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十二、龙女之殇

wolui
上一章: 十一 莫愁沉沦返回目录下一章: 十三、骆冰到来

【重生赵志敬】(十二、龙女之殇)

作者:wolui2014年9月5日发表

十二、龙女之殇

终南山下的城镇内,一处颇为偏僻的住宅,赵志敬正把一个着一个年约三十,春情勃发的丰满美妇压在榻上,粗大的鸡巴完全插进女人的肛菊之内,不停的抽插。

“啊……啊啊……裂开了……啊……后面好胀……啊啊啊……可恶……明明不让你干后面的……啊啊……混账……啊……”名震江湖的赤练仙子李莫愁此时却像是发情的痴女般,俏脸潮红,发出苦恼又充满魅惑的呻吟声。

而两腿之间的小穴,却是狼藉一片,显然刚刚才被男人的大肉棒干完,此时还不停的往外冒出淫水。

赵志敬喘着气道:“口中说着不让,但身子却老实得很,哈,你早就爱上被道爷的鸡巴干后庭的感觉了。你知道么,我们现在叫做肛交,你这个喜欢肛交的淫贱女人。”

李莫愁大叫一声,突然一掌就往赵志敬头颅拍去,但马上就被男人一手抓住。

赵志敬邪笑道:“你恨不得杀了我,哈哈,杀吧,我给你机会一直呆在我身边,你有本事就杀,哈哈。”

李莫愁呻吟着道:“混蛋,我……我终有一天会杀了你……啊啊……好……

好深……干得好深……啊啊……”

突然,李莫愁身子一震,发出尖锐的淫叫,忘情的道:“泄了……啊啊啊…

…泄了……屁眼……屁眼高潮了……啊啊啊……呜……好舒服……呜呜……啊…

…”

强烈的高潮持续了几分钟,好不容易,才稍稍平服过来。李莫愁叹了一口气,道:“你不是说要去对付小龙女的吗?以你的功夫,那小婊子与相好两个人都不是你的对手。何况,我也可以帮你的忙。”说到此处,眼眸里闪过阴冷的寒芒。

赵志敬缓缓把鸡巴从李莫愁的后庭抽出来,淫笑道:“你是爽够了,但我那宝贝儿还硬着呢。”说着,大鸡巴却凑到了李莫愁的唇边。

李莫愁白了他一眼,道:“你不怕我把那丑东西一口咬掉?”

赵志敬笑道:“真是咬掉了,你以后可就没得享受了。何况,这根东西把你那师妹小龙女干得骚屄大开的景象,你不想看么?”

李莫愁看着那依然一跳一跳的粗大阳根,又想起了这根东西给自己带来的无上快感,只要一插入来,那份硕大就把自己那窄窄的肉穴狠狠撑开,然后摩擦,抽送,带来让自己神魂颠倒的感觉,忘却了一切。

是的,就是连陆展元那负心的小贼子,在那一刻都忘个一干二净,全部心思都被这充满魄力的男子巨根所占据,自己,自己是完全的失败了。

无论是武功,还是身子,甚至心灵,都输了,输给了这个强大得如同魔王般的男人。

她只觉得一阵心悸,这根阳物明明粗鲁横蛮的插进来,夺去了自己所有的清白,捣碎了自己一切的尊严,但,但自己却生不出一丝讨厌,反而是欢喜着,期待着。

只怕,只怕自己是真的舍不得了。

没想到男女之乐,竟会让自己如此沉迷,天啊,我难道疯了么?这个臭道士卑鄙无耻,下流淫贱,但,但自己竟会这样?

自己明明依然讨厌其他男人,依然恨不得杀进天下间一切淫贼,但,但偏偏却被这个淫道所征服。我的身体,我的身体渴望着,渴望着每天都被他安慰,被他蹂躏,被他压在身下,然后让那欲望之火把一切都燃烧殆尽。

这么粗大的鸡巴,若是,若是插入小龙女那婊子的下面,一定很有趣,哈哈。

脑中浮现起一直嫉妒的小龙女那哀号痛苦的模样,李莫愁突然感到一阵快意,竟是对眼前这根鸡巴更加喜欢了几分。

她嗯的一声,便把男人的鸡巴含入嘴里,然后吸吮起来。

在被关在古墓里时,她已经帮男人口交过好多次了,现在已经颇为熟练,吞吐之间没有齿感,让男人爽得不得了。

赵志敬暗道:“移魂大法虽然不能像大唐世界里的心魔气场般完全扭转认知,但潜移默化下,也是颇有作用,只是反噬的风险很高,不能随意施展。”当然,他也是小心注意,双手像是夸奖般摸着李莫愁的秀发,实际上则是暗中戒备,若感到李莫愁真的运力想咬,也可以立刻阻止。

