搞笑啊。

一旁的刘处玄解围道:「周师叔,重阳宫已被金兵烧成了一片白地,马师兄与孙师妹,都已经殉教了……」说罢,眼眶却又红了起来。

周伯通呆了一呆,喃喃自语:「重阳宫没了?」

说罢,他扯着自己的乱发,数落道:「你们几个怎么这么没用,连师哥的心血都保不住!」

全真四子顿时满面羞愧的低下头来,周伯通可是他们师叔,便是没有道理,也反驳不得。

赵志敬却站出来,严肃的看着周伯通,沉声道:「师叔祖,掌教以及诸位师叔师伯浴血奋战,甚至以身殉教,救出了大量的我教弟子。此等功劳,又岂是你轻飘飘的一句没用所能抹杀!?」

在场的人都呆了一呆,没想到赵志敬这个辈分最低的人竟会这样直言顶撞。

但此时的赵志敬一身正气,不畏强权的样子,却是自有一番威仪,让全真四子都感到全真掌教便该是这般模样。

周伯通不认得赵志敬,便问道:「你是谁?」

赵志敬躬身道:「弟子赵志敬,不久前刚被重阳祖师命为新任的全真掌教。」

周伯通其人心智如同顽童一样,也不记仇,对赵志敬顶撞他其实也不放在心上,但此时听见他说重阳祖师,不禁大为诧异,急问道:「你说什么!师哥任命你为新任掌教?师哥,师哥他还未死?」

赵志敬便把刚才对全真四子忽悠的那番话又说了一遍。

周伯通皱眉道:「那么,你现在是会先天功了?」

赵志敬点头应是。

周伯通露出跃跃欲试之色,突然道:「那我便试一试你有没有骗人!」说罢,一拳呼的一声便打向赵志敬。

赵志敬沉声一喝,脸上闪过金芒,双手一格,砰的一声,却是被周伯通震退了一步。

他心道:「自己就算是运起先天功,与五绝等级的高手似乎还是稍差一筹啊,最多也就是和裘千仞比肩的准五绝级数,续航能力只怕还比不上裘千仞。」

周伯通大为兴奋,喝道:「真是先天功!」说罢,便继续进招,向赵志敬攻来。

赵志敬大喝一声,一拳挥出,拳势威猛无比,赫然是九阴真经上的绝学大伏魔拳!

周伯通侧身避过,惊讶的道:「这,这是九阴真经上面的武功!」

赵志敬点头道:「正是,重阳祖师除了先天功,也把九阴真经上的功夫传给我了。」

赵志敬当初在古墓里头抹去重阳遗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众所周知王重阳并没有把九阴真经留在全真派内,会九阴真经武功的也就郭靖、黄蓉、周伯通等寥寥数人,赵志敬应该是没可能接触得到的。

如果说赵志敬能学会先天功,用偷学重阳宫中秘笈的说法还解释得过去,但懂得九阴真经上的武功,除了王重阳亲自教他,就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毕竟在这个时空之中,知道王重阳把部分九阴真经刻在古墓石棺里的,就只有他一个人。

所以,赵志敬从田归农处得知金兵进攻的消息后,便定下了借用王重阳名头的计划,自然事先把重阳遗刻抹去,免得杨过或小龙女也学得九阴真经上的武功,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戳破他的谎话。

看见周伯通又想动手,赵志敬连忙喝止道:「师叔祖,请听我一言!」

周伯通便收住了脚步,喃喃的道:「这些小牛鼻子就是无趣,连打架都磨磨蹭蹭的,哼。」

赵志敬正色道:「重阳祖师共吩咐了我三件事,第一件,就是让我担任全真掌教,主持重建山门的工作。而第二件,便是让我把九阴真经上的武学传下去,让全真教弟子也能学习。」

周伯通惊讶道:「师兄向来都不让人看那九阴真经的,为何会有这样的命令?」

赵志敬道:「祖师飞升后,越发感到门户之见害人不浅。现时异族入侵,汉家江山岌岌可危,我全真教乃抵抗异族的先锋,自然应该把所有资源都用于强化自身,才能更好的与异族高手争斗。既然九阴真经乃祖师技压群雄夺得之物,如郭靖黄蓉等外人都能练,我们全真教嫡传弟子为何不能练?」

