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体育修真军事历史幻想悬疑武侠游戏灵异玄幻科幻言情都市完本更新

三、赶赴大理

wolui
上一章: 二、夜闯清宫返回目录下一章: 四、无量山洞

重生赵志敬作者:wolui2014年8月6日发表

三、赶赴大理

韦小宝鬼鬼祟祟的回到自己的住处,刚一进门,便只觉得白光一闪,颈脖处已被一把锋利的长剑架着。

他吓了一跳,却见那本来受伤颇重的女反贼此时站在门边,长剑正抵着他。

韦小宝为人贪生怕死,被剑架着顿时觉得脚肚子都有点抽筋,站都站不稳了,他勉强笑道:“方怡大姐,别开玩笑了,先……先把剑放下来吧。”

只见持剑的乃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子,容貌美艳,身子苗条修长,此时俏脸有点苍白,似乎是受伤未愈。

她板着脸,沉声道:“桂公公,你已经探听了多次,不知是否有我们沐王府的人的消息?刘师兄他……他到底是生是死?”说到了刘师兄三个字,俏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红晕,甚是娇美。

韦小宝在心里破口大骂,口中却道:“我只不过是个小太监,帮你们探听消息可是要冒生命危险。你们想知道的东西本就是机密紧要之事,哪里有这么容易查到?”

方怡沉吟了一下,也觉得这番说话有几分道理,长剑便垂了下来。

韦小宝看见危险解除,便哼了一声,端起架子道:“我尽心尽力为你们服务,你却还不信我,以后便别靠我了,你们自己去查探吧。”

方怡顿时杏眼一圆,又要发作。

但房内另一个少女却立刻走上来,挽住方怡的胳膊,然后用银铃般的清脆声音对韦小宝道:“桂大人,方师姐不过是太过担心刘师兄他们,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计较了。”

说话的少女大概才十四五岁,身子还没有完全长开,但却极其秀丽,但论容色怕是比方怡还要出众一点。

韦小宝却摇摇头道:“小郡主你错了,人家大人有大量,只是我却是小人,那个量自然也是小的。特别是听到你方师姐整天把那个刘师兄挂在嘴边,我就生气,大大的吃醋!恨不得那个什么刘师兄被戳十个八个窟窿才好。”

那个女孩,正是沐王府的小郡主沐剑屏,听到韦小宝的说话有趣,却是不禁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但连忙又掩住小嘴,忍笑嗔道:“哪里有这么咒别人的,真是个大坏蛋。”

方怡白了韦小宝一眼,暗道:“这小太监油腔滑调,总是爱口花花,你是个太监又吃个什么醋啊。”

她正想说些什么缓解下气氛,突然,一把男子的声音突兀响起:“姑娘可是沐王府的义士?”

方怡她们顿时大吃一惊,只见一个蒙面的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站在房内,正开口发问。

韦小宝顿时亡魂大冒,连忙退开几步想躲在方怡后面,但马上又觉得自己乃男子汉大丈夫,躲在女子身后未免太过丢脸,又往前一点,与方怡及沐剑屏并排而立。

而方怡与沐剑屏则摆开迎敌的架势,紧张的看着来人。

方怡暗道:“这人称我们沐王府的人为义士,莫非是我们的朋友?况且他一身夜行衣,明显是潜入清宫,估计不是敌人。”想到此处,便鼓起勇气点点头,道:“正是,未知朋友你是何人?”

来人自然是赵志敬了,他解下面巾,露出白面无须的脸庞,道:“我乃全真教赵志敬。”

韦小宝一听,不禁脱口惊呼:“你……你就是那个杀了鳌拜的赵志敬!?”

此言一出,方怡与沐剑屏都惊讶万分,鳌拜乃满清第一勇士,经常与清廷作对的沐王府对于鳌拜是知之甚深的,那个厉害的如同魔神一般的鳌拜竟然被眼前这个人杀了!?