李莫愁吸了一阵,赵志敬便叫一旁的洪凌波也过来。

洪凌波乖巧的爬到榻上,与自己师尊并排跪着,凑过来一起为男人舔弄阳根。

一边舔,一边小心翼翼的哀求道:“道长,什么时候可以给我们解药啊,那,那毒药好像快要发作了吧。”

赵志敬笑道:“等贫道出火后,便给你们最近几个月的解药,只要你们不背叛我,便不必担心毒发。”

这话听得李莫愁师徒暗暗咬牙,但却无可奈何。那什么三鹿奶粉发作时的痛苦,真是不想再经历了。特别是李莫愁,此时死志已经淡了,那毒发时的恐怖便越发清晰起来。

赵志敬的鸡巴十分粗长,李莫愁还不懂得深喉口交的技巧,最多也就含进去一半,而洪凌波便主要把伺候的目标集中在鸡巴的根部以及阴囊那。

这样的性游戏在古墓里已经进行过多次,李莫愁从一开始的反感,到现在也已经习惯,反而觉得分外刺激。

说到底,她对赵志敬并没有爱,只是一种肉欲之恋,越是刺激,便越有快感。

在这对美人师徒的伺候下,赵志敬终于低吼一声,痛痛快快的怒射而出,大量的阳精射满了两女的脸蛋。

两天后,夜里,全真教第三代掌教弟子尹志平像是有点心绪不宁,独自出了重阳宫,向着山下走去。

他刚离开,一条人影便如同轻烟般跟在他背后,悄然无声,自然是赵志敬。

他暗道:“终于到时间了么,老子辛苦监察,总算没错过,哈哈。尹志平啊,这辈子你可没有转职成龙骑士的机会了。”

尹志平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龙姑娘,你,你还好吗?我,我只不过是想远远的望你一眼,绝不是亵渎你……只要,只要偷偷看一眼就好了……”

尹志平却是对小龙女一见钟情,几年前见过那彷如姑射仙子般完美无瑕的少女后,就一直泥足深陷,每晚都回想着小龙女的音容笑貌,难以自持。

此番,却是他打听到了小龙女便在终南山山脚居住,一时间忍不住对心中女神的思念,便想过来偷偷看一眼,慰藉相思之苦。

他一路寻去,很快,便找到了杨过与小龙女所居住的茅屋。

走着走着,他突然大吃一惊,前面不远处的草地上,竟躺着一个白衣女子,赫然便是自己心中的女神小龙女。

原来,小龙女与杨过终于被欧阳锋找到。一直以为杨过是自己儿子欧阳克的欧阳锋便让其跟随自己学武功,怕小龙女偷看,竟点了小龙女的穴道。

欧阳锋乃天下间最顶尖的高手,功力比小龙女高出一大截,点穴手法也是独特,小龙女根本没办法冲开被封的穴道,只能一直静静的躺在草地上。

而杨过还不知道自己的姑姑被义父点穴,他正在几里地外听着欧阳锋的教导,练着蛤蟆功呢。

尹志平只觉得一颗心砰砰直跳,神智一片混乱。

龙姑娘,龙姑娘她竟在草地上睡觉?

嗯,不对,她,她怕是被人点了穴道,所以才倒在地上。

可恶,究竟是谁竟然敢伤害龙姑娘,我现在就去救她!

想到此处,他便想走上前去,解开小龙女被封的穴道。

但脚刚刚迈出,就停在了半空,他暗道:“不对,龙姑娘明明是和杨过那小子在一起的,为什么现在就只有一个人在呢?莫非他们遇到了敌人,杨过逃走了?”

尹志平百思不得其解,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却是停住了去救小龙女的念头,反而是偷偷的潜到了茅屋附近,仔细观察了一阵。

嗯,没人,杨过不在此处,那龙姑娘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什么人点了她穴道?

一边想,一边向躺在地上的小龙女望去。

此时他观察的角度刚好在小龙女背面,没有被小龙女发现。

只见小龙女如同平常那样身穿白衣,如同白纱般覆盖在身上,黑发如云,此时却已散开,披落在草地上。月夜朦胧,她就像是沉睡着的仙子般,恬静,神秘,清幽。

尹志平看着朝思暮想的女神,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液,暗道:“龙姑娘好美,实在太完美了,真是像仙女一般。”他不由自主的走上几步,离得更近。

小龙女那不可思议的绝艳更是冲击着他的心灵,让他不由得呼吸急促。

虽然从这个角度尹志平看不见小龙女的正面,但小龙女的样子他便是不看,也没有任何时刻会忘记。就算现在,光看那线条优美的白皙侧脸,那小巧玲珑的可爱耳垂,还有胸前那稍稍起伏的诱人曲线,都能让他口干舌燥。

龙姑娘,龙姑娘的身子好……好好看,尹志平的目光聚焦到了小龙女的胸前,薄薄的白色纱衣,让发育良好的奶子撑起了漂亮的弧度,简直惊心动魄。

尹志平脸红耳热,暗道:“若是,若是我摸一把,亲手摸一把,那就是立刻死了也甘愿。”

他不由自主的缓缓走过去,距离小龙女已不到十米了。心中天人交战,一直以来师门的教诲与自身的欲望在剧烈冲突,让他那颇为英俊的脸蛋也为之扭曲。

啊!不管了!今夜过后,就算是要万劫不复,也不管了!