在赵志敬心中,王重阳简直就是白痴,坐拥神功竟然敝帚自珍,亲传弟子都没能学会。若是全真七子在年轻时就能学九阴真经上的武学,实力绝对比现在起码翻一番,全真教也不会面临没有高手坐镇的尴尬。

周伯通喜道:「那么说来,我也可以用九阴真经上面的武功啦?哈哈,一直记得却不能用,可真是憋得辛苦之极。」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那,那师兄他可有提起我老顽童周伯通?」

赵志敬点头,微微一笑道:「重阳祖师也曾提到师叔祖,但却只说了两个字。」

周伯通连忙问道:「什么字?」

赵志敬凑到周伯通身边,轻声道:「胡闹!」

周伯通一听,顿时呆住,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年幼时跟随王重阳学武的情景。

自己调皮捣蛋,师兄却极少责怪,只是偶尔皱眉说句胡闹。

而自己这一生,与那瑛姑纠缠不清,困在桃花岛上十几年,然后行为处事一直都是乱七八糟。

这岂不正是胡闹二字?

周伯通只觉得师兄这两字,便像是长辈在爱溺的教训后辈,既有斥责,也有爱护,想起师兄的好处来,竟是愣愣的流下泪来。

不多时,更是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师兄……师兄……」的叫个不停。

而全真四子看见周伯通这真情流露的模样,也不禁想起师傅,也都潸然泪下。

过了许久,大家的情绪平服下来,赵志敬继续道:「传授九阴真经是第二件事,还有第三件事。」

周伯通以及全真四子便把注意力集中过来,此时他们已经完全相信赵志敬刚才的忽悠了。

赵志敬像是有点尴尬,犹豫了一下,才道:「重阳祖师吩咐,更改全真教弟子不能婚娶的禁令,让我教弟子也可以娶妻生子。并且……呃……并且让我要娶古墓派当代两位女弟子为妻……」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呆,实在想不到王重阳竟然会有这样奇怪的命令。

丘处机皱眉道:「我们求道之人修心养性,炼精化气,自该远离女色,重阳先师此举何意?」

赵志敬道:「我当时也十分奇怪,但后来便明白到了祖师的苦心。我教遭逢大难,弟子死伤众多,更是暂时连山门都没有了。而现时我们处于抵抗异族的一线,却是急需要补充弟子,所以祖师才有这样的决定。」

赵志敬顿了顿,又道:「我的想法是这样,原来这些一心向道的弟子不作改变。但另外设立传真下院,用于招纳江湖上那些敢于抵抗异族的有志之士,降低门槛,不忌婚娶,也没有那么多清规戒律,只要遵守基本的正道行事原则就可以了。这样便可以迅速补充人手,形成规模。当然,具体的规则,便需要几位长辈细细讨论。」

此时赵志敬说话虽然客气,但神色却很强硬,并不是商量,而是真的是以全真掌教的身份颁布令谕。

看到全真四子有点不知所措的模样,赵志敬则转头对周伯通道:「师叔祖,既然门规已改,那也请师叔祖重新归入派内坐镇,便是那瑛姑前辈也可安置于下院之内。」

周伯通一张脸涨得通红,却以为又是他重阳师兄的吩咐,便不敢说什么反对的说话。当然,在他心里,也是对这个更改这个禁止婚娶的门规大为支持。他本身与瑛姑在一起,还生过儿子,自然是大大的违反了门规,所以一直以来都不敢回终南山,便是这个原因。