赵志敬看着美貌的方怡与沐剑屏,不禁淫心大动,但面上却一派正气凛然,沉声道:“没错,鳌拜已被贫道诛杀,沐王府的五位义士也已经全部脱险。现时清宫一片混乱,贫道正要趁乱闯出,却没想到此处还有两位沐王府的人,正被一个用心险恶的小太监所蒙骗。”

说罢,他用冷厉的目光望着韦小宝,道:“你既然知道鳌拜已死,那沐王府义士脱困的消息自然知道,但却故意蒙骗两位沐王府的姑娘,让她们勾留此地,简直居心叵测。”说到最后,言语间已经带上了一丝杀意。

韦小宝额头冒出冷汗,只觉得这人的目光冷厉如刀,自己似乎置身于冰天雪地一般,知道若是一个应对不好,便立刻有杀身之祸。

于是他也不顾那么多了,一股脑把自己的身份给说了出来。

听到这小太监竟然是天地会青木堂香主,方怡与沐剑屏都不禁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实在是难以置信。

赵志敬故意沉吟了一番,然后道:“料想你这小孩也编不出这么合理的故事,姑且相信你一回。但你欺骗两位沐王府的姑娘到底有何目的?”

韦小宝心里其实倒也并非对方怡与沐剑屏两人有什么歹念,只是少年心性总爱亲近美丽少女,舍不得两女而已。

他也是聪明机变,眼珠一转,已有了主意,开口道:“我故意不告诉方姑娘与小郡主这个消息,却是出于好意。”说着说着,语气便顺溜下来了,继续道:

“我今夜出去为两位姑娘查探消息,历尽千辛万苦才到达天牢附近,却是远远的看见了赵道长你杀死鳌拜这大奸贼……”

方怡忍不住插嘴道:“鳌拜这奸贼真的已经死了?”她委实有点难以置信居然有人能在清宫里面杀死位高权重武功出众的鳌拜,双眼忍不住往赵志敬处上下打量起来。

韦小宝连忙大拍马屁的道:“自然是珍珠都没那么真!这位赵道长可是从天下下凡的仙人,厉害无比,什么鳌拜简直就像是土鸡……土鸡那个狗,完全不是敌手。”

土鸡瓦狗这个成语韦小宝听说书的时候经常听见,也就记在心上。只是土鸡在他的概念里是叫花鸡那一类的东西,比较好记,而瓦狗现实中没有近似的东西,所以经常记不住,也一直没弄明白瓦狗到底是什么狗,便只好说那个狗了。

赵志敬为之莞尔,笑道:“那个成语叫土鸡瓦狗。鳌拜确实死在贫道手中,只是贫道不是什么仙人,只不过是传真教的一个道士罢了。”

韦小宝连忙点头应是,谄媚道:“仙长真是见识过人,我小时候听母亲讲我那早年去世的父亲是个秀才,只怕仙长也是和我那当秀才的父亲差不多的才子。”

他的母亲是扬州城的妓女,说别的男人和自己父亲差不多,便是诅咒那人的老婆也是当妓女。但转念一想,这家伙是个牛鼻子道士,多半是没老婆的,这个诅咒根本没效果,却也不禁有点泄气。

韦小宝觉得全真教很耳熟,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是什么东东,怕说错话,便转回话题道:“我看见鳌拜被杀,沐王府的义士也被救出,心中真是大大的欢喜,本想立即就回来告诉两位姑娘这个好消息的。”

说到此处,他顿了顿,看了看方怡,继续道:“但转念一想,却发现这样有问题。”

方怡皱眉问道:“有什么问题?你瞒着我们还有道理不成?”

韦小宝望了不置可否的赵志敬一眼,又道:“当然是有大大的问题,若是现在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们,方姑娘整天想着那个什么刘师兄的,只怕马上就要跑去找那人,一刻都舍不得分开。”

方怡俏脸一红,嗔道:“胡……胡说!人家哪里有整天想……”

韦小宝打断她话头道:“嗯,没有整天,但一天十二个时辰里,总有八九个时辰是想着的。”看见方怡快要恼羞成怒的样子,他连忙又道:“若是方怡姑娘今晚便赶着去找那刘师兄,她身上的伤还未好,而清兵又正好是大举出动的时候,只怕会很凶险,所以我才暂时不告诉你们这个消息。”

方怡与沐剑屏对视一眼,倒是觉得韦小宝的话有几分道理。

特别是方怡,若是知道沐王府的人已经被救出,只怕会第一时间离开此处,去和自己的师兄他们会合,但那样受伤未愈的她的确会处于很大的危险之中。

韦小宝打蛇随棍上道:“我打定主意,待到风头稍微过去,便联络北京城内天地会的弟兄,想个稳妥的法子,才安排两位姑娘出宫,只是这一番好心却是被你们误会了。”