龙姑娘,我,我好喜欢你,好想念你!

尹志平心中嘶吼着,又走近了几步。

此时,小龙女虽然浑身不能动弹,但耳目没受影响,已经听到有人靠近的声音了。只是她的头偏向了另一个方向,却是没能看到来人到底是谁。

她心中十分惊慌,此处荒无人烟,但竟恰好在自己不能动的时候碰上了歹人?

突然,一条手帕盖住了她的眼睛,让她陷入了黑暗之中。

小龙女口不能言,心中大急,暗道:“难道过儿那疯疯癫癫的义父竟对自己起了歹意?”

尹志平看见小龙女就躺在自己身下,近距离欣赏着,更是觉得她真是清丽绝伦,风华绝代,便是用尽天下间一切的赞美词句,都难以形容这份惊人美丽的万一。

小龙女的美超凡脱俗,不似人间,只有真正从天上下凡的仙子,才有这样的美态。

尹志平看得痴了,接着只觉得心中冒起了一团火,他的双手颤抖着,慢慢往下按去,按向女孩那秀挺的胸部。

快要按到了,他顿了一顿,又是一阵犹豫,只是,都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被身体的欲望所支配,什么清规戒律,什么师门教诲,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在小龙女这样的美人面前,任何男子都会化身为野兽,这种惊人的魅力根本无法抵御。

尹志平狠狠一咬牙,双手按下,一把就握住了那对充满弹性的玉乳,虽然隔着衣服,但依然感到这对奶子是多么的挺翘圆润。

小龙女的乳房可是从来没有被异性碰过,此时不禁一呆,然后心中又羞又急,自己,自己的身子就被人玷污了!

紧接着,男人压了下来,亲吻着她的俏脸。

嗯?很光滑,没有胡子!

此处荒郊野岭,居住了差不多一个月,都没有见过有人来这儿,所以小龙女直觉上就觉得这个侵犯自己的男子就是那个疯疯癫癫的老汉。

但过儿义父脸上有短须,而这人面上却十分光滑,那就绝不是了。

难道,难道这人竟是过儿不成?

想到此处,小龙女只觉得心中一荡,刚才的着急与担心刹那间化作了又羞又喜,暗道:“过儿这孩子,真是……真是乱七八糟,竟,竟趁我不能动弹之际来调戏我……”

啊,他,他的手……好用力……竟这样摸我那里……

小龙女以为是杨过,心中自然愿意,虽然觉得过儿抓自己奶子的手法有点粗鲁,但,但想到他也是激动,反而是涌起柔情,衣服下雪白玉乳的乳头,却是很快便硬挺了起来。

而尹志平此时双目赤红,一边亲吻着小龙女,一边为她宽衣解带。

先是上裳,解开束缚,那对雪白滑腻,娇柔挺拔的椒乳便挺立而出,粉红色的乳晕,小小的乳头,完全展露在月夜之中。

小龙女的皮肤雪白晶莹,那如雪堆般的乳肉没有丝毫瑕疵,把嫣红的双乳上那嫣红的蓓蕾衬托得分外诱人。

尹志平眼都看直了,也不管那么多了,趴下身去,一嘴就吸着一只椒乳,把乳头咬到嘴里,又吸又啃,大量的口水便滴落在小龙女圣洁的山峰之上。

小龙女心如鹿撞,感到自己的奶子被情郎轻轻啃咬,只觉得如同触电般的刺激不断从乳首处传来,前所未有的刺激感觉让她神魂颠倒。

她暗道:“过儿,人家明明都已经说明要当你妻子了,但这一个月来你都像以前那般敬重我,就像仍把我当师傅那样。却是没想到,你也是把一切都藏在心里面。”

想到此处,她又暗道:“莫非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所以过儿一直没能放开,虽然心中也想着我的身子,但却一直没敢表露出来?唉,若是,若是你想要,就算是在古墓里那时,姑姑,姑姑也就都给你了……”

此时,她又想起了自己与杨过在断龙石放下后互表心迹,自己用机关隔开李莫愁师徒后,在石室中挨入情郎的怀里,而他也是紧张的抱着自己,胯下……胯下那处事物却是硬了起来,一下一下的戳着自己的小腹。

羞……羞死人了……

小龙女玉颊羞红似火,只觉得过儿的双手越来越不规矩,甚至,甚至摸到了自己两腿之间那神秘之地。但她无法动弹,只能任人施为,又是害羞又是惊喜,想不到情郎竟然如此大胆。

莫非,莫非他今晚就想与自己成了那好事?