此时既然门规更改,他便没了这个心病,对赵志敬的想法自然全力支持。

现在,全真弟子大概还剩下二百多人,虽然与以前过千人的规模不可同日而语,但实际上二百多人的门派已经是武林中的大派了。

就算是江湖上名声极响的五岳剑派,除了嵩山派,其余的四派也都就几十人。

便是武当派这样的正道领袖,估计也未必有现时全真派的弟子多。当然,武当派弟子的质量应该比全真教的要好,但随着九阴真经的开放,全真教弟子若干时日后便能赶上。

而周伯通回归坐镇全真下院,虽然这人不怎么靠谱,但毕竟是天下间最最顶尖的高手,能自由运用九阴真经的他,加上左右互搏,绝对是五绝第一人。这也让全真教有了底气。

赵志敬暗道:「这可是自己未来能够聚拢到的顶级高手之一,还有那段誉、令狐冲、张无忌之流脑子不怎么好使,也可以大加利用。对了,还有那侠客神功大成的神级高手石破天,若是以后与那些少林秃驴争雄要面对扫地僧,这就是硬抗扫地和尚的必然人选,也需要仔细谋划。」

这时,王处一道:「为什么重阳先师会让你去娶李莫愁这女魔头以及小龙女这小妖女呢?这两女声名狼藉,岂可配我全真教掌教?」

赵志敬叹道:「祖师他生前负了林朝英前辈的一腔深情,自绝亏欠良多。现时看见古墓派两位当代传人竟都如此不堪,便起了补偿之念。祖师让我娶那李莫愁与小龙女,便是要让我把她们引导向善,重新做人。」

王处一道:「竟是这样,那,那可真是委屈你了。」

一旁的周伯通摇头晃脑的道:「女人就是麻烦,一个女人已经麻烦,要是两个女人,岂不是要把人烦死?哈,莫非师兄在仙界也是被那林朝英烦住,所以才这样下令?」

此言一出人人面色古怪,但王重阳终究在他们心中尊崇无比,却是无人敢说什么。

赵志敬也是露出无奈之色,道:「我其实也是颇为踌躇,那李莫愁与小龙女根本不是什么好女子,但我既然继承了祖师的力量,那自然也要担起责任,弥补他的遗憾。就算那李莫愁与小龙女再有千般不是,我也必定会让她们改过向善,必然不可让林朝英前辈传下的古墓派蒙羞!」

金兵攻破传真教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中原大地,人人震惊。

嵩山派峻极禅院,左冷禅看着手中的书信,面上露出凝重之色,低声道:「传真教……堂堂传真教……竟这样就没了……」

沉吟片刻,他提高声音,对下首的心腹道:「取消此次参加英雄大会的行程,蒙古这次令金国剿灭全真,却是杀鸡儆猴。我派位处北方,若是参加抗蒙的英雄大会被异族知道,只怕连我们都有危险。正好那刘正风准备金盘洗手,便以此为借口吧。」

同样位处嵩山的武林正道领袖少林派,大雄宝殿年内,德高望重的方丈玄慈正在与其他几个老僧商议,最终,他长叹一声道:「我们宣布封山闭门一段时间,避开这英雄大会。唉,我们本来就是异族的眼中钉之一,此时却是不可当那出头鸟了。」

北方的不少门派知道全真覆灭后,都是心中惶然,许多都是推却了那英雄大会的邀请,怕激怒异族弄得个山门破灭的下场。

这个时候,赵志敬却来到了囚禁小龙女的客房之中。

小龙女面无表情的看着赵志敬,冷冷的道:「你说过安全后就将放我离开,此时安全了么?」

赵志敬淡淡一笑,道:「你可是想回去找杨过。」

小龙女点点头,却不答话。

她知道杨过不介意她失去贞洁,并愿意与她一辈子长居古墓后,心结却是解开了,死寂的心也重新燃起了希望来。

突然,小龙女觉得一阵胸闷,竟是干呕起来。

赵志敬稍稍皱眉,却是握起小龙女的手腕,替她把脉。

过了一会,赵志敬面色古怪,对小龙女道:「龙姑娘,你应该是怀孕了。」

小龙女只觉得眼前一黑,顿时天旋地转,怀……怀孕了!?自己,自己竟是被那尹志平因奸成孕,怀了那恶贼的孩子!?

PS:本来想写长点,把H场景也加进去。但是由于本人即将要出外一段时间,单位组织出国考察,估计十一假期后才回来,要停更十来天了,所以先把写了的发出来。

上一章: 十五、全真覆灭返回目录下一章: 十七 龙女之堕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