赵志敬心道:“韦小宝这小鬼倒真是聪明伶俐口甜舌滑,算了,刚才偷偷骂我便不与你计较,留你一条命吧。你一直在康熙身边或许以后能发挥点作用。”

想到此处,他微笑道:“却是我误会韦香主了,抱歉。”赵志敬外表看上去正义凛然,又没有架子,真是让人如沐春风。

其他三人没料到赵志敬会当面道歉,既然他能手刃鳌拜,必然是武林中的出众人物,但竟一点架子都没有,轻易便向一个小太监道歉。

沐剑屏更是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赵志敬,只觉得这个人就是真正的大英雄,大豪杰。

韦小宝却是心中得意,暗道:“沐王府的人木头木脑,这道士也是傻头傻脑,便是武功再好,不也是要喝少爷的洗脚水?嘿嘿,这么容易就被骗过去了,全都是笨蛋。”

此时,赵志敬道:“便由贫道来护送两位姑娘出宫吧。”

韦小宝一愣,自然舍不得两个美少女离开自己,急道:“现时清兵搜查得正紧,这样会十分危险。”

赵志敬微微一笑,道:“有贫道在,不必担心。”

全真教的名头方怡与沐剑屏自然清楚,知道眼前这人是全真教的道长,又杀了鳌拜救出了沐王府失陷的人,心中感激之余自然也是十分信任的。听到赵志敬那平平淡淡却极有自信的话语,马上就心动了,恨不得立刻就离开清宫这个鬼地方。

韦小宝心中暗骂:“叉叉你个牛鼻子,最好你一出去便被清兵捉住,然后身上被刺十个八个窟窿,看你还神气什么!”

只是他也阻止不了赵志敬的决定,只好笑着说:“有仙长出手,那我就放心了。那些鞑子兵就算是再凶狠,也绝对不是仙长的敌手,方怡姑娘与小郡主却是安全了。”

方怡现在对韦小宝没什么好感,沐剑屏心里把韦小宝当成玩伴,虽然有点不舍,但想到马上能见到哥哥沐剑声等人,自然也是归心似箭。

赵志敬带着两女告别了韦小宝,便往外闯出去。

韦小宝的住处离清宫的围墙不远,他们三人虽然中途遇见几次清兵侍卫的巡逻队,但瞬间便被赵志敬斩杀干净,连示警的机会都没有。

方怡与沐剑屏只看得目眩神迷,这位赵道长的武功之高真是超乎她们想象,自己以前所遇过的所谓武林高手在他面前简直一文不值,这样的武功,怪不得可以杀死鳌拜了。

当年沐英便是被鳌拜的军队所破,最后被围困而死,沐王府上上下下都是把鳌拜视为最大的仇敌,所以这些年来的颠覆活动主要都集中在清国。

此时鳌拜被赵志敬杀死,方怡与沐剑屏都是把他视为大恩人。特别是沐剑屏这小丫头,自幼丧父的她其实是稍微有点恋父情结的,此时却是与对赵志敬的崇拜与仰慕混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种古怪的感情。

很快,到了围墙边缘了。围墙有三人高,赵志敬问道:“两位姑娘,你们能跃上去吗?”

方怡本来也就勉勉强强能跳上去,现在身上带伤,却是不成了;而沐剑屏更是不用提,只懂点粗浅拳脚功夫,哪里跳得上去。

看见两女摇头,赵志敬装出为难之色,踌躇了一下,皱眉道:“那贫道只好得罪了,事急从权,我抱着你们跳过去。”