但,但他义父还在附近,他,他怎么会如此大胆。

小龙女心中忽上忽下,情郎这样的亲怜密爱,她已是期待已久,虽然此时环境并不舒适,但想到在这席天幕地之下两人便要二合为一,竟也让她心中欢喜激动,只觉得神思飘荡,心神皆醉。

我,我今晚便将自己交给你……从今夜开始,我便是你真正的小妻子了,你就别叫我姑姑了。

对,以后,以后我便不叫小龙女,就叫杨氏,听你的话,以你为尊,为你生儿育女。

此时,小龙女突然觉得下体一凉,知道下裳也被脱去,更是羞不自胜,自己,自己那处最羞人的地方竟被他全部看去了。

尹志平也是迷醉了,小龙女双腿雪白苗条,修长紧致,而两腿之间那神秘的桃花源地芳草萋萋,淡黑色的阴毛不算茂盛,微微卷曲,覆盖在那嫣红的缝隙之上。而那诱人的花径,玉门紧闭,只留出一道细细的粉红裂缝,只是,晶莹的春水,却已经缀上了这花谷之中,在月色下闪着淫靡的光芒。

尹志平喘了口气,脱下裤子,把已经硬起的鸡巴掏出。此时的他明知接下来自己就要做那十恶不赦的淫邪之事,但已经不能再忍耐了。

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把自己的鸡巴,插入到身下女神的花房之内,但求一夕之欢,虽死无憾!

而小龙女也听到了那悉悉索索的脱衣声音,手帕下的眼眸更是羞得紧闭起来,来了,过儿他要来了,心中既紧张,又期待。

就在这时候,准备提枪上马的尹志平只觉得脑后一痛,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赵志敬冷笑着,从后提着昏迷的尹志平,悄然无声的把他放到不远处的草地上。

嘿嘿,小龙女,今夜为你破处开苞的,可是本道爷赵志敬,哈哈。

小龙女觉得情郎离开了自己身体后,等了一阵,还没有进一步动作,正觉得奇怪,但马上就被吻住,然后,下身就感到一根硬邦邦、热腾腾的粗大东西搁到小腹之上。

好,好大,过儿,过儿那处竟这么厉害?

小龙女又惊又怕,但修长的美腿马上被分开,然后,纯洁的处女肉穴便被那根如铁棍般的东西硬生生的挤了进来。

其实,没有经过充分玩弄就为小龙女这样的绝色美人开苞,真是有点浪费的。

只是时间紧迫,按照原著,尹志平刚刚完事,杨过就回来了,所以这个时间段是很短的。

就算赵志敬能省下帮小龙女穿回衣服的时间,但也是十分紧迫。

粗长的肉棒狠狠的插入女子的小穴之内,大龟头把那狭窄的肉洞撑开,毫不留情的往里面推进。

小龙女只觉得下体如同撕裂般疼痛,情郎的肉棒毫不停留,一直捅入,而她自己又被制住穴道,便是想开口呻吟都办不到,更是痛得死去活来。

这时,赵志敬的龟头顶端感到触及那层薄膜了,他狞笑一声,双手揉着女孩那诱人的椒乳,腰部猛然用力一挺,鸡巴便直插而入,一下子把小龙女的处女膜给捅破。

刹那间,小龙女顿觉一股剧痛传来,似乎连灵魂都被撕裂开来,眼泪止不住的淌下,完全无法控制。只是,在这份痛楚之中,也有着淡淡的充实与喜悦,自己,自己终于成为过儿的女人了。

既像是失去了很多,但更像是得到了很多,小穴处又胀又痛,但同时又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充实与满足,让她感到一种特别的幸福。

而赵志敬却是爽爆了,穿越至此已经三年多,自己也足足等了三年多,终于把大鸡巴插进了小龙女的小穴里面,干破了她的处女膜。

杨过啊杨过,小龙女本是你师傅,你和她好可是有违伦常的。而本道爷也曾是你师傅,这个师傅干你那个师傅,正好是天作之合,哈哈。

赵志敬看着两人的结合部位,只见自己的大鸡巴正把女人的处子花径完全撑开,粗长的肉棍几乎全部插入,而一丝处子之血正从交合处滴下,落到草地的枯叶上,嫣红如血。

他心中充满了征服感,鸡巴便又再动作起来,征伐着小龙女刚开苞的可怜小穴。

小龙女不能出声,但每一次被鸡巴狠狠插入,都让她的身子剧烈一颤,疼痛难忍,几欲晕厥。

但她咬牙苦忍,暗道:“听说女子第一次时必然会痛,但,但为了过儿舒服,我便忍耐一下也是无妨。就是他一会帮我解穴后也不可露出太过痛苦之色,免得他愧疚。”

此时的小龙女心中爱意沸腾,全心全意的为情郎着想,却根本没想到,现在操她的根本就不是她的好过儿,而是赵志敬这个卑鄙狠毒的荒淫道士。

赵志敬越干越快,小龙女的处子肉洞为了适应抽插也分泌出越来越多的淫水来,让男人越干越顺畅。

干了上百下,赵志敬一直揉着小龙女玉乳的双手猛的抓紧,鸡巴顶入花心,龟头一跳,火热的阳精就这样爆射而出,射满了小龙女纯洁的子宫。

小龙女被男子阳精一烫,只觉得神魂颠倒,一时间竟也失去了意识。

杨过此时正与欧阳锋学武,根本不知道她的姑姑已经被人脱光衣服,把鸡巴狠狠插进处女小穴,夺去了清白之身,还被人痛快淋漓的内射,整个花房都被白浊的精液给射满。

欧阳锋因为杨过叫他的名字,一时发疯,像是风一般的跑掉。

杨过无奈的摇摇头,便像茅屋方向跑回去。

自己为了义父把姑姑抛下这么久,却是不知道她是否会着恼。

走到了茅屋附近,竟看见一个道人正压在自己姑姑身上,不禁大吃一惊,喝道:“你在干什么!?”

尹志平此时才被这声暴喝惊醒,张开眼睛,顿时呆住。

自己,自己正跨坐在心中女神小龙女的裸体上,没穿裤子,阳根晃荡着。

而小龙女则身上一片狼藉,两腿分开,小穴微微张开,正涌出混杂着血丝的白浊液体。

怎么回事?尹志平一片混乱,自己,自己刚才明明是失去了意识。

但,但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自己在昏迷中强暴了龙姑娘!?

杨过扑了上来,尹志平连忙跳开,紧张的穿上裤子。

杨过暂不理他,急忙解开小龙女的穴道,并扯下盖着她眼帘的手帕。

小龙女脸色苍白,刚才,她在昏迷中被杨过的暴喝惊醒,但,但身上竟压着一个男人!?

过儿,过儿他在远处,那,那自己身上的男人,竟然不是过儿!?

小龙女简直如同瞬间掉入冰窖,浑身上下再没有丝毫暖意。

杨过解开了她穴道后,小龙女马上定神一看,只见过儿抱着自己,正紧张的询问着自己,但衣着完好。

而不远处,一个身穿道袍的道人正紧张的穿着裤子,而这人自己也认得,正是全真教的首座弟子尹志平。

竟真的不是过儿!?

自己……自己竟被这个道人污辱了……

一时之间,小龙女只觉得气急攻心,猛然吐出一口鲜血,又晕了过去。

杨过连忙抱紧小龙女,连声呼喊。此时,他也看见小龙女浑身赤裸,身上一片狼藉,他出身市井,早年一人在江湖中流浪,哪里会不明白发生什么事?

自己最亲爱的姑姑,竟然被人强暴了!

看着那从小龙女小穴不断流出的白浊液体,杨过只觉得心痛欲裂,似乎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被夺走,然后一股愤恨直塞胸臆,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

看见小龙女昏迷,杨过把小龙女放下,双目赤红,狠狠盯着不远处那脸上阵红阵白的全真教道士。

突然,杨过怒喝一声,抽出长剑,便向尹志平要害刺去!

就是这个道士,道貌岸然的全真教妖道污辱了自己姑姑!

杀了他!无论如何,都要杀了他为姑姑报仇!

尹志平此时也是一片混乱,机械的拔出长剑应对着,心中一片茫然。

杨过的武功本就不比他差多少,更修炼有尽破全真武学的玉女心经,不用几招,便杀得尹志平险象横生。

又斗得几招,尹志平心神散乱,长剑被荡开,杨过得势不饶人,持剑右手未收,左掌便已挥出,使出一招“彩楼抛球”,左掌从下而上穿出,一掌打在尹志平胸腹处。

尹志平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被这结结实实的一掌打伤,跌飞出去。

而杨过又是一跃而至,手中长剑如追魂索命般,直刺尹志平咽喉,势要把他诛杀于剑下。

就在此时,只听到当的一声,杨过只觉得手上一麻,长剑便被荡开。

然后,一个身穿道袍的身影从远处疾奔而至,转瞬便拦在尹志平面前。

杨过定神一看,不禁喝道:“赵志敬!是你!?”

赵志敬护着尹志平,怒道:“杨过,我们全真教与你古墓派向来秋毫无犯,你为何在夜里追杀我师弟?”此番言语说得义愤填膺,竟像是真的对一切毫不知情。

尹志平满面愧色,根本说不出话来。

而杨过则怒极反笑,喝道:“你们全真教藏污纳垢,全都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妖道!我定要一把火,把那什么重阳宫烧个干净!”