两女顿时俏脸大红,却也知道此时没有别的法子,只好微不可查的轻点螓首。

赵志敬心中一乐,面上却还是一脸凝重,双手一伸,便把两女搂进怀里,立刻温香玉满怀。

方怡与沐剑屏都是处子,身子软弱无骨,轻柔得很,那淡淡的处子幽香如芝如兰,十分勾人。

赵志敬此时的身份乃正道侠士,自然不可多占便宜,所以也不拖延时间,运起金雁功,便如同大雁般带着两女跳过了围墙,落到了清宫之外。

落地时,赵志敬却是暗用巧劲,让沐剑屏一落地便立足不稳,向前跌去。

赵志敬连忙轻呼:“小心!”长臂一伸,便把快要跌到的沐剑屏给抱住,但手掌碰触的位置,却刚好按住了女孩的酥胸上。

虽然沐剑屏的身子还没发育完全,但胸前已经稍稍隆起,开始展现出少女的青涩魅力。她的身子可没有被男人碰过,此时被异性按着乳房,顿时只觉得身子一软,什么力气都没有了。

赵志敬趁机用力一抓,感受了一把这小郡主鸽乳的动人滋味,便把沐剑屏扶稳,随之放开手。

另外那边他却不敢搞小动作,怕被江湖阅历更丰富的方怡察觉。

沐剑屏满面红晕,只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奇异感觉从身体深处炸开,蔓延到了全身各处。她清楚的感到,自己刚才被碰到的奶子此刻依然残留着男子大手那宽阔温暖的触感,而奶头更是已经硬了起来。

呜……自己……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娘说过,女孩子的乳房就只能被自己的丈夫碰。但是,但是刚才却被赵道长碰到了,这,这如何是好?

好奇怪的感觉,但,但自己却一点都不讨厌,天啊,我该怎么办啊?

沐剑屏偷偷的又看了一眼赵志敬,却见他像是一无所觉的样子。嗯,他,他只是无意碰到,看来并没有放在心上。

顿时,沐剑屏宽心之余又不免有几分失落,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赵志敬只是偷偷占点便宜,倒是没想到会让沐剑屏这小丫头如此患得患失,他轻声道:“你们跟着贫道,贫道带你们去找沐王府的人。”

方怡与沐剑屏连忙点头应是。

三天后,在一条偏僻的山道上,一行商旅八、九人正由北往南走着。他们正是沐王府的人化妆而成的,包括了沐王府之主沐剑声,还有吴立新、刘一舟等人,方怡与沐剑屏自然也在队伍里面。

而赵志敬,此时也跟着这个队伍。沐王府现时的驻地在广西与云南边界上,却正好与他要去的大理无量山同方向。他便对沐剑声说可以护送他们回去,沐剑声自然无任欢迎。

三天前,赵志敬带着方怡与沐剑屏找到了天地会与红花会群雄匿藏的地点,沐王府的人也在此处。

但丐帮的人却不在,怕是已经离开了。袁承志与温青青也不在此处。

群雄亲眼看见赵志敬杀死鳌拜,对其自然无比敬重。而赵志敬也是端起假面具,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与群雄交流。

这两个组织的人武功虽然不算拔尖,但声望却不差,若是得到他们认可,对自己日后行事会有不少帮助。赵志敬乃正道中人,名声与口碑自然重要。若是声望足够,便是作奸犯科别人也会难以相信。像是郭靖,他的名声已经达到了巅峰,现在若有人诬告他做了什么坏事,天底下绝对没有任何人会信。

假如赵志敬拥有郭靖般的名望,就算随便强奸一两个侠女,也不会有人相信,只会认为是那些侠女故意诬陷或被人蒙骗而误会。

沐剑声得知自己妹妹沐剑屏也是由赵志敬救出,对赵志敬更是感激不尽,刻意结交,声言日后在抗蒙大事上,一定追随赵志敬,听其调遣。

赵志敬此时提出有事要远赴西南,恰好与沐王府的人同路,更是被群雄认为是他想护送实力最弱的沐王府众人离开,但又怕伤了沐王府的面子,所以故意这样说。

沐王府的人知道自己这些人几乎人人受伤,本来就羸弱的战斗力更是弱了几分,从北往南回去危险重重,此时听见赵志敬这样的大高手肯与他们一起回去,自是人人高兴。

被偷抓了一把酥胸的沐剑屏更是两眼放光的看着赵志敬,这人,这人真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急公好义,虽然看上去有点严肃,但就像是父亲一般,让人好有安全感。

想到此处,不禁又回忆起不久前那羞人的一幕,只觉得乳房像是点发胀,似乎那人的大手依然停留在那儿一样,顿时俏脸又是羞得通红。

赵志敬打探了一下,发现没有人知道全真教其他人的消息,估计丘处机他们已经悄悄走了。

沐王府的人休整了一天后,便各自乔装打扮,正式起行。

方怡的刘师兄名唤刘一舟,二十出头,长相不俗,像是白面书生的样子,外貌倒和娇美的方怡挺相配。

又走了几天,进入南宋地界了,大伙儿也是松了口气。

这天夜里,他们在一间客栈投宿。

吃过饭后,赵志敬便回到二楼的房间打坐练气,这些天下来他都是这样,沐王府的人也习惯了,还称赞他练功如此勤奋,怪不得练就了一身好本领云云。

但赵志敬本人却甚为懊恼,这些天下来,竟然没得到什么机会去采摘方怡与沐剑屏这两朵鲜花。总不可能行邪道之事,把沐王府的人全部杀掉然后直接强暴两女吧?这样自己苦心经营的形象就毁于一旦了。

自己的目标可是要接掌全真教,然后称雄于武林。若这两个女人是黄蓉与小龙女,为了干她们倒是甘心冒险一搏,现时却是不必了。

夜深,赵志敬却突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是两个人,偷偷溜出了客栈,向着不远处的树林走去。

他心中一动,便打开窗户,无声无息的从二楼跳了下来,隐藏着踪迹,跟了上去。

只见这两人正是方怡与刘一舟这对情侣。

月明星稀,刘一舟牵着方怡的小手,走入到了树林中,随意找了一处树桩,挨着坐了下来。

方怡贴着情郎的身子,俏脸微红,轻声道:“刘大哥,你……你带我来这里,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微风吹来,方怡的几根秀发的发梢荡起,撩过刘一舟的面上,那淡淡的少女香气袭来,让他更是神魂颠倒。

他看着方怡,月下赏美人,更觉得今夜的方怡分外妖娆,顿时有点张口结舌,情不自禁的道:“怡妹……你……你真是好美……”

听到情郎当面称赞,方怡心中又羞又喜,羞意不过一分,喜意却有九分,就像是吃了蜜糖一样。

只是她还是处女,脸皮很薄,低下头,用蚊子般的声音道:“你……你叫我出来……便是想说这样的无聊话么?”

看见方怡含羞带俏的诱人样子,刘一舟哪里忍得住,猿臂一伸,一把就搂住方怡,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怡妹,我……我真的好喜欢你……这趟回去后,我便正式提亲把你娶过门……你……你愿意么?”

被爱郎抱着告白,男子气息扑鼻而来,方怡只觉得浑身一震酥麻,软软的靠在刘一舟怀里,轻声道:“刘大哥,人家……人家的心意……难道你还不知道?”

说完,更是俏脸通红,嘤咛一声便把螓首埋入男人的怀里,不敢见人了。

刘一舟大喜,紧紧抱着方怡,又道:“怡妹,你知道么,我被清廷鞑子擒住,最怕的不是被他们杀死,而是怕死后便再也看不见你了。一想到以后不能与怡妹你在一起,我……我就怕得要命……”

方怡也想起前一阵那些担惊受怕的日子,不禁心情激荡,她勇敢的抬起俏脸,美丽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柔声道:“我也是,每天……每天都担心着刘大哥,若是……若是刘大哥你有个好歹,那……那人家……人家也是不想活了。”

两人四目双对,情火蔓延,两张脸庞越靠越近,方怡的眸子缓缓闭上,刘一舟便亲向了她的樱唇。

两人口舌交缠,那男女之乐让还是黄花闺女的方怡浑身发软,又快活,又紧张,手心儿都冒出了汗珠,但又舍不得被情郎亲吻的滋味。

吻着吻着,刘一舟的大手开始在方怡的身子上探索,不知不觉间,已经潜入了方怡的衣襟之内,直接摩挲着她嫩滑的肌肤。

方怡嗯嗯的从鼻子发出娇柔的哼声,闭着眼睛享受着情郎的爱抚。

她和刘一舟以前独处时也亲吻过,但像今天这样被直接摸到身子却还是首次,虽然觉得不妥,但想到两人都是劫后余生,也不忍弗了情郎的兴致。

突然,她的眼睛一下张开,眸子里满是水气,原来,刘一舟竟是摸到了她的奶子,正轻轻的揉捏着。

第一次被摸奶,方怡浑身颤抖,挣脱开了刘一舟的热吻,颤声道:“别……

别这样……啊……别碰这里……好……好痒……啊……”却是奶头被男人捏着,顿时浑身又是一阵酥麻。

刘一舟只觉得方怡的奶子又滑又挺,手感极佳,哪里舍得放手,不但更加用力的揉着,还不停的亲吻着女子的颈脖与耳垂等敏感地带,让她无力抗拒。

方怡也是被刺激起了情欲,只觉得两腿之间那神秘之地已经冒起了湿气,怕是小亵衣都沾湿了,更是羞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赵志敬躲在树木的阴影之中,看着这对男女的缠绵,心道:“此处离开客栈已有一段距离,哼哼,却是本大爷出场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刘一舟渐渐的把手往下探,缓缓的摸向方怡的下体,只觉得入手处芳草萋萋,一片潮湿,显然已是动情之极。