赵志敬则一脸正色的道:“我不知道你与尹师弟之间有何误会,只是,你如此辱我师门,却是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了!”

此时,他像是才看见小龙女,装出吃惊的表情,突然道:“我知道了!定是你们这对师徒在野外苟合,却被我尹师弟看到,所以想杀人灭口?”

杨过几乎被气得吐血,浑身颤抖,指着面如死灰的尹志平,道:“你……你问问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赵志敬闻言,便转头望向尹志平。

尹志平面色惨白,低声道:“我……我违反了门规,我该死,赵师兄,你让开吧。便让那杨过一剑杀了我,免得辱及师门。”

赵志敬冷哼一声,喝道:“你身为首座弟子,若违反了门规,自由师门长辈去责罚,岂能随意把性命交到外人手中?可别堕了我全真教的威风!”

说罢,他转过头去,对杨过道:“杨过,我全真教乃名门大派,自由规矩!

若是尹师弟真的犯下恶行,我师门长辈绝不会徇私!现在我就把他带回重阳宫,让派中掌教马真人处理此事。”

杨过喝道:“不许走,我今天一定得杀了他!”说罢,长剑一挥,又向前抢攻。

只是,赵志敬此时的武功又岂是杨过可比的?就算是杨过所依仗的《玉女心经》,由于在古墓时小龙女交给了李莫愁的关系,让擒下李莫愁的赵志敬也通读了一遍。古墓派的功夫,对他而言已经全无秘密。

当然,为了避免怀疑,赵志敬还是与杨过相斗起来,打了几十招,依然是维持着不胜不败之局。

杨过心急如焚,恨不得一剑就把眼前这两个可恶的全真教道士刺穿,但赵志敬剑势沉稳绵实,硬是让杨过灵动快速的玉女剑法无功而返。

又斗得几招,突然,小龙女动了一下,一声嘤咛,却是醒了过来。

杨过连忙撤招,跑到小龙女身旁,看见姑姑赤裸露体,方才警觉她的身子被人看去,连忙解下外袍披在她身上,问道:“姑姑,你觉得怎么样?”

小龙女渐渐恢复神智,刚才的一切涌上心头,自己,自己的身子竟被外人玷污,那,那还有什么面目面对过儿!?

她根本弄不清自己在想什么,惊惶、绝望、仇恨、不甘、愧疚等各种思绪交杂而来,让她几乎晕厥。

望着杨过正用关切的目光看着自己,眼里没有责怪,没有鄙视,依然是那浓浓的眷恋与深情,似乎对刚才的事毫不介意。

一瞬间,小龙女只想就此扑入杨过的怀里嚎啕大哭,但马上她又控制住自己。

宋代,女子贞洁十分重要,甚至可以说是重于生命,就是小龙女,也受到了这种思想的很大影响。

身子,身子已经不洁了,我已经没有资格呆在过儿身边……

突然,她觉得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杨过,于是,她突然跳起,然后脚尖一点,竟是想着终南山下疾奔而去。

杨过一呆,连忙大喊:“姑姑!姑姑!你要去哪里?”

但小龙女却是头也不回,发足狂奔,怕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跑去哪里。

杨过跟着奔出几步,想追上,但小龙女的轻功本就比他好不少,况且杨过又失了先机,才跟上几步,就已经看不到小龙女的身影了。

他身子摇了摇,颓然站定,满心惶然。他这几年都与小龙女一起度过,简直寸步不离,像是母子,又像姊弟,真是天底下最亲近的人。

只是此时竟遭逢大变,导致姑姑负气而去,杨过只觉得一股闷气堵住心头,然后转瞬又化作熊熊怒火。

都是那个道士!

杨过又跑了回去,站在赵志敬身前,喝道:“尹志平害我姑姑,赵志敬你是打定主意要庇护这恶道了?”

赵志敬默然半响,然后正色道:“杨过,我明白你的心情。只是,尹志平乃是首座弟子,事关我全真教清誉,必须让师门长辈决断,方可最终下结论。”

杨过哈哈狂笑,又拔出剑来,大声道:“那你就试试护着他吧,我杨过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杀了他!”

赵志敬则道:“杨过,我答应你,此事重阳宫绝不会徇私,若尹志平真的做下恶事,马钰掌教一定会取其性命,为你与龙姑娘作出交待。何况,刚才你也试过,你赢不了我,等到天亮,其他全真教弟子到来,你更是绝无机会。”

不等杨过回答,赵志敬又道:“不如你现在先去寻回龙姑娘,她一直居住在古墓,不知道人心险恶,若一人在江湖中闯荡,碰到什么奸邪之人,那就麻烦了。”

杨过冷笑道:“奸邪之人?不就在我面前了吗?”

说着,心里也颇为踌躇,这个赵志敬的武功出奇厉害,自己用上玉女心经上的武功,居然也占不到丝毫上风,而且自己内力不如他,久战之下,更是不利。

而他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现时还是要先找回姑姑,报仇之事,也不急在一时。

只是,天下之大,又该去哪里寻找?况且,若是她一心避开我,那凭为我一人,简直如同大海捞针。

这时,赵志敬突然点了尹志平睡穴,叹了口气,道:“杨过,我全真教对不起你,我便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杨过看着他,没有做声。

赵志敬又道:“你可知道,当年在桃花岛上,郭夫人不教你武功,而来到全真教,贫道也不教你武功,是为了什么?”

杨过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事,略一思索,便道:“你竟然知道桃花岛上的事情?

莫非,是郭伯母叫你如此待我的?”

赵志敬叹道:“郭夫人教你读书识字,故意不教你武功。而贫道也让弟子鹿清笃等人欺凌于你,你自然心中不忿。只是,这都是为了打磨你的性子,观察你的处事方式。”

杨过冷道:“我杨过当时不过是个无家可归的小顽童,却是有劳你们费心了。”

赵志敬像是踌躇了一下,继续道:“你可不是无家可归,你知道自己父亲是谁吗?”

杨过一震,踏上一步,问道:“你什么意思?这一切竟与我父亲有关?你知道我父亲的事?”

赵志敬点点头道:“你的父亲名唤杨康,本来也算是我全真教的弟子,只是,可惜了……”

杨过心中一直渴望知道自己父亲的事情,此时眼前这道人竟似是知道当年之事,不禁把他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住。

赵志敬又像是犹豫了一下,道:“本来,此事乃是个秘密,知情人都不愿意告诉你的。唉,今天是我们理亏,便把这事告诉你吧。”

杨过脸上露出紧张之色,没想到在这时竟会听到关于父亲的一切。

赵志敬缓声道:“你父亲名唤杨康,乃丘处机师伯的弟子。但是,他同时还有一个名字,叫完颜康,乃当今金国之主完颜洪烈的养子。”

杨过大吃一惊,自己父亲竟是金国之主的养子?那岂非等于一国的王子?

赵志敬继续道:“杨康身为汉人,但因为被完颜洪烈养大,最终竟是认贼作父,投向了金人那边,与我大宋为敌。所以,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如此提防你了吧?”

杨过心情激荡,但面上尽量不露声色,道:“你们全真教自诩反抗异族先锋,而郭伯父与郭伯母更是大宋襄阳城的守护神,那么提防我这个异族后代,也是无可厚非。”

赵志敬皱眉道:“杨过,你可不是什么异族后代,你先祖杨再兴,可是汉人的大英雄。而你祖父杨铁心,也是铮铮铁骨的好汉。却不可学你父亲杨康般认贼作父!”

杨过冷笑道:“谁对我好,我便对谁好。谁对我不好,我便报复谁。我问你一个问题,我父亲杨康是怎么死的?”

赵志敬摇摇头道:“这事我真的不知道,天底下估计便只有郭靖夫妇比较清楚。”说到此处,他顿了顿,又道:“或许完颜洪烈也会知道一些内情。”

杨过心道:“若完颜洪烈真的是我父亲养父,那此处乃金国的地盘,依靠金人的力量寻找姑姑怕是更加容易。而且,或许还能从他口中得知父亲的死因,只怕要跑一趟金国都城了。”

想到此处,杨过又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赵志敬看着杨过的背影,嘴角却勾起一抹阴寒的笑意,暗道:“本来要想法分开你和小龙女的,没想到小龙女自己会受不住刺激,自行离开,却是省了不少功夫。杨过啊杨过,若是在完颜洪烈那知道了是杨康是因为黄蓉而死,你会怎么样做呢?嘿嘿,郭靖,你这中原第一大侠到时候是否会死保杨过?”

接着,他又转眼望了一下昏睡的尹志平,冷笑道:“尹师弟啊,你还有利用价值,师兄我可不会轻易让你死去的。”

同一时间,大宋襄阳城内。

郭靖浑身精赤,压在娇妻黄蓉身上,正在奋勇冲刺。虽然女儿都快成年了,但黄蓉的模样竟和年轻时候没有多大区别,容貌绝色,一点老态也没有。身子更是既有少女的玲珑,又有少妇的丰腴,这种混合起来的气质,真是诱人无比。

郭靖低吼一声,身子抖了两下,便趴伏下来,整个人压在黄蓉既柔软又充满弹性的身子上。黄蓉大腿张开,感受着丈夫精液的喷涌,不断打在肉穴深处,也是十分快活。

只是,心中也有一丝遗憾,书上所说的那种女儿家的极乐泄身的境界,这些年来她却是一直没能享受到,却不知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