但方怡却猛然一颤,双手用力一推,竟在这样的情况下把刘一舟推开,娇喘吁吁的道:“刘大哥,我是你的人,但……但我想在洞房花烛夜才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你……”

刘一舟欲火也消退了一些,也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下要了方怡的身子,未免对她太过亵渎,便道歉道:“对不起,我……我一时忍不住……”

方怡俏脸又是一红,主动挨入刘一舟怀里,柔声道:“等……等到了那时,我一定好好伺候刘大哥……”

就在这时候,相拥着的两人同时觉得脑后一麻,便失去了知觉。

赵志敬淫笑着走了出来,先把刘一舟抱走,扔到了远处一茂密的丛林里,用枝叶遮挡住。

接着回到方怡处,着手解开她的衣服。

很快,方怡便被剥光,那白羊般的美丽裸体便呈现出来了。

赵志敬满意的点点头,方怡这小妮子身材真是不错,身量够高,苗条修长,乳房不算太大,但却和身材配合得很好,特别是腰细腿长,格外具有吸引力。

他脱去自己的衣服,暗运玄功,然后解开了方怡的穴道。

方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只见一双混沌的眼睛正瞧着自己,顿时一愣,马上就被控制住了心灵。

这正是赵志敬于重阳遗刻中所学得的《移魂大法》。

移魂大法乃操控心灵的技巧,极其可怕,只要心灵力量比别人强,就可以控制住对方。但若是心灵力量比不上别人却贸然施展,却会遭到反噬,极其凶险。

赵志敬第一世乃心理学大师,第二世却擅长使用心魔气场这样的诡异功夫,对于这些玩弄心灵的技巧自然如鱼得水,甚至还可以推陈出新,让移魂大法的效果更为强大。

他对着神情呆滞的方怡道:“我就是你的刘大哥。”

方怡机械的点点头,回答道:“你是刘大哥。”此时,她在她眼里面,赵志敬的样子变成了和刘一舟一模一样。

赵志敬嘿嘿一笑,轻声道:“那便醒来吧。”

方怡顿时浑身一震,恢复了意识。

她略带迷糊的周围一望,只见四周都是自己散落的衣衫,自己,自己竟全身赤裸的躺在草地上,顿时尖叫一声。

而赵志敬则整个人扑了上去,压在她那柔软的身子上,口手并用的玩弄着她的身体。

方怡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以为自己刚才晕了过去,便被情郎脱光了衣服,顿时又羞又气,一边捶打着男人的身体,一边嗔道:“刘大哥……别……别这样……啊……不要……不要……”

只是这个刘大哥却是个假冒的,哪里会管她那么多?

赵志敬双手用力握着方怡的嫩乳,让那对美肉挤了起来,然后伸出舌头轮流的舔弄两颗粉红的奶头,一会,就感到女孩的奶头快速的硬挺起来。

奶头却是方怡的重要敏感带,被男人的嘴巴又吮又咬,很快就没了力气,双手不由自主的搂住了男人的脖子,不停的呻吟起来。

赵志敬的挑逗技巧可是经过了几世磨练,又岂是刘一舟这愣头青可比?几下手脚,便弄得方怡娇喘不已,再也无力反抗。

他的大手下探,伸入了方怡两腿之间,长长的手指轻轻的在女子的大腿内侧拨动,不时还扫过那芳草萋萋的玉户,每次扫过,都会让方怡的身子引起一阵颤动。而晶莹的淫液,却早已经渗出,沿着大腿根部不断流下,可见那诱人处子腔道内已是一片湿滑。

方怡只觉得一阵阵的舒畅从身子深处不断涌出,眼前的男子是她要付托一生的情郎,让她根本不能坚定的抗拒。

她轻声哀求道:“刘大哥……啊啊……等到……等到我们大喜日子那天……

啊……好痒……那天……人家再给你……好么……啊嗯……好舒服……”

赵志敬摇摇头,柔声道:“怡妹,我忍不住了,我这辈子都会好好待你的,你便在今天当我的女人吧。”

方怡暗道冤孽,还想说什么,却又听见男人道:“难道,难道怡妹你不信我?”

方怡连忙摇头,道:“我……我自然相信刘大哥……”

赵志敬轻轻一笑,又一次吻住了方怡的小嘴,让她说不出话来。

他心中暗笑道:“傻妞,你的刘大哥还在那边的树丛里昏迷不醒呢,哈哈。”

方怡这回却再没有反抗的心思了,心道反正回去后便正式过门当他的小妻子了,现时把身子给他,虽然早了一点,但,但也不算过分。

况且,况且刘大哥真是摸得人家好舒服……

赵志敬一手玩奶一手抚阴,直把方怡这小处女挑逗得春情勃发,浑身发烫,下面的淫水更像是涌泉般不停流出,淫靡无比。

此时,赵志敬的鸡巴早已经勃起硬挺,看见时机成熟了,便架开了方怡修长的双腿,柔声道:“怡妹,我来了。”

方怡心中一惊,只见男人坐起身来,用手握着下身那团粗大的事物,向自己凑过来。

这……这么大!?

方怡与刘一舟交往时,两人相拥亲吻,刘一舟不时会情不自禁的勃起,把阳根顶到方怡的小腹,所以方怡也是对男子下身那事物有一点概念的。

只是,只是为什么会差别这么大?难道男子赤身裸体时,下面的东西也会随之变大?天啊,这么大的东西,自己,自己能受得住么?

她却是有所不知,现在要干她的男子并不是她的刘大哥,胯下的鸡巴更是比她刘大哥粗长多了。

赵志敬也不管方怡的胡思乱想,分开她的双腿,把龟头凑到她的处子花穴外,磨蹭了几下,发现整个阴部都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便露出一丝淫笑,鸡巴对准入口一挺,硕大的龟头便破体而入。

方怡顿时一声闷哼,哀声道:“轻一点……啊……刘大哥……你轻一点……”

赵志敬只觉得龟头被女子的花房嫩肉紧紧包裹着,紧致无比,十分的舒服,便缓缓的用力,把鸡巴慢慢的往内推进。

方怡只觉得自己下体似乎被一点一点的挤开,虽然腔道已经很湿润,但依然十分痛楚,眼泪却是已经在美眸里打滚了。

很快,赵志敬觉得龟头顶端触及了一层障碍,知道这是方怡的处女膜,他整个人趴下去,压在方怡的身子上,得意的道:“我要破了你的身子了。”说罢,腰部突然用力一挺,粗长的鸡巴便毫不留情直插而入,一下子就戳穿了方怡的处女膜,直接顶入花径深处。

方怡只觉得下体一阵彷如撕裂的剧痛,眼泪顿时流了下来,知道从这一刻起,自己便正式从少女变成妇人了。

自己,自己终于把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了刘大哥,嗯,从现在起,他便是我的丈夫了。

想到此处,痛得俏脸惨白的方怡却是感到了一阵甜蜜与幸福,心中不禁涌起对未来的憧憬。以后,以后自己便不再去冒险了,乖乖当个听话的小妻子,为刘大哥生儿育女。却是不知,刘大哥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呢?

此时,感到男子的肉棒插入后却是停着不动,方怡知道是在怜惜自己,便忍着痛柔声道:“刘大哥,你……你动吧……我不要紧的……”

听到这话,男人便开始缓缓的抽插起来,享受着少女美好的身子。

方怡先是不停的雪雪呼痛,但渐渐的,疼痛的感觉缓缓淡了下来,而男女交合时那种销魂蚀骨的快感却不断增强。

特别是赵志敬技术出众,一时九浅一深的抽插,一时则用鸡巴在小穴里研磨,探测着少女最喜欢的方式,很快就干得方怡神魂颠倒起来。

从轻柔到急劲,赵志敬的抽插变化多端,噼噼啪啪的插得方怡这刚刚破处的少女如同荡妇般淫叫起来:“啊……啊啊啊……好……好强……呜……好舒服…

…啊啊……人家……人家好舒服……呜……不行了……啊啊啊……”

方怡那修长的双腿缠到了赵志敬的腰上,双手则紧紧抓着男人臂膀强壮的肌肉,美眸紧闭,俏脸潮红,小嘴忘情的张着,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赵志敬也是爽得不行,细细嫩嫩的花房美肉让他的龟头每一次摩擦都带来极佳的触感,他也没有刻意控制,感到差不多了,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双手握着方怡纤细的腰肢,不停的快速抽插起来。