靖哥哥体格强健,只是未免有点不解风情,对那事也不太上心,这么多年都是一味横蛮冲刺,干个几十下便射精了事,却是,却是有点单调了。

当然,这样的想法深深的埋藏在黄蓉的心底里,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丝毫。

郭靖搂着娇妻那软弱无骨的诱人身子,轻声道:“蓉儿,你真好。”

黄蓉虽然觉得身体里面那股火还未熄灭,但心中却如同吃了蜜糖般,甜甜腻腻,便娇笑道:“靖哥哥,这么多年,这时候你好像都是说这一句呢。”

郭靖大囧,摸摸头道:“我,我笨嘴笨舌,对不起。”

黄蓉连忙掩着丈夫的嘴,柔声道:“不要说对不起,你是我丈夫,能嫁给你,是蓉儿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郭靖不懂说情话,便紧紧的搂着黄蓉,把爱恋用行动表达出来。

过了一阵,黄蓉轻声道:“靖哥哥,你好重,压得人家喘不过气了,嘻嘻。”

郭靖连忙翻下身来,又要道歉。

黄蓉却先掩着了郭靖的嘴巴,对其甜甜一笑,然后拉过郭靖的胳膊,枕在上面,调皮的道:“你压了人家这么久,哼,便罚你把胳膊借给蓉儿枕着过夜。”

郭靖憨厚的道:“你喜欢,便一辈子枕着也行。”

黄蓉又是嘻嘻的笑出声来,搂着郭靖,转过话题道:“英雄大会的筹备已经完成了,现在已经准备发英雄帖,接下来又要忙了。”

郭靖道:“是啊,这趟邀请天下英雄,为了抵抗异族共同出谋划策,真是件盛事。对了,全真教这趟不知会派谁来呢?可是许久都没有过儿的消息了,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黄蓉想起当年那聪明伶俐的小鬼,叹道:“只希望他别走上他父亲杨康的那一条路。”

郭靖皱眉道:“胡说什么,若是当年我们肯多加劝告,杨康兄弟也未必会走上那条不归路。”

虽然郭靖小事处处依着黄蓉,但若是大是大非的事情,却十分有原则。所以在这些大事上,黄蓉倒是分外乖巧。

看见郭靖有点生气,黄蓉便娇笑着挤入郭靖怀里,柔声道:“靖哥哥,别生气,最多,最多蓉儿明天亲自下厨,多炒两个小菜,陪你喝两杯。”

郭靖感到娇妻那滑腻的身子在自己怀里扭动着,丰满雪腻的乳房一蹭一蹭的,只觉得又冒起一股欲火。只是,他为人木讷,一直认为夫妻敦伦之事过犹不及,便把欲火强压下来,搂着黄蓉又聊了一阵,便亲昵的睡去了。

杨过转身离去,但却是向着古墓水道的方向走去的,他心中存在着几分念想,希望小龙女会回到那个与他一起生活数年的地方。

此时他已经稍稍冷静下来,扪心自问,对于小龙女被强暴失贞,他心中确实有点不舒服,但是,在他心里对小龙女的爱意却没有减少半分。

“找到姑姑后,我便细细与她解释,我杨过并不是那些只会看重女子贞节的迂腐之人,定要把她说服。到时候若全真教那些道士徇私,那就一起去找尹志平报仇。嗯,不行,若又看见那道人,怕是会勾起姑姑的伤心事,那可大为不妙。

哼,便由我自己去诛杀那道人,为姑姑报仇。”

杨过一边想一边走入水道之中,又想道:“若姑姑不在此处,那么就只能去借助金人的力量去寻找了,赵志敬那臭道士所说的话倒是有几分可信性,郭靖、黄蓉,既然你们知道我父亲的一切,但竟一直隐瞒,莫非,当年你们曾做过对不起我父亲的事情?金国都城始终要去一趟,身为人子,务必要弄清楚父亲当年发生过什么事情。”

只是,突然又想起小时候郭靖对他的友善及关爱,却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当年的郭伯伯会是坏人。

一时之间,杨过思绪万千,神不守舍,却没有发现在水道外的树丛里隐藏着一条人影。

李莫愁隐于暗处,看着杨过进入水道,喃喃自语:“那淫道倒是算无遗策,算准了杨过会来此处。哼哼,那我便听他的话,若一会小龙女在此出现,我便把她引开,务必使其不与杨过见面。我的好师妹啊,我已经等不及看到你那伤心绝望的模样了,哈哈哈哈哈……我苟活于世,便是要看看你们这些拥有幸福的婊子一个个的倒霉……哈哈……哈哈哈……”她脸上露出残忍之色,扭曲着,不停的狂笑。

上一章: 十一 莫愁沉沦返回目录下一章: 十三、骆冰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