而此时的方怡已经没有多少疼痛感,被这样连续的猛干了上百下,只觉得一波一波的强烈快感从下体涌出,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这极致的男女缠绵之乐让她快要疯狂了。

她几乎连思考都停顿了,只能在男人那快速的撞击中,双手双脚如八爪鱼般紧紧抱着男人,依靠本能的大声呻吟着,发出最摄人心魄的淫声浪语。

赵志敬却是终于到了,他猛干几下,低吼道:“啊,射了!射了!”然后马眼一痒,大量的精液便猛烈射出,噗噗的全部射进女人小穴的最深处。

而方怡被这阳精一烫,顿时浑身一颤,脚板弓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涌来,让她不由自主的高声尖叫,到达了生命中的第一个性高潮,浑身发软的颤抖着,小穴却是连续的收缩,淫水不停的喷洒出来。那不可思议的美妙感觉甚至让她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过了一阵,赵志敬才把鸡巴抽了出来,看着昏迷的方怡得意一笑,把湿漉漉的肉棒在方怡奶子上拭擦了几下,然后穿好衣服。

他走到刘一舟那边的树丛,脸露狞笑,对着昏睡的刘一舟小腹处一掌按下,阴狠的真气顿时破坏了他的肾水经络。

哼哼,从今天起,你这个小白脸却是当不成男人了,哈哈。

然后,赵志敬脱去了刘一舟衣服,把他搬回方怡处,让他们两人摆出交合的姿势,才笑着离开了现场。

悄悄回到客栈的房间内,却是神不知鬼不觉。

接下来的几天,赵志敬若无其事的跟着沐王府的人赶路,看着借口扭伤了脚走路一拐一拐的方怡,以及忧心匆匆,显然已经发现自己身体不妥的刘一舟,不禁暗自好笑。

沐剑屏却是不时借故跑来与他聊天,看着这小妮子含羞带俏又一脸仰慕的可爱样子,赵志敬暗道:“莫非这小丫头竟喜欢上了自己?”

于是,赵志敬便施展男性魅力,逗弄着沐剑屏。

他三世为人,对于这样涉世未深的小丫头真是手到擒来。主要是沐剑屏先入为主便把他认为是一个挽救了大家的英雄人物,毫无戒心,一路下来,那颗情窦初开的少女芳心却是系到了他身上了。

在沐剑屏的脑海里,北京城内那个顽皮可爱的小太监形象渐渐模糊,而赵志敬这个充满魅力的中年男子形象却渐渐清晰。

但赵志敬最近干了温青青与方怡两位美貌处子后,心头的欲火消退了一些,现在时机未成熟,暂时倒是并没有染指沐剑屏这丫头的心思。

毕竟沐剑屏乃整个沐王府的掌上明珠,若没有好机会或借口,贸然夺去了她的身子,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现时的赵志敬,还需要谨慎行事。

到了广西地界,赵志敬便与沐王府众人分别,独自向着大理无量山方向进发。

沐剑屏依依不舍,看着赵志敬的背影,眸子里却是流下了两行清泪。

作为哥哥的沐剑声早就猜到了妹妹的心思,只是全真教道人听说是严禁婚配的,不然的话就算年龄差距较大,若是双方真的情投意合,便把自己妹妹许配给这位沐王府的大恩人,他也乐意。

但此时,只能作罢。

而方怡,在那天之后便一颗心思便全部放到了刘一舟身上,心里面已经把自己当成刘大哥的小妻子了。但刘一舟此时身子出了问题,鸡巴无论怎么弄都毫无反应,这个问题出于男性面子又不敢告诉旁人,所以只好对方怡躲躲闪闪,生怕方怡想要与自己亲近。

方怡不知道刘一舟苦衷,几次之后,便不免胡思乱想起来,以为刘大哥要了自己身子后便嫌弃自己,不免自哀自怜,常常暗自垂泪,对刘一舟怨怼起来。

与沐王府的人分别后,赵志敬便全力赶赴大理,询问了几个山民后,便找到了无量山所在,开始探宝之旅。

***********************************

PS:这几天休息,多码点字,到了星期五就要出差了,估计有五六天不能写东西。

***********************************

上一章: 二、夜闯清宫返回目录下一章: 四、无量山